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空服員不為人知的內規:生完小孩也不准變胖、買妳5年青春不續約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8/2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空姐是許多女性最嚮往的夢幻行業之一,然而調查顯示,台灣兩性薪資落差最大的行業就是航空運輸業。不只如此,在這個天涯若比鄰航空業高競爭時代,空服員尤其是空姐,除了必須具備以客為尊的服務專業,外貌、身材更必須保持完美狀態,否則可能隨時飯碗不保,更已是這行公開的秘密。

在日籍航空公司擔任空姐的安娜(化名)是國內某國立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因為熱愛旅遊、夢想環遊世界,不顧家人反對,毅然放棄穩定的上班族工作飛向天空,且一轉眼就飛了十多個年頭。

安娜表示,空服員表面光鮮亮麗,背後卻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酸,除了必須配合公司班表隨時待命,還得長時間忍受飛行時機艙中的高壓與乾燥、時差及安全風險,更別提各種千奇百怪讓人疲於應付的空中奧客了。

20170819-配圖-風數據,同工不同酬專題,機場系列,飛日航CODESHARE的華航空姊。(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819-配圖-風數據,同工不同酬專題,機場系列,飛日航CODESHARE的華航空姊。(陳明仁攝)
空姐是許多女性嚮往的夢幻行業,但除了必須配合公司班表隨時待命,還得長時間忍受飛行時機艙中的高壓與乾燥、時差及安全風險,辛酸誰人知?(陳明仁攝)

但安娜坦承,與一般朝九晚五的OL相較,空服員的待遇確實相當不錯,加上自己興趣使然,也就這樣一年一年待了下去。然而人比人氣死人,光是跟公司同期的同事相比,就常讓安娜氣到睡不著覺,「因為有些不公平,簡直到了莫名其妙的程度!」

不成文內規:有主管缺優先晉升男性

安娜說,同期的男性空服員在工作幾年後,多數薪水都比她高出一截,原因是他們都已升為座艙長甚至空服員督導經理了,因為多了一筆可觀的主管加級,拉大了彼此的薪資差距。

雖然女性空服員未必沒有升遷的機會,但安娜服務的日籍航空公司仍存有男尊女卑的文化,「只要有主管缺,除非女性表現得出類拔萃,一般多以晉升男性為優先」,這已是公司不成文的內規;弔詭的是,就連多數日籍女性空服員也默認這樣的安排是天經地義。

20170819-配圖-風數據,同工不同酬專題,機場系列,日亞航班機。(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819-配圖-風數據,同工不同酬專題,機場系列,日亞航班機。(陳明仁攝)
部分航空公司仍存有男尊女卑的文化,有主管缺時往往優先晉升男性。示意圖。(陳明仁攝)

安娜嘆口氣說,身為兩性地位較日本相對平等的台灣女性,她花了不少時間才完全瞭解日籍公司的升遷邏輯,也就是「男性工作是為了養家活口,女性則純粹只是婚前打發時間」,所以,就算女性工作能力再好,依日本文化,婚後都要回歸家庭相夫教子,婚前爭取升官加薪也是枉然,不如把機會讓給男性。

玻璃天花板難打破 女性當機師升遷無望

同樣的情況不只發生在空服員身上,在正、副機師的職位競爭上,也常是如此。近年社會對兩性職業選擇的刻板印象與界線已逐漸鬆綁,影響所及,愈來愈多女性不再只以擔任空服員為滿足,更渴望進軍駕駛艙,直接駕馭飛機遨翔天空。但安娜說,機師這個圈子就跟空服員一樣,正機師空缺僧多粥少,女機師除非一枝獨秀、技壓群雄,表現亮眼到讓老闆無法忽視的地步,否則最好的發展,多半也只是安安穩穩地待在圈內做個「萬年副機師」罷了。

20170819-配圖-風數據,同工不同酬專題,機場系列,新加坡航空的空姊、空服員、機長。(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819-配圖-風數據,同工不同酬專題,機場系列,新加坡航空的空姊、空服員、機長。(陳明仁攝)
台灣兩性薪資落差最大的行業就是航空運輸業,2016年女性平均月薪6萬4349元,男性則為12萬3402元,差了近1倍之多。(陳明仁攝)

除了兩性升遷機會不公衍生的薪資差距,許多亞洲的航空公司為了衝業績,不惜將旗下空姐當花瓶般相互競美,部分公司的操作手法,甚至到了將女性空服員「物化」的程度,也常讓包括安娜在內的許多業界女性感到不舒服及不受尊重。

量定制服尺碼即不得更換 減肥自行想辦法

以安娜的公司為例,為督促旗下空姐保持完美身材,公司竟規定女性空服員一旦量定制服的尺碼,任憑年紀漸長、結婚生子…,均不得要求更換大尺碼制服。安娜說,有個同事請完產假回來上班,但因短時間內難以恢復產前的窈窕身材,公司又不准申請更換制服,只好向原本就穿大尺碼的同事商借制服,然後靠吞減肥藥等不健康的方式,硬逼自己迅速瘦回魔鬼身材。

另有某家東南亞航空公司,幾乎年年都被雜誌票選為擁有「全球最美空姐」,卻以高薪為誘餌,只跟新進空姐固定簽訂5年工作約,約滿一律走人,即使當事人考核表現特別優秀,最多也只能延約2年。就是利用這種「奧招」,這家公司旗下的空姐陣容才能永保青春美麗,加上該公司空姐資歷最長只有7年,也可省下不少人事成本。

20170819-配圖-風數據,同工不同酬專題,機場系列,新加坡航空的空姊。(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819-配圖-風數據,同工不同酬專題,機場系列,新加坡航空的空姊。(陳明仁攝)
部分亞洲的航空公司對空姐的外型有諸多要求,雖然滿足了乘客的視覺需求,但女性空服員的工作尊嚴與權益又有誰來關心呢?示意圖。(陳明仁攝)

至於歐美航空班機上不時會看到的「阿嬤空姐」,當然不可能會出現在這家公司,站在男性乘客立場,自然也會因為賞心悅目而格外樂意搭乘這家公司的班機了。

這下子航空公司老闆的荷包飽飽、乘客的視覺需求也被滿足了,但女性空服員的工作尊嚴與權益又有誰來關心呢?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