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38度烈日下作畫兩星期,竟只值時薪30!女大生崩潰控訴慣老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8/18 陳伯璿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

一個好的「設計」值多少錢?近年來,台灣薪資糾紛頻傳,其中設計、攝影、寫文案等「創作類」工作尤其嚴重。付錢的認為只請人畫畫圖、拍幾張照,給個幾千塊就能打發,卻罔顧創作者付出的時間與腦力。長久下來,這樣的專業在台灣好像越來越不值錢......。

近日,大學生社群網站《Dcard》上瘋傳一篇〈原來是個大概時薪 30 的工作 〉文章(原文已遭刪除),一名女大學生發文控訴,自己8月1日至14日這兩周,連日動輒37、38度酷熱天氣中,每天作畫5小時以上,為爸爸朋友的咖啡店彩繪牆面、玻璃與門窗,嘔心瀝血畫了好幾幅作品。出於人情沒有一開始就跟對方談好價碼,原本認為行情價大約8萬元,沒想到最後對方的開價竟僅有3千元,換算下來時薪僅30元。她聽到後崩潰大哭,甚至心碎地想把好不容易畫出的成果「刷白」。

「3千實在太扯」、「純油漆都不只3千」、「付30萬給我來畫我都畫不出來,這就是專業啊」許多網友憤憤不平,但也有網友認為她開價過高,也有許多人分享自身經驗「請過兩位大學生,畫10天,付2萬,職業工作室報價15萬,供大家參考」。經常評論社會議題的粉絲專頁「特急件小周的人渣文本」也反問:「你騎車撞到人,給五元掛號費嗎?」

店家隨後也在臉書上發表聲明,表示不明白年輕人的價值觀,如果她真的感到不舒爽,「我錢會付(15000元),妳可以來把它塗掉。」並指出,如果一開始是開價8萬,就不會麻煩她來。店家隨後刪除了這篇貼文。但在後續的貼文中公開女大生姓名,表示已達成共識,當事人會親自發文說明,隨後再次刪文。

社會沸沸揚揚討論一天後,女大生刪除原Dcard文章並於16日公開後續。「我向阿姨道歉。」她表示,最後由爸爸出面議價到1萬5千元,「不爭了就這樣吧。」

下方回應除了為她抱不平之外,也有人希望她不要輕易和解,「網友都幫你了,卻自己縮下去,這種文多幾次這股力量就沒了,反正只會讓大家認為學生就是給點小錢就能打發的!」

期待用麥當勞價碼吃牛排,「專業」的價值如何存在?

近年來,業主與設計師的認知差距、國內設計行情普遍偏低的問題,類似的案例總是爭論不休。對於沒有相關專業知識的人,也許認為設計師只需要付出時間,便可以完成設計,不需要什麼另外的成本,然而,他們卻忽略了「創意」的價值。

「付30萬給我來畫我都畫不出來,這就是專業啊。」網友的一句發言,正是創作行業最大的價值所在,這些需要耗費創意的工作,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事實上卻需要多年經驗積累才能做到最好。圖文創作者「貳搞兄弟」曾在受訪時提及,尚未成名前,業主請他畫畫,耗費半個月完成也只拿到3千元薪資。對於「專業」的長期忽略,造就了許多台灣人「用麥當勞價碼吃到牛排」的詭異期待。

除了創作,婚攝、婚禮主持也常傳出薪資糾紛。今年初有網友po文控訴,婚禮主持加上企畫一般行情大約9千元,但卻有知名飯店主管開價時薪133元,還強調「有尊重勞基法」,讓人感到傻眼。也有新人在外包網上徵求婚禮攝影,上山下海拍一整天、回家還得修片,開價只有2千元,讓律師呂秋遠發文直言:「你用2000元要找一位專業攝影師,還要包括後製,很侮辱從事這行業的人。任何開價,都要有行情,不懂要問。」

「畫個幾筆也要收那麼多錢?」許多台灣人對此感到不可思議,但反觀國外,對「專業」的應有尊重則是司空見慣。例如,根據《Inside》報導,BBC於1997 年重新打造新的商標,純黑白的三個字母,看似沒什麼特別的設計,卻讓設計師進帳 180 萬美金(約新台幣5400萬元);百事可樂 2008 年請紐約知名設計公司設計新 Logo,則要價100 萬美元(約新台幣3000萬元)。Nike等知名品牌的商標設計也同樣是百萬台幣起跳。

BBC的商標設計價值千萬台幣。(圖/擷取自BBC網站)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BBC的商標設計價值千萬台幣。(圖/擷取自BBC網站)
BBC的商標設計價值千萬台幣。(圖/擷取自BBC網站)

一碼歸一碼,別因為人情就不敢談價錢

另一方的意見也提到,當事人本身不夠有名氣,開價8萬同樣不符合行情。暫不論此價碼合不合理,真正的癥結是少了「談價錢」這一步。很多人出於人情壓力、想說「幫個忙」就不開口好好講清價錢,最後才抱怨對方給的價錢太低。如果雙方談好價碼,那麼即使「不有名的人開價8萬」,咖啡店老闆能接受,那也就你情我願、沒什麼不合理的了。常在臉書評論時事的李柏鋒看來,這起事件其實包含著雙方、甚或整個社會都該檢討的問題。

這是老闆的錯嗎?不只啊!勞工自己搞不清楚自己的價值,難道只怪老闆?不可否認的,現在無論在市場機制或法規上,勞工的確有資訊劣勢,但是勞工自己也沒有在能力可及的範圍內去搞懂自己的價值啊!

雙方可以協調的事情,訴諸大眾審判後就變得一點彈性都沒有。李柏鋒也舉例,工作的工時由勞資雙方討論本來是合理的,但因為員工沒籌碼、也不敢跟老闆開口,變得需要法律介入,最後政府要求資方提供每天的出勤紀錄,也讓員工的上下班時間失去了自我調配的空間,變得兩敗俱傷。

「著作權筆記」也提到:「事前的白紙黑字很重要,價金及權利歸屬更應約定清楚再動工,事後爭議不易圓滿解決,也徒留不愉快經驗,不利後續合作。」

很多時候薪水不只是老闆定的,勞動者評估自身價值後,給出一個滿意的金額供老闆參考也是很重要的事情。「商業談判」這門學問,台灣教育裡很少提及,但出了社會後卻是維護自身價值非常重要的一環。一起薪水糾紛,再次激起全台對於「專業價值」的討論,也讓勞資雙方意識到這個無時無刻都在發生,狀態卻好似始終維持「待處理」的嚴重問題。

責任編輯/鐘敏瑜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