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代理孕母未合法化】我和小嫻一樣 扁醫療團發言人陳昭姿:我先生是瞞著家人娶我

上報 標誌 上報 2017/12/12 上報快訊

正當今日娛樂新聞熱鬧掀起藝人小嫻和籃球前國手何守正驚傳婚變,主因之一,和代理孕母問題有關同時,針對我國代理孕母合法化問題,衛福部長陳時中在12日上午列席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備詢前受訪也表示,目前爭議仍多且因牽涉倫理問題,修法需高度共識,還需要溝通協調,對何時提出修正草案,表示沒有時間表。。

藝人小嫻曾向媒體透露,17歲月經沒來,檢查發現沒子宮,被醫生宣判一輩子無法懷孕。」恍如晴天霹靂的她,小嫻說,婚前就告知身為家中獨子的何守正和婆婆。所以,

婚後曾花1年在美國找代理孕母,期間更得因此要時時注射賀爾蒙、排卵針,每天還要到醫院做陰道超音波,但至今都沒成功。

陳水扁醫療團幕僚之一郭長豐看到藝人小嫻飽受沒子宮得受無法懷孕痛苦,他說,小嫻夫妻要是能在台灣做,就不用那麼辛苦又花那麼多錢了。圖右為妻子陳昭姿。(圖片取自郭長豐臉書) © 由 Forward Media Limited 提供 陳水扁醫療團幕僚之一郭長豐看到藝人小嫻飽受沒子宮得受無法懷孕痛苦,他說,小嫻夫妻要是能在台灣做,就不用那麼辛苦又花那麼多錢了。圖右為妻子陳昭姿。(圖片取自郭長豐臉書)

如今,今天驚傳兩夫妻為此成婚變導火線之一,小嫻說,「代理孕母太緊張,植了3個胚胎到她子宮,都沒有成功著床」。

其實,關注這事情,推動「代理孕母」最早的人是陳昭姿,正是陳水扁醫療團重要的幕僚和發言人。

陳昭姿難得看到娛樂版提到「代理孕母」衍生問題,陳昭姿感嘆,並在自己臉書這麼寫著…….

「一個運氣與我一樣,命運與我不同的女人。我原本要找她一起去向衛福部陳部長陳情。國家還要繼續允許極少數偏激的女性主義者,阻擋代理孕母法制化嗎?」

陳昭姿說,別告訴我不相關,總是有關啦,那種日子,我經歷過。曾經不敢走入婚姻,曾經想要結束婚姻。所以,我先生是瞞著家人娶我。

還要犧牲多少女人終生幸福 才能通過代理孕母

沒過多久,陳昭姿先生,也是陳水扁醫療團幕僚之一郭長豐隨後也立即在自己的在臉書上這麼說:黃淑英之流,從二十幾年前就是聲音很大的“永遠的反對者”。社會不是“沒有共識”,而是那些反對的人永遠反對。2004年陳建仁署長舉辦全國第一次「公民會議」,就已經“有條件通過”(限夫妻有正常精卵,只需借子宮者),怎麼會“沒有共識”?

郭長豐又說,經過昭姿二十幾年的努力,如今的社會,八成的人贊成或不反對,只有兩成的人反對(邱署長任內做過民調),這樣叫做“沒有共識”,什麼才是“有共識”?

同性婚5:5,而且雙方強勢對抗,一例一休修法6:4,一定要過,因為“有共識”?

代理孕母8:2,少數反對者聲音很大,就變成“沒共識”?

台灣還要犧牲多少女人的終生幸福,才能通過“代理孕母”的法制化?郭長豐如此語重心長地要蔡政府面對這問題。

【代理孕母未法制化】

●【內幕】「立委」賴清德曾提案支持 吵了20年的代理孕母立法露曙光

更多 上報 Up Media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