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是醫生也是病人之二】打一場沒遺憾的仗

鏡週刊 標誌 鏡週刊 2017/12/17 鏡週刊
離開老家台中,江俊廷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宜蘭,還遠赴更南端的南澳,騎著電動腳踏車進鄉探視病人。 © Mirror Media 離開老家台中,江俊廷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宜蘭,還遠赴更南端的南澳,騎著電動腳踏車進鄉探視病人。

江俊廷的人生有個明確分野,是癌症畫下那條分際線。以前,他是白色巨塔裡的鬥雞。即使生活舒適、無肉不歡,又是受人敬重的醫師,但他仍不滿足,「我每天都在鬱卒,計較東計較西,計較薪水職位,為什麼升他不升我?為什麼我的車比較差?為什麼人家的房子比較好?」吃點虧吧!可不行,二倍討回來,還曾攔住院長痛罵。

當醫生變成病人,自己選擇放棄治療…但父親卻要求打一場沒有遺憾的仗。

2013年6月,那年他42歲,老天爺送上一份大禮。他罹患罕見腮腺癌,被宣判只剩90天壽命。

罹癌之前,江俊廷體重破百公斤,但他自己也不知道實際體重,「家裡體重計秤到底後,我就不再秤了。」(翻攝自網路) © 由 Mirror Media Inc 提供 罹癌之前,江俊廷體重破百公斤,但他自己也不知道實際體重,「家裡體重計秤到底後,我就不再秤了。」(翻攝自網路)

確診當下,江俊廷震驚之餘竟笑了出來,「欸,輪到我了,怎麼會輪到我了?」生命只剩3個月了,當醫生變成病人,他選擇放棄治療,打算預約安寧病房。父親得知後奔到門診找他,要他打一場沒有遺憾的仗。「爸爸說要給我一個任務,想辦法把我自己治好。我想,好吧。搞不好,這是爸爸給我的最後一個任務。」

江俊廷是長子也是長孫,從小他跟著阿嬤睡,阿公阿嬤期待他當個醫生。父母親都是老師,對孩子的教養極為嚴格,對長子尤其要求,期待他當弟妹的榜樣。國中時,江俊廷的成績還是全班前三名,高中考進台中一中後,佼佼者眾,他的成績直落到班上前30名。他只會讀書,卻也不會讀書了,內心開始感到自卑。

或許真有長子情結,自我要求高,從小就是幫弟妹擋風遮雨的大哥。

填大學志願時,他原本想讀控制工程,跟父親長談之後,在志願卡中加入醫科,心想當填心願的吧!只不過那是長輩的心願。後來,他吊車尾考上中國醫藥學院醫學系。放榜那天,父親呆住了,要兒子不要誆他,接著獨自喝酒喝到醉茫茫,「爸爸太開心了。我跟他說,私校很貴,不然我重考?結果他說,免啦免啦,我拚給你讀。」

是父母最驕傲的兒子了,當上醫生、買了房子,人生看似往上坡走,迎接他的卻是癌症末期。像是重心倒下,全家都慌了,倒是他一派灑脫。弟弟江俊儀記得,自己考大學時,第一天考試結束,哥哥淋著雨騎單車到宿舍看他,只為送碗魚湯,看著他把魚湯喝完,叮嚀他早點睡,又在大雨中一路淋回去。

江俊儀說,哥哥看似愛「練肖話」,其實內心細膩。他考完高中聯考時,哥哥說要騎車載他兜風,2人騎了好長的路,「他邊聊邊說,高中了,要學會安排生活,想想未來要做什麼,像是把他的經驗傳給我。」像是一場哥哥的成年禮,同樣的情節也發生在妹妹江佩蓉身上,大學放榜後,江俊廷也載著妹妹兜風聊天。

江家有3個孩子,江俊廷排行老大,左起妹妹江佩蓉、江俊廷、媽媽與弟弟江俊儀。(江俊廷提供) © 由 Mirror Media Inc 提供 江家有3個孩子,江俊廷排行老大,左起妹妹江佩蓉、江俊廷、媽媽與弟弟江俊儀。(江俊廷提供)

或許真有長子情結,即使只長妹妹一歲、大弟弟4歲,江俊廷自我要求很高,像個被迫長大的孩子。從小,江俊廷就是擋風遮雨的大哥,對弟妹也不吝嗇。江俊儀回憶,當年他剛開始工作,在台北要付房租,「我沒有錢,打電話跟哥哥求助,他馬上轉帳4萬元給我。」後來才知道,當時江俊廷還是實習醫師,手頭並不寬裕,卻一聲不吭為弟弟想辦法。江佩蓉也說,直到今天,只要哥哥在,全家人出門吃飯都不用帶錢包。

更多 鏡週刊 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