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獨臂天使柯菲比】不思議的雲端情緣 希臘男孩飛來台守護她(中)

上報 標誌 上報 2018/10/16 陳德愉
來自希臘的男孩力恩也是基督徒,在國際截肢者支持網站上替柯菲比打氣,力恩最終真的飛來台灣和菲比碰面。(柯菲比媽媽提供) © Image1 author 來自希臘的男孩力恩也是基督徒,在國際截肢者支持網站上替柯菲比打氣,力恩最終真的飛來台灣和菲比碰面。(柯菲比媽媽提供) 菲比把自己關在廁所裡,哭了好幾個小時,不想要讓媽媽看到,因為媽媽已經那麼辛勞,「媽媽自從照顧我的病後,就不再記得染髮打扮了,醫護人員竟然叫她阿嬤。」

張瓊午在廁所門外,隔著一道門,聽著菲比抽泣。張瓊午告訴我:「我跑去學校拜託老師,菲比光頭又沒有手臂,請老師幫忙她。」女兒是那麼痛苦、堅強地掙扎著想過得像正常孩子……,張瓊午的眼淚大顆大顆地掉下來。

© 由 Forward Media Limited 提供 柯菲比自小貼心,罹癌後怕讓母親更操心,經常獨自面對病苦,躲在廁所抽泣。圖為柯菲比全家福。(柯菲比媽媽提供)右手沒有了,但是大腦一直以為它還在,每天都幻想正與砍掉右手的人決鬥。菲比告訴媽媽:「我真的感覺右手在痛,很痛很痛,就像有人把我的右手用力扭折撕扯,而且痛楚與日俱增。」

菲比有嚴重的「幻肢痛」,張瓊午安慰菲比:「神要藉著妳的經歷安慰那些受苦的人。」

『勇氣』是一種能力,是經過一次次全身麻醉的手術、數十次化療和無數次的挫敗所累積出來的。

「我以破釜沈舟的心態過每一天,面對徬徨未知的明天,我決定珍惜每個平凡的今天。」菲比寫著。

這隻光禿禿,頭上長著一支向日葵,令路人嚇異的小雞堅持要去上學;戴著假髮,晃盪著空空的右袖,還有痛得不得了「右手」,菲比走出家門。

她積極地參與公益活動,籌劃學校的身心殘障體驗營、擔任伊甸基金會志工、參加飢餓三十體驗營,甚至學習游泳、參加合唱團、參加公益表演、為公益團體寫歌…另一方面,她努力地考大學,夢想成為一名醫院的社工師,因為,菲比住院時得到醫院社工師許多的鼓勵與關心,她希望也能去幫助別人。

© 由 Forward Media Limited 提供 柯菲比積極參與公益,才學雙全的她更在「星星國愛發光公益演唱會」用左手彈唱。(圖片取自YouTube)「雖然我在醫學上的數據不好(存活機率),但是——」

菲比說:「我不是機率,我是菲比。」

念鳳山高中時,菲比有心儀的男孩,菲比知道對方也常常在看著自己,但是直到畢業,男孩都沒有告白。菲比告訴媽媽:「我這個樣子(光頭獨臂),誰會向我告白。」

少女的身體疼痛,心裡自卑,張瓊午告訴我:

「她會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哭泣,哭很久很久。」

「我向上帝祈禱,祈禱有個天使能夠來安慰菲比。」

這個特別的男孩終於來了。

© 由 Forward Media Limited 提供 菲比在國際截肢者支持網站上遇見希臘男孩力恩(右),未曾謀面的兩人透過越洋通信培養出感情,最後終於見到彼此。(攝影:張哲偉)菲比參加了一個國際的截肢者支持網站,同為基督徒,來自希臘的男孩力恩是支持者,他寫信給菲比為她打氣,和菲比分享生活點滴。兩人這樣隔著十萬八千里通信了許久,雖然從不曾見過面,力恩漸漸成為菲比生命的一部分。

菲比18歲生日隔周,她收到了一份來自希臘的生日禮物:一盒巧克力,與一張藍色海浪的生日卡片,上面寫著英文詩:「恭喜妳十八歲了,祝福妳將要航向知識學海,邁向獨立的大學生活。

海洋上的大船船身寫著菲比,大船裡有艘小船,船身寫著力恩,小船裡放著一張小紙片,上面化著一顆小小的紅色愛心,以極細的筆觸寫著一行小字:

You found my heart

菲比一怔,臉紅辣辣起來,「他該不會是向我告白吧!」菲比想。

再一轉念想到自己的病,「喜歡我的人,必定是耗費光陰,犧牲了他的歲月」,菲比又嘆氣。

少女還在忐忑,希臘男孩已經說服了自己的父母,飛到台灣來看菲比。菲比到機場接力恩,站在出口,她緊張地閉起眼睛:

「如果力恩沒有出現,我會感謝力恩過去教我的一切,默默步出桃園機場……。」

閉著眼睛,她感覺到某個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女孩慢慢張開眼睛——希臘男孩咧著嘴角正低頭看著她——180公分高、深邃俊美的五官、陽光燦爛的笑容。男孩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女孩也舉起唯一的左臂擁抱他,雖然,這個圓只有四分之三,總是缺了一角。

© 由 Forward Media Limited 提供 希臘男孩力恩在環島之旅中,向菲比許下終身。(攝影:張哲偉)菲比帶著希臘男孩去環島,旅程第三天,在台南浪漫的月光下,男孩拿出一條手鍊與金色的腳鍊,親手為菲比戴上,告訴菲比:「希望我們一直走下去,直到世界的盡頭。」菲比抬起頭,看著男孩,男孩也凝視著菲比的臉,他們接吻了!在菲比千瘡百孔的生命裡,竟能遇見一個真心愛自己的男孩!兩人止不住眼淚滔滔地流下來。

隨後,菲比的父母加入了他倆的旅行,張瓊午覺得自己該向力恩講清楚。

「你的父母知道菲比的情形嗎?」

「他們當然知道,否則他們不會讓我來這裡。」

「你的父母對菲比的情形有說什麼嗎?」

「他們都喜歡菲比,只是擔心她的健康。」力恩說。

最後,力恩告訴張瓊午:「無論菲比是不是截肢,我都愛她。」

更多 上報 Up Media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