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到不了的地方》:放手,比得到的要多

遠見雜誌 標誌 遠見雜誌 2014/5/26 Ju Chung

     圖:五湖四海皆兄弟,林柏宏和張睿家這對哥倆好,上山下海,只要你說得出口,我就答應!

     台灣向來是外國眼中的蕞爾小島,既沒有廣袤的大地,也沒有世界級的古蹟勝景;然而我們有的是在地的山川壯麗,有的是滿溢的鄉土情懷。《到不了的地方》光聽片名,會覺得這就是一部關於「旅遊」的電影,實際上並不全然是。到不了,哪呢?李鼎導演透過新生代演員,以自然的步調和優美的攝影,重新將2005年的暢銷書《到不了的地方,就用食物吧!》做了一次美麗又精彩的回溯。

     《到不了的地方》改編自真人真事,宣傳語看上去稍稍令人誤會。「一個台客、一個導演」,兩人之間背景相距懸殊,大部分觀眾也許和我一樣,沒看過小說就看了電影。所以,對這對朋友如何結識、到產生交集,甚至如何答應對方共同旅行,並無概念。也就是導演假設所有觀眾都先認定他們交情甚篤,因此從這趟旅行中,再慢慢抽絲剝繭、一點一滴,去挖掘更深的內核。

     過去關於「都市人如何透過旅行洗滌心靈」的電影不是沒有,2005年曾文珍導演的《等待飛魚》即是一例。當時王宏恩和Linda(廖語晴)就已經進行一趟台東蘭嶼之旅。更不必說,眾所周知的《練習曲》,更是一部經典的作品;這次,則是透過林柏宏和張睿家的腳步,從阿里山、信義鄉,再到蘭嶼,儼然成了現代人追尋、探索的心靈境地。

     不過,單純將這部電影看作是如何卸除壓力好像又太過簡單。實際上,林柏宏在片中不斷尋找的,無非是和父親那段最近,又最遠的距離。庹宗華身為一位父親,既有威嚴又有疼家庭、愛老婆的好榜樣,不料因故成了漸凍人,讓整個家庭呈現支離破碎的局面,林和弟弟、母親的關係也愈演愈烈。

     也許食物真的能夠治癒許多人破碎的心靈。

     一路上,兩人不斷地認識新的人,不斷嘗試各式各樣的料理,金針湯也好、苦瓜鑲肉,甚至是海水融在食材中,都能是一道沁人心脾的好料理。美景、美食之餘,和身邊的人如何相處,也很重要。

     圖:蘭嶼幾乎就是療傷勝地景點了,片子2/3才出現的林辰唏,也順勢當起了兩人之間的潤滑劑,男孩子爽朗個性嶄露無遺。

     林柏宏和張睿家兩人的關係其實還是很曖昧的,除了我們在客觀上看到的,一個逃婚,一個沒有女朋友。放在現代來看,兩人若有似無的情感,容易讓人產生誤會。然而,究竟有沒有暗生情愫,或單純地展現出兩人相知相惜的關係,也留給觀眾自行想像和揣測。

     導演似乎並沒有要將兩人的關係做一個清楚的劃分,他選擇繼續曖昧;當然,在這部電影中,也像是讓觀眾經歷了一趟洗刷過去的心靈旅程。電影利用現在和過去交錯的比對,閃回、重現,試圖營造一種和過去對話的氛圍。特別是千歲吊橋的一場戲,則將刻骨銘心的愛情,做了一次回應。

     也許旅行真的可以碰觸許多人寂寞的心靈。

     導演在訪談中提到,「把一個瘦弱的都市人,放到山野間,刺激出體內的潛能」是很奇妙的。這種奇妙,也很難用三言兩語形容,彷彿能夠「看見自己」都叫人覺得相當抽象。不過,這趟風景和人際之旅,不斷回溯、找尋,試圖「抓住一切」所沒有的;哪怕是在遇上素未謀面的人們時,還更能夠真正地放下自我、更坦然地面對自己。

     圖:庹宗華不虧是演技派,詮釋漸凍人,一個表情,甚至一個眨眼都生動到位。

     《到不了的地方》在節奏的把握、感覺的拿捏都做得有聲有色,比起導演五年前的《愛的發聲練習》要來得出色許多。兩位演員,著實也貢獻了有別以往的演出;尤其是林柏宏,從《帶我去遠方》開始觸電,從稚氣未脫的小哥哥,直到《甜蜜殺機》的宅男,直到這一部試圖將人物內心的情感來個徹底大爆發。

     張睿家則從《盛夏光年》後,也近乎一年一部地拍了《夏天的尾巴》、《夏天協奏曲》、《陽陽》等,這次「台客」造型也依稀想起同期的楊祐寧(請參考《總舖師》)。只是,除了外型扮相土了點,其餘說話方式和氣質神韻等都稍稍不讓人信服。

《到不了的地方》:放手,比得到的要多 © 由 Global View Monthly 提供 《到不了的地方》:放手,比得到的要多

     總之,電影走的是「心靈取向」路線,也就是特別需要靜下心來,感同身受。不過說穿了,哪部電影不是呢?《到不了的地方》不僅說的是一種真正的所在地,更是一種心靈上的跨越,有時,放手或緊握,都是一種選擇。此外,這次英文片名也經過設計而顯得逸趣橫生,《Anywhere, Somewhere, Nowhere》最後變成另一種意思(留待電影片尾自行欣賞),也是別有用心。

     更多文章請至【和電影一起對話的日子】

更多來自遠見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