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不要用腳的大小,衡量你能跑多遠」──中離職場,海外求學,是生命的逃避還是解方?

換日線 標誌 換日線 2017/9/22 郭誠涵/微光日常

手機傳來你一封又一封沮喪的訊息。一字一句,或輕或重的訴說碩士生活的不容易和異鄉打拚的艱辛。劇情雖然老套,但壓在人心上的苦悶重量,卻是那麼真實,難以教人單肩扛起。

你的煩惱,讓我想起去年這個時候,我也如同你一樣,被課業壓得喘不過氣。一年的學業猶如馬拉松,卻總是需要用衝刺般的速度向前。每當覺得自己已經要跨不過去的時候,下一個需要跨越的柵欄又出現在眼前。沒有選擇,只能設法跨越,不然就只能停留原地,被判出局。

想及過往的日子,我不禁想與你分享讀書的初心,我讀書的初心。

起初,出國留學是一個堅定的美夢

一開始,出國求學的動機其實很單純。

出國讀書價錢昂貴,我旅居中國的台商父母,沒辦法保證讓他們的三個孩子都出國讀大學,同時,他們看準了中國正在崛起的勢力,於是安排我和妹妹們報考中國的大學。我不喜歡中國填鴨式的教育,更艷羨可以出國深造的同學。留學,是我從 13 歲開始就埋在心中的夢想。大學時候在荷蘭交換的那六個月,更堅定了我想要留學的心。

後來,我的動機開始變得有些功利。

在律師事務所工作後,沒有海外的學歷,職涯便沒辦法前進,留學成為一個理所當然的選擇。我如同我的同學和同事們,一邊加減存著錢,一邊在工作經驗累計和準備申請研究所的時間軸上精明計算,期待著夢想中的海外生活,幻想擁有一個高等學府的學歷,能為我的生命貼上終於可以讓我抬頭挺胸的標籤。

當缺乏志向、被職場消磨,我選擇遠走

我後來有按照心中的安排去留學嗎?沒有。

工作到了第二年,我開始強烈質疑我的人生目的。在滿山滿谷的卷宗和徘徊灰色地帶的工程訴訟中搏鬥,我找不到生命的目標,也沒有辦法忍受在黑白之間遊走,更無法想象將這樣的律師工作作為一生的職業。

那時候的我,將留學作為逃離,在年底前,陸陸續續交了幾份碩士申請。辭職的時候,甚至還沒有拿到學校的錄取通知書,想逃離的心(還有家人的震驚)可想而知。

在碩士開始前的八個月,我逃走了。

我逃離了工作、逃離了上海,也逃離了我爸媽,回到萬華的外婆家,一邊在一個非盈利組織兼職,一邊認真思考人生的意義。工作中,我認識了很多其他同齡的朋友,也接觸了台灣的大學生,還有一些在台灣有機農業前線發展的前輩。

碩士錄取通知如期的來了,附著一份我所渴望的獎學金,那是我曾經追求的認可,更是我去讀書的入場券。可是隨著開學的時間越近,我的壓力越大──我不知道讀書是否能解決生命缺乏志向的問題。在台灣的兼職,讓我有機會去探索心底抗拒第一份工作的原因,可惜探索期對我來說實在太短,而如果我選擇拉長時間,延後一年入學,明年的獎學金可能就沒有著落了。

我還是接受了那份獎學金,並且如願以償的去留學,只是,不像十年來夢想的那樣風光,迎接我的,反而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繁重的課業生活,痛並快樂著

一年的碩士時間,三百六十五天,我總共有兩週假期──一週聖誕節、一週復活節。學校安排我們的讀書時間,是包括週末和其他荷蘭的國定假日。

留學對我來說,是痛並快樂著。那種探索一個新領域的快樂,是很多其他物質沒辦法取代的。我碰到了我在法律領域的摯愛──國際稅法,一個我可以滔滔不絕,說到別人想把耳朵關起來的話題。六十公斤的書被我當成寶貝,從荷蘭帶到台北,再帶到東京。

然而,我留學的那一年卻也很不容易。作為班上年紀比較輕,又沒有稅務相關經驗的人,前三個月我明顯在狀況外。當同學都能對話題深入探討時,我還在找東南西北。

荷蘭的冬天很無情,常常在學校疲憊戰鬥十幾個小時,還要冒著大風大雨騎車回到冰箱空空的房間,隨便塞兩口食物(通常是冰冷的三明治,我想這個食物選擇,對任何台灣人來說都是個悲劇),再繼續讀。

最後寫論文的時候,我基本上已經住在學校圖書館了。

最難跨越的,永遠是心

然而,我想你會同意,異國求學,最難的還不是課業上的難關和挑戰,而是看著自己苦心存好的積蓄(或,爸媽的錢)一點一滴地在減少、時間一段一段的在流逝,而你卻不一定有找到答案。

可能,光適應繁重的課業跟異地的生活節奏,就已經將你消耗殆盡,心中根本沒有空間思索自己與未來──這是我當時最恐懼的。我在台灣還沒完成的探索,在荷蘭前半年也無法繼續,畢竟光是想要存活都快不行,但是時間在走,畢業後我要做什麼?我有勇氣回去職場嗎?我要用什麼樣的心,去面對可能重複的困境?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如果現在的我可以回頭跟那個階段的自己說一句話,我會說:「請允許自己有探索的時間。」當你將決定要做的事情看成是探索的一個過程,而非一個結局時,你會輕鬆很多,也會有更多選擇。

清清楚楚去思考每一個決定背後支撐的理由,然後就做吧。錯了,因為想過了,所以順著決定的思路摸回來就好了,然後再次出發。你不會忘記的,你會更珍惜那思考的過程、沿途的風景,而非事情的成敗。畢竟,當你連現在的自己都不了解的時候,你如何期待可以做出一個未來的你會絕對滿意的決定?

一個人在外讀書不會總是頭頂有星星和月亮。謝謝你,讓我今天有機會回想我的求學之路。

回到職場:沒有一帆風順,卻已不再退卻

學習是一條很漫長的路,是探索自己、探索世界,還有了解知識的過程。不要用成績和畢業的時間來衡量你的學習之路,不要用如此粗糙的態度面對你的教育。那樣的衡量,像是用你腳掌的大小來預測你能跑的速度和距離──可能有邏輯關係,但没有任何實質意義。

不過同樣的,我也不會對你說,在海外讀書的過程,僅僅是出來看看世界,剩下的順其自然、隨心所欲。我覺得過程中,透過學習的知識,讓自己有探索不同領域的快樂;因為認識不同的人,而開始有接受他人不同於自己的胸襟,乃至於思考要如何用所學回饋社會、土地、人與世界。

達則兼善天下,窮則獨善其身,我從來不完全同意這句話。這句話只能是操作層面上優先順序的安排,但是兼善天下的志氣,應是或窮或達均放在心上的一項使命。

學習之路不要停,你在留學過程中撿起的知識和技能也不會止於此。回到職場前,說我不識好歹也好,初生之犢不畏虎也罷,我最恐懼的不是一系列的文化衝擊和工作的難易,而是我到底有沒有找到那個讓我想要逃離的根本原因,以及再一次回到那個環境,我會不會又撐不下去。

畢業後的十二個月,我因緣際會在兩個國家、兩個辦公室、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下工作。我可以跟你很表面的說,那是一個「千載難逢的經驗」,但更真實的是,那是一種連滾帶爬、再次耗盡體力和心力,非常狼狽的生存。

可是這一次,我帶著新的知識,對別人還有自己那多一份的了解,修正的心態。我不能說我凡事都很順利,可是我沒有退卻的心。我甚至期許自己能成為周圍的人一股安心的力量,真正做到在看似不圓滿的處境,都能夠找到學習的著力點,一次次更跨越、更向前。

只願今夜,我可以將一路從別人身上得來的那些勇氣,帶著我的一絲祝福,送給還在留學之路上載浮載沉的你。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Michael Gordon@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更多換日線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