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他踐行了一個知識分子對於社會、對於時代的責任」劉曉波的命運是中國人的悲哀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8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幾周前的一天,在與到訪香港的幾位大陸朋友見面時,鮑樸告訴大家一個剛剛收到的壞消息:劉曉波患肝癌晚期保外就醫。不久後便從網上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呼籲,要求中國政府允許劉曉波出國治療。聽到有關劉曉波的這些消息,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在我的心目中,劉曉波一位思想解放的先驅,一位為普通民眾爭取基本政治權利的勇士,一位因此而遭受迫害但是堅強不屈的殉道者。如今這個偉大的中國人卻不得不在囹圄之中度過生命的最後歲月,這絕不僅僅是劉曉波和他的家人的不幸,也是所有受壓迫的中國人的悲哀。

中國民主運動領袖劉曉波,攝於2008年6月3日(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民主運動領袖劉曉波,攝於2008年6月3日(AP)
中國民主運動領袖劉曉波,攝於2008年6月3日(AP)

這一幕悲劇在中國歷史上不斷重演:一個又一個的思想先行者被邪惡勢力緊鎖牢籠,迫害致死。古代中國是這樣,近代中國是這樣,現代中國還是這樣!它向全世界昭示,雖然佔世界人口近五分之一中國已經成為世界排名第二的經濟體,但是現代文明的陽光依然無法照射到這個國家遼闊的土地和廣大的民眾。自從上個世紀納粹德國戰敗和蘇聯帝國解體之後,中國成為世界上最肆無忌憚地囚禁思想犯的國度,這是中國人民的悲哀;無法制止這種惡行,這也是國際社會的恥辱。劉曉波的死再次向世界凸顯了這樣一個事實。

中國民主運動領袖劉曉波,2017年5月底被診斷肝癌末期,獲准保外就醫(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民主運動領袖劉曉波,2017年5月底被診斷肝癌末期,獲准保外就醫(AP)
中國民主運動領袖劉曉波,2017年5月底被診斷肝癌末期,獲准保外就醫(AP)

以和平理性方式爭取公民權利的劉曉波被囚禁致死,這絕對是中國執政黨的恥辱,是國家的恥辱。一個黨,使用武力盜取國家公權力,然後利用公權力和國家的資源,強迫全社會接受自己這個黨的意識形態,並且殘酷打壓政治上的持不同政見者,以此來維護自己永久唯一執政者的地位,這絕不是現代文明社會的政治行為,而是為現代文明所唾棄的早已過時的野蠻政治規則。在當今世界上,仍然奉行這個規則的只有極少數獨裁暴君和竊國大盜。中國與這些野蠻的國家同屬一類,這是中國執政黨對這個國家和人民的強暴,也是國家的恥辱。

劉曉波被囚禁致死也是中國社會精英的尷尬。當今中國被稱之為知識份子和社會精英的人數不少,但是這個群體中的相當一部分卻卑微地屈從強權,成為執政黨排斥異見、壓制思想、剝奪民眾的幫凶。他們完全喪失了知識份子批判社會、監督政府、引領民眾的責任。對於普通民眾所遭受的苦難,對於劉曉波這樣的思想先驅所遭受的不公正的對待,中國的精英群體的絕大多數採取了裝聾作啞的態度。當下一代中國人回顧今天這一段歷史,一定會將那些所謂的知識精英與劉曉波進行對比,對比的結果一定會讓今天的精英們在地下汗顏。

人總有一死,劉曉波犧牲了自己的自由,並且正在燃燒自己生命,他用這些去踐行了一個知識分子對於社會、對於時代的責任。我希望劉曉波的氣節能夠喚醒更多的中國民眾,幫助他們站立起來去爭取自己的政治權利;我也希望劉曉波的命運提醒世界上那些幻想通過與中國執政黨妥協而換取經濟利益的西方政客和集團,讓他們知道中國執政黨的本來面目。這個世界上有的東西是終極邪惡的,它是不會改變的。與這類勢力的妥協,無異於與虎謀皮。當它強大到不可制約的時候,它的窮凶極惡將會給人類帶來更大的災難。

版權所有 © 2006, RFA。 經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許可進行再版。http://www.rfa.org。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