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國際打壓」不只出現在電視裡,它正真實地打在每一個海外台灣人身上:國籍一夕被變更,我的行動

換日線 標誌 換日線 2017/9/28 TingS/讀者投書

還記得今年五月底,某中東航空要求台灣組員配戴中國國徽胸章,引發爭議時,人在越南度假的我,看到新聞內心百感交集,也失去了玩興。

比起憤怒、難過,更多的其實是心疼──我心疼那些不在家鄉,遠在海外工作的台灣人,必須站在第一線,面對這樣殘酷的現實。

而過了將近四個月,中國透過官方、國有企業與龐大的市場利益,鋪天蓋地影響各國政府和企業的「一個中國」政策,終於也打進同樣位於中東,我所服務的航空公司: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一夜之間,國籍從台灣變成「中國台灣」

朋友的朋友,最近突然發現自己在公司系統上的國籍,從「台灣」(Taiwanese),默默被改為「中國(台灣)」(Chinese (twn))。

她於是寫信告知公司,得到的回應是:「這是公司的商業策略,為了能讓你們更容易地飛到更多地方。」

其實公司很重視中國市場這塊肥肉,所有台灣組員都心知肚明──包括遲遲不開台灣這個航點,也是因為中國的原因。

我能理解公司有公司的立場,對公司來說,商業利益一定是優先考量。

但我無法接受一間擁有 150 幾種國籍員工、時時刻刻提醒大家要尊重彼此、要接受不同文化差異的五星級航空公司,擅自更改員工國籍,而且沒有任何通知、任何 Email 、任何官方說明。

怒火中燒的我完全無法冷靜,想起五月底另一家中東航空的台灣組員們,也經歷過類似的事──當時網路上的鄉民們義憤填膺,紛紛上網批評該航空此舉非常不適當,但必須配戴中國徽章工作的當事人們,卻鮮少公開談論這件事。

那時的我覺得疑惑,這麼令人生氣的事情,為什麼他們選擇沈默?後來我才知道,他們之中的不少人,默默地透過公司內部的管道,表達嚴正的抗議。最後,該航空公司撤回成命,並且致歉。

而我也到了現在才知道,原來當這樣一塊現實的大石頭,硬生生地砸在自己身上,真的會痛得說不出話來。

在海外的台灣人,必須天天面對最直接的「被打壓」

身為一個台灣人,在國際上的種種「被打壓」,我們也許已經見怪不怪,甚至習以為常。

尤其當你人在台灣時,或許還可以彼此取暖,待在舒適的圈圈裡為自己的國家抱不平,上網咒罵個幾句,然後過幾天新聞沒提,好像也就沒這回事了,大冰奶照常喝,日子照常過。

但到海外各國求學、生活、工作打拼的這些人呢?「人在屋簷下」常常沒有選擇,只能腰桿挺直,裝作堅強的樣子,半推半就地面對事實。

很多人批評在海外工作的台灣人「崇洋媚外」、「拋棄台灣」、「認為國外的月亮比較圓、國外的未來比較美」⋯⋯但他們或許不了解,在海外的許多台灣人,遠比他們更能切身體會各種有形無形的國際打壓,也更積極地在幫台灣建立國際認同——雖然我們遠在他鄉,可是比任何人都心心念念,掛念著家鄉。

我不想再去多談那些政治因素、歷史背景、兩岸的關係、長久以來的糾葛⋯⋯等等,因為大道理很多人都會說,看熱鬧的人總不嫌少。

且讓我們單純一點的來討論這件事:一個在台灣出生、成長、求學、求職、結婚生子,然後慢慢老去的人,對中國並沒有任何的歸屬感以及認同感,要怎麼說出或接受「我是中國人」這樣的一句話?

我的行動

所以我寫了一封信給公司,告知他們我無法接受國籍被更改這件事。我嘗試著向他們解釋這樣的行為非常的不應該,對員工缺乏基本的尊重,並請他們把國籍更改回原本的 Taiwanese 。

我不惜拿自己的工作和海外生活為賭注,也必須堅定表達自己的立場。

兩個小時後得到的回應是:他們會把 Email「轉寄給上級和相關單位」,一旦有任何消息,會再通知我。

我盯著回信,腦中一片空白。這件事是我第一次親身體驗到,最深刻、最現實也最血淋淋、最切身的所謂「國際打壓」。

我知道有一些人會覺得沒有必要反應這麼大,有些人覺得公司八成不會理我們,現實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有些怕事的人舌粲蓮花,講得頭頭是道,最後選擇什麼也不做,也有些人說出「不要跟錢過不去」這種人心比水涼的話。

當然,對這個國家來說,我們是外人,這裡沒有工會,我們沒辦法上街抗議,也沒有任何法律可以保障我們的權益。遇到不公不義的事情沒有人會幫你,你得自己想辦法,如果解決不了,就只能把委屈往肚子裡吞。在這裡,公司是上帝,偶爾陰晴不定,而你只能聽天由命。

我知道一個人的力量有多渺小,就像小蝦米在對抗大鯨魚,不知天高地厚──

但如果不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盡一切力量去努力,我要怎麼能心安理得呢?

這是一場屬於台灣的「世界大戰」、「長期抗戰」

中國在國際打壓台灣的事件,層出不窮且越演越烈。

阻擾台灣加入任何國際組織自不待言:包括聯合國、世界民航組織(ICAO)以及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等等。同時,兩岸即使有所往來,各種見縫插針以勢威逼更從來沒少過:如減少陸客來台觀光、周子瑜道歉事件、世大運不能舉國旗、搶邦交國、要求我國駐外代表處更名⋯⋯。

「讓世界願意承認我的國家」,已經變成這一整個世代的台灣人,最大的共同課題。

聽起來或許有些荒謬,多數外國人更一定很難想像這是一件「需要去努力的事」,但對 2,300 萬個當事人來說,這是當務之急,需要每一個人的努力,和永不放棄的決心。

在紐約有千人遊行,訴求台灣加入聯合國;在杜拜有組員向公司抗議,加上外交部有所動作,最後該公司撤銷指令並道歉。你們知道嗎?在世界上各個角落都有人在發聲,都有人在盡一己之力。

這是一條看不見盡頭的路,我們跌跌撞撞,我們走走停停,我們氣喘吁吁,但我們始終沒有想過要放棄。

不管人在何處,我相信我們永遠都願意為這件事情努力,這是一場只屬於台灣的「世界大戰」、「長期抗戰」,無論要打一百年,還是一千年,我們都不能放棄。

這場戰役不是真正的刀光劍影、武裝交鋒,而是面對世界的現實、自利、冷漠或殘酷,我們更要時刻保持善良、樂觀和勇敢與堅定,在每一個被打壓的時刻,努力挺直腰桿,爭取自己應有的主張與權益。

我們要打一場溫柔的仗,溫柔地向世界拿回我們應得的尊重。

《關於作者》

TingS,

曾經以為年經就是最好的本錢,22 歲離家的第一站到了神秘的中東。

離開之後才發現原來年輕並不是最好的本錢,因為年輕所以心靈其實還脆弱、因為年輕所以想法不夠縝密、因為年輕容易被輕視、因為年輕所以衝動還有點孩子氣、因為年輕以為可以不怕苦不怕難,但其實怕得要命。

認為自己成長到了一個階段,可以到別的世界玩耍,出發之後卻發現自己是在台灣玩耍了好一陣子,來中東才開始長大。

「翅膀長在你身上,太在乎別人對飛行姿勢的批評,所以你飛不起來。」

翅膀是我自己裝上的,飛得起來但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但願在飛得高高低低的日子中成為一個更好的人,然後在對的時間找到對的地方降落。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presidential office CC BY 2.0

更多換日線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