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媽媽,我好累啊,好想好好睡一覺」俄羅斯14歲嫩模赴中淪奴工 疑過勞猝死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1/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俄羅斯14歲女模姿尤芭擁有出眾的美麗外貌,年紀輕輕的她很早就踏入夢寐以求的模特兒產業,豈料她的經紀公司與中國模特兒公司「ESEE英模」簽下「奴工」合約,姿尤芭10月在上海時尚周被迫超時工作,過勞不適仍勉強工作,25日深夜送醫急救後,27日上午不幸香消玉殞。

「奴工」合約與「過勞死」?

姿尤芭(Vlada Dzyuba)和「ESEE英模」簽下的合約沒有綁定工時,也沒有醫療保險,因此引發「奴工合約」爭議。

「ESEE英模」澄清該公司是與姿尤芭和她的俄羅斯經紀公司「Smirnoff Models」共同簽訂三方合約,為期3個月。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英模與Smirnoff Models簽訂的合約為標準契約,僅規範模特兒在中國的工作期限與薪資,其餘工時與保險等皆由模特兒的經紀公司決定。

「ESEE英模」總裁鄭屹嚴正否認奴工和過勞的說法,並表示「模特兒工作完全不是體力活,只是走秀、拍拍照與擺擺姿勢就好,而且中間也有休息時間」。「ESEE英模」強調,英模很照顧未成年模特兒,如果模特兒覺得壓力太大,公司都會和他們溝通。

俄羅斯14歲模特兒姿尤芭日前在中國上海走秀,疑因過勞猝死(取自v.dzyuba97@vk.com) © 由 風傳媒 提供 俄羅斯14歲模特兒姿尤芭日前在中國上海走秀,疑因過勞猝死(取自v.dzyuba97@vk.com)
俄羅斯14歲模特兒姿尤芭日前在中國上海走秀,疑因過勞猝死(取自v.dzyuba97@vk.com)

根據中國法律,文化產業可以雇用16歲以下的青少年,但須符合國家許可程序,並確保對方受教權不受影響。模特兒工作屬於文化產業的範疇,「ESEE英模」旗下約有50名外籍模特兒,一半來自俄羅斯,16歲以下的模特兒只有2位,姿尤芭是年紀最小的一位。鄭屹說,姿尤芭和其他模特兒的工作時間一樣,一天通常工作2-8小時。她在中國的個月有持續接受遠距教學,這段期間大約工作了20天,只有2天超時,單日工作10小時。但是,根據俄羅斯法律規範,未成年的模特兒一周只能工作3小時。

死因成謎?俄媒與中方各說各話

俄國《西伯利亞時報》(Siberian Times)暗示姿尤芭死於過勞,爆料姿尤芭25日曾參與一場長達13小時的珠寶目錄拍攝,不過沒有註明消息來源。《西伯利亞時報》報導,姿尤芭得了腦膜炎卻沒有及早發現,經紀公司要求她繼續走秀,她準備上場展示最後一套服裝時,體溫飆高,陷入昏迷,救護車將她送到醫院急診。昏迷2天後,不幸逝世。

有別於俄媒的說法,英模公布姿尤芭詳細行程,反駁過勞一說。「ESEE英模」解釋,上海時尚周18號就結束了,姿尤芭23號抵達浙江義烏的工作地點後,24日才開始身體不適。

姿尤芭24日上午8點開始工作,有3次休息與用餐時間,深夜開始出現嘔吐、暈眩等症狀,因此經紀人決定中止隔天的工作,讓她25日由義烏返回上海的公寓休息。姿尤芭持續嚴重不適,她在深夜被送到上海瑞金醫院急診,27日上午7點宣告不治。「ESEE英模」對此表示,「失去了一位天使」已讓他們十分痛心,希望各界不要扭曲事實。

ESEE 英模微博聲明截圖 © 由 風傳媒 提供 ESEE 英模微博聲明截圖
ESEE 英模@微博/截自ESEE 英模微博

姿尤芭的遺體將等到她的母親抵達中國後,才會進行驗屍。目前根據「ESEE英模」的公開聲明與官媒《中國日報》報導,姿尤芭死因是罕見的細菌感染,誘發膿毒血症與多重器官衰竭。不過,《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指出了官方說法的漏洞,英模提出的醫療證據並不完整,也沒有明確說明到底有哪些文件。

平均日賺8美元 血汗的時尚奴工

姿尤芭的母親接受俄羅斯獨立電視台(NTV)採訪,泣訴女兒曾經打電話向她訴苦:「媽媽,我好累啊,我好想好好睡一覺」。姿尤芭遠赴異鄉尋夢,卻魂斷異鄉。姿尤芭的母親表示,接到女兒的電話後,她夜不成眠,一直打電話要女兒去看醫生。但姿尤芭的工作契約並不含醫療保險,導致她不敢就醫。

俄羅斯14歲模特兒姿尤芭日前在中國上海走秀,疑因過勞猝死(取自v.dzyuba97@vk.com) © 由 風傳媒 提供 俄羅斯14歲模特兒姿尤芭日前在中國上海走秀,疑因過勞猝死(取自v.dzyuba97@vk.com)
俄羅斯14歲模特兒姿尤芭日前在中國上海走秀,疑因過勞猝死(取自v.dzyuba97@vk.com)

姿尤芭從12歲開始從事模特兒一行,9月開始在上海工作。今年稍早曾在北京工作3個月,根據俄媒《共青團真理報》,姿尤芭的收入約3千美元(約新台幣9萬1116元),但扣除旅費、食宿、稅、保險等支出,大概只賺500美元(約新台幣1萬5186元),平均一天只賺8美元(約新台幣243元)。

根據《中國日報》的報導,法國籍模特兒傑克(Adrien Jacques)在上海工作了兩年,表示自己平均3個月不會有超過10件工作,沒有過勞問題。但俄籍模特兒傑佛瑞(Helga Gelfrikh)向英媒《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透露,自己從19歲開始在中國當模特兒,中國的模特兒業就是「向錢看」,不顧模特兒的健康。中國的時尚產業正蓬勃發展,只會有越來越多的新血加入中國模特兒圈。姿尤芭的悲劇讓外界看到了中國外籍模特兒光鮮外表下鮮為人知的辛酸。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