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將台灣拉近全球民主核心」 徐斯儉赴美前進「民主社群」大會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12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全球民主國家推動民主價值的重要對話平台「民主社群」(Community of Democracies,CD),將在美國舉行第9屆大會,「台灣民主基金會」(TFD)執行長徐斯儉將代表台灣出席。徐斯儉指出,台灣是全世界最民主的國家之一,TFD卻被排除在推動民主的國際或區域網絡之外,而自民主社群成立起,TFD就是其公民社會部門國際執行委員會的成員,透過TFD對民主社群的積極參與,他希望能將台灣「重新拉近全球推動民主的核心位置」。

「民主社群」最核心的活動,是每2年召開大會時舉辦的「部長級會議」(Ministerial Meeting),由30個會員國的外交部長所組成的理事會,經討論後會邀集約100個國家的外長組成官方代表團與會;而在大會期間,民主社群的公民社會、青年、國會等部門,也會各自舉行非官方論壇,並就其關切的議題,與官方代表團對話,共同討論如何因應全球民主發展面臨的挑戰。

在大會與大會之間,則有區域性會議舉行。徐斯儉7日接受《風傳媒》專訪時指出,他自2016年6月上任後,致力強化TFD與民主社群的聯繫,TFD在4月與民主社群秘書處一起在台灣舉辦了青年部門的青年論壇(Youth Forum),有來自20個國家的學員,就強化民主國家的青年參與的議題,提出建議;TFD也利用5月舉辦第4屆「東亞民主論壇」之際,邀民主社群公民社會部門國際執行委員會(ISC)在亞洲的成員,以及「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副主席赫爾曼(Robert Herman)、「國際非營利法規中心」(ICNL)主席魯特增(Douglas Rutzen)等兩位公民社會部門主席團的成員來台,探討可能危害民主制度的各項迫切議題。

20170907-台灣民主基金會執行長-徐斯儉專訪。(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07-台灣民主基金會執行長-徐斯儉專訪。(陳明仁攝)
徐斯儉接受專訪時指出,他自2016年6月上任後,便致力強化TFD與民主社群的聯繫。(陳明仁攝)

目前ISC有25個成員,自TFD在2003年創立後,就是ISC的成員之一,一直是由TFD首任執行長、前外交部次長高英茂擔任委員,自徐斯儉上任後,高轉任民主社群公民社會部門的顧問委員會委員,他也會赴美參加15日的民主社群大會。

中國從未參與民主社群 仍能施壓台灣缺席

民主社群的理事會,以及受邀參與部長級會議的國家,都是民主國家,中國從未參與,但中國對民主社群的成員仍有影響力。民主社群於2007年在馬利舉辦第4屆大會時,在中國壓力下,馬利拒發簽證給當時的TFD執行長林文程,導致台灣缺席;而依據民主社群章程,受邀出席部長級會議的國家必須是聯合國會員,民主社群的公民社會部門因此是台灣參與的主要舞台。

徐斯儉指出,台灣在ISC的表現一直非常活躍,今年的大會要再度改選ISC的成員,希望TFD能繼續保住這一席,這對台灣是而非常重要的。

致力重返亞洲民主網絡 徐斯儉:被非民主國家排除於民主組織很諷刺

TFD過去曾推動成立「亞洲民主化世界論壇」(World Forum for Democratization in Asia,WFDA),也曾扮演主導角色,但後來WFDA停止運作,為了不讓東亞地區沒有區域性的民主推動網絡,美國的「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undation,NED)出面協助成立了「亞洲民主網絡」(Asia Democracy Network,ADN),TFD透過所主持的「東亞民主論壇」,也曾經成為AND指導委員會的成員,後來因為諸種因素失去該身份。TFD近年持續舉辦「東亞民主論壇」以及「亞洲青年領袖民主營」,希望能重返AND的核心,並成為其他大型國際性或區域性民主推動組織的一部分。

2017090 7-台灣民主基金會執行長-徐斯儉專訪,他在會所內的雕有台灣島的奠基石留影 。(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0 7-台灣民主基金會執行長-徐斯儉專訪,他在會所內的雕有台灣島的奠基石留影 。(陳明仁攝)
徐斯儉指出,台灣是全世界最民主的國家之一,卻被一個非民主國家排除於推動民主的國際機制,「這是多諷刺的現象」 。(陳明仁攝)

徐斯儉指出,這是他為何對參與民主社群特別熱衷的原因,台灣是全世界最民主的國家之一,卻被一個非民主國家排除於推動民主的國際機制,「這是多諷刺的現象」;這兩屆TFD舉辦亞洲青年領袖民主營,都特地邀請NED執行長葛胥曼(Carl Gershman)來台,就是要藉由深化TFD與NED、民主社群等全球重要民主推動機制的合作,將台灣重新拉近全球推動民主的核心位置。

前置準備遭擱置、會議時間壓縮 本屆大會各國NGO缺席

根據《華盛頓郵報》8月3日的報導,今年民主社群大會的籌辦並不順利,負責籌辦的美國國務院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局(DRL)2016年就已提出計畫,但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擱置數個月,今年稍早,提勒森辦公室要求DRL,提出另個規模較小的規劃。而根據國務院8月31日發佈的簡短訊息,提勒森將在9月15日在國務院舉行民主社群的部長級會議,參與會議的除了30個理事會的會員國,還有其他的官方代表團,以及公民社會代表。

美國國務卿提勒森。(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美國國務卿提勒森。(美聯社)
今年民主社群大會的,負責的美國DRL2016年就已提出計畫,但遭國務卿提勒森擱置數個月,更在今年稍早,被要求提出另個規模較小的規劃。圖為提勒森。(資料照,美聯社)

民主社群的大會通常為期3天,公民社會等部門各自舉行論壇,並與各國官方代表團對話,在部長級會議上,外長除了舉行高階對談,也會聽取公民社會等部門的論壇結論報告,會議結束前也會進行下一輪主席國的交接。第8屆的民主社群大會,以「民主與發展」為主題,在薩爾瓦多舉行,由於薩爾瓦多是國的我邦交國,除了TFD執行長黃德福的專題演講,時任外交部長林永樂也例外受邀列席部長級會議,透過演講,分享台灣的民主化經驗。

徐斯儉指出,為了準備今年的民主社群大會,他已多次訪美,在駐美代表處的協助下,拜訪相關單位,希望台灣今年的參與能與上一屆有同樣安排,而接洽的美方人員都很支持,然而,因為美方的準備過程延宕,他直到9月初才接到確定開會的通知,使得原本打算在大會期間舉辦講座,討論例如透過網路落實參與式治理等台灣民主發展的強項等計畫,受到影響。

在過去的大會中,由公民社會部門召開的大會,除了ISC成員、顧問委員會、國際指導委員會以及其各國的聯絡窗口(focal points)之外,還會邀請全球將近100個非政府組織(NGO)的代表與會,開會人數約200人,但今年的規劃,不僅會議時間受到壓縮,也沒有NGO代表與會,僅是公民社會常態性機制成員的對話。徐斯儉說,他半年前就已經計畫好要邀請台灣的NGO代表出席,因為他們才是台灣活躍公民社會的最佳代言人,但很可惜無法成行。

「自由平等是價值,不是政策」 美國外交策略疑與民主脫鉤

美國總統川普強調「美國優先」,提勒森5月3日對國務院官員演說時,曾對如何將這個原則落實於美國的外交政策,做了說明。他雖然說,引導美國外交政策的是美國的基本價值,包括自由、尊嚴、平等,但這些是「價值」,不是「政策」,如果太過於強調,其他國家必須接受美國價值,這將會阻礙美國的國家安全與經濟利益。他的演說被包括《華爾街日報》、《衛報》等媒體解讀為,他將民主、人權、言論自由、善待少數族裔等價值與外交政策脫鉤。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強調「美國優先」,而後提勒森對國務院官員的演說,更被外界解讀為將民主、人權等價值與外交政策脫鉤。(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輿論對川普政權背棄美國價值的外交政策走向已有多所批評。美國媒體8月初以國務院流出的內部電子郵件報導,國務院正在檢討其外交政策的任務宣言(mission statement),考慮將「民主」與「正義」,從外交政策的目標刪除;而國務院對舉辦民主社群大會,明顯不重視,同樣引起關注。

徐斯儉指出,相對於冷戰結束後民主擴張,全球的民主現在出現萎縮、衰退的現象,為全球帶來挑戰,各國更應團結捍衛民主價值,如今看到今年民主社群大會規畫成這樣,且到現在還不清楚下屆的輪值主席國會是誰,很多人都很憂心,這不僅對台灣不是一件好事,對全球也不是一件好事。

「有些話外長不願講,但公民社會不一樣」

民主社群創立於2000年,是由當時的美國國務卿歐布萊特(Madeleine Albright)與波蘭外長葛萊米克(Bronislaw Geremek)共同主導成立,有106國代表出席華沙部長級會議並簽署《華沙宣言—邁向民主社群》(Warsaw Declaration “Toward a Community of Democracies”)。民主社群的成立,與聯合國的安理會推展民主與人權的努力常遇到阻礙有關,因為非民主國家時常反對倡議人權的決議,或者針對違反人權的國家提出譴責案。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民主社群的成員都是承諾實踐各項民主價值的民主國家。

徐斯儉指出,視會議的安排,他希望能就「民主倒退」這個全球共同境遇提出報告,這也是ISC成員在第4屆「東亞民主論壇」關切的議題,成熟民主國家出現人民對民主價值的堅定度減退的現象,在非民主國家,民主體質脆弱,受到極端主義的威脅,民主發展令人憂心,而威權國家的勢力則在增長,對周邊民主國家的民主制度運作和民主價值的實踐,都構成威脅。

20170907-台灣民主基金會執行長-徐斯儉專訪。(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07-台灣民主基金會執行長-徐斯儉專訪。(陳明仁攝)
徐斯儉指出,他希望能就「民主倒退」提出報告,成熟民主國家民主價值減退,非民主國家受到極端主義的威脅,而威權國家的勢力則在增長。(陳明仁攝)

面對這些問題,徐斯儉說,所有民主國家,尤其公民社會部門,必須聯合起來,防止事情惡化,公民社會的力量特別重要,因為參加部長級會議的外長,通常有很多涉及複雜國家利益的地緣政治考量,有些話不願意講,「公民社會不一樣,我們應該大聲把話講出來」,他也希望透過民主社群大會的召開,共同找出對區域民主的威脅,並提出處理這些威脅的具體作法。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