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我有200萬個想自殺的理由」外省高官之女成派遣工 道盡貧窮人生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1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投一張傳單僅賺0.2元、站在38度高溫酷暑下高舉廣告看板日薪僅800元,為何很多人明知這些工作環境惡劣,卻還是去做了?5年級生陳慧鈺的一句呼救,是答案之一:「手機沒繳錢,不能上網了!用預付卡上網超級貴,上個月3000多元沒繳,要停用了!一個月沒工作,連吃飯錢都沒有了!」

如今一無所有的陳慧鈺,也曾經擁有過。父親官拜少將、母親是滿清貴族、20年前還跟前夫在台北擁有自己的店面,無奈人生被一場風災改寫,讓她流浪到台中以派遣工作糊口,還曾因怒罵知名百貨「血汗公司」,換來30天坐牢。

從平凡安穩的生活走到打零工過活、失業、坐牢,陳慧鈺的故事,是許多台灣底層掙扎求生的縮影。

身上錢不夠活一個月 8小時只賺40元也要做下去

活躍於抗爭場合、總用極大嗓門控訴社會不公的陳慧鈺,相當樂於分享她的曲折人生;她說人生如戲,而她一生最為戲劇性的轉折,或許就是自己開的集郵收藏店因為納莉風災被毀掉大半。

風災讓台北泡在水裡,陳慧鈺店裡地下室的貨品半數報銷,又因進貨積欠大筆卡債,讓丈夫到法院訴請離婚。「貧賤夫妻百事哀,這道理,古有明訓啊!」她連傳票都沒收到就「被」離婚了,「要翻案也是可以,只是何必呢?」

一無所有的陳慧鈺決定到房租便宜的台中重新開始生活,然而「重新開始」這幾個字對一個負債累累的人來說,太難了。她的帳戶因卡債被凍結,無法進行薪資轉帳,只好開始打零工的生活,以領到日薪為目標。

她在路邊發過廣告傳單,日薪約700­–1000元,她說這份工作叫「攔車」,若闖越快車道去發會被罰鍰3600元,等於好幾天薪水。曾有老闆罵同事「看到警察不會跑嗎」,同事只能無奈回:「要是跑得過警察喔,我就不幹這行了!」

她也投過信箱傳單,一張賺0.2元。若在住戶密集的地方投,這或許還不算太難,但若是不幸被分配到佔地廣闊的工業區、整個廠房只有一個信箱,「你走8小時還發不到200張!」忙一整天只能賺40元。

明知環境險惡,為何低薪工作總是不缺人?陳慧鈺一句話,道出了日薪勞工的無奈:

「一般工作都是領月薪啦,但我身上不能夠活一個月怎麼辦?所以最好是每天領現的,這樣的工作就算不符合勞基法,還是一大堆人排隊搶著做!」

怒罵百貨「血汗工廠」遭控誹謗 下場拘役30天

對於低薪工作環境,陳慧鈺並非全然忍讓,她反抗過,下場卻是牢獄之災。她曾擔任中部某知名百貨的外包清潔工,因為不滿月薪僅23000元卻要工作長達12小時,在網路怒罵百貨是「血汗工廠」。

判決書上,仍可看見陳慧鈺對百貨的指控。她控訴百貨每天工時長達12小時、換算時薪下來僅79元、不符勞基法,並呼籲網友進行拒買。

然而陳慧鈺沒弄清楚,她真正的雇主是外包清潔公司,且她的工作是月薪制,不能將月薪除以工時換算為時薪、再罵百貨「不符合勞基法」,畢竟勞基法對於月薪制、時薪制的規範不同。因此,她挨告了。

罪名是「妨害名譽」,判拘役30日,得易科罰金,每日1000元。陳慧鈺沒有錢,於是她選擇去坐牢,幾名囚犯一同擠在狹小牢房裡,睡不安穩、夏天也沒冷氣吹,就這樣度過30天,出獄成了更生人。

以法律上來說,陳慧鈺是罵錯人、罵的內容也有偏差,遭判有罪確實合理,但即便坐牢出來了,她仍無法接受這個判決,逢人必宣洩她的不滿。

「我有200萬個想自殺的理由,只是我還沒中到特獎」

如今陳慧鈺處於無業狀態,曾經在台北風光生活的她,或許也從未想過有一天會窮到連房租都付不出來、房東隨時會來換鎖。

「我有200萬個想自殺的理由,只是我還沒中到特獎。」酷愛收藏的陳慧鈺,也將蒐集發票作為興趣,她曾在加油站加油130元要求對方開10張發票、鬧上新聞得到「發票姐」的封號,對此她說自己並不是貪200萬,只是想開發票博物館。

如果真有一天對到200萬,有錢了,還會想自殺嗎?這一題,陳慧鈺沒有回答,我們只能知道,或許那就是她對這世界抱有的最後一點希望。

番外篇:少將的眼淚

採訪中,陳慧鈺也談起父親的境遇。她喜歡看連續劇,而描寫外省軍官來台遭國民政府誣陷為匪諜、身陷囹圄失去一切的戲劇《一把青》,最是讓她落淚,她說《一把青》真寫出外省人的無奈。

陳慧鈺的父親陳東星原先官拜少將,來台後卻在民國39年因為部下弄丟一台戰車遭判貪污,背這條罪背了一輩子,一家人後來窮困潦倒,雙親、爺爺和陳慧鈺一起擠在南機場公寓6坪大的房間裡。陳東星在80歲時想申請榮民證卻因前科遭拒,陳慧鈺說,那是她這輩子第一次看見父親流淚。

憶起幼時一次家裡沒米,陳慧鈺的祖父曾拖著米袋去找親戚求救卻空手而歸,回家時哭了,「幼稚園的我,不知道爺為什麼哭。」

曾與何應欽一同搭飛機來台灣、坐第一排聽梅蘭芳唱戲的少將,最後一無所有、抑鬱而終,在國家檔案只留下「陳東星等共同侵占公有財物罪審判情形」這筆歷史,是陳慧鈺最難受的事之一。

「我在想,一切都是輪迴啦,只是我曾經擁有過。」

平穩的人生,總會在你不注意時一瞬間跌落谷底,陳慧鈺與她的父親都走過這條路。《一把青》裡的師娘總說「日子過了就好了」,但對陳慧鈺來說,她的日子還看不到盡頭。

警語:自殺不能解決問題,請珍惜生命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