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我詩,故我在」 鴻鴻分享創作與社運經驗

新頭殼 標誌 新頭殼 2014/6/15 黃博郎
詩人鴻鴻以「我詩,故我在」為題,分享他近年來以詩參與公民運動,與社會對話的心得。圖:黃博郎/攝 © 黃博郎/攝 詩人鴻鴻以「我詩,故我在」為題,分享他近年來以詩參與公民運動,與社會對話的心得。圖:黃博郎/攝

「文學的使命,應該是把對社會的關懷融入其中。」長期參與社會運動的詩人鴻鴻今(15)日在台灣文學館以「我詩,故我在」為題,分享他近年來以詩參與公民運動,與社會對話的心得,並朗誦多首詩作,述說參與社會運動的心路歷程,包括他參與太陽花運動的最新詩篇,令人深受感動。

鴻鴻表示,詩應該離開書本,離開紙本,直接和群眾對話,去關心人與人、人與社會的關係。人們寫作常是為了表達所面臨的困頓,這個困頓可能是個人處境,也可能是國家體制造成的,此時必須去了解社會結構的問題。他在2004年參加樂生運動,進而關心文化、環保和政治議題,並以詩反映參與運動的想法。

他並指出,在長期參與社會運動的過程之中,發現自己越來越不重視文學價值,認為文學價值和美學價值應該建立在能充分表露社會問題,才具有真正的價值。例如他在2011年發表的詩作「簡單世界」,即是為追求文學的使命,把對社會的關懷帶入詩中;「山不是家」是為樂生運動所寫,詩中突顯國家暴力和弱勢者的無奈。

「我有生活和創作的能力,知道如何爭取自己的自由,也希望能爭取別人的自由。」、「面對嚴重的國家暴力,我常思考人們需不需要國家?我好手好腳,可以好好過日子,其實不需要國家,國家的意義應該在於保護弱勢,但我們的國家和很多國家一樣,都在劫貧濟富。」鴻鴻先後朗誦了「葡萄牙與塑膠花」、「鄉愁四韻」、「春天不是讀書天」、「總統哽咽了」、「暴民之歌」、「洗街雨」等批判政治的詩作,述說他對國家體制的失望和對改革的期待。

素有「台灣諾貝爾獎」之稱的「吳三連獎」係1978年吳三連八秩華誕時,其親友及關係企業負責人,感於吳三連平日對文藝的重視與努力,成立「吳三連獎基金會」,獎勵台灣文學、藝術創作。除定期獎勵文藝創作人才,基金會也不定期舉辦各項文化推廣活動,例如:藝文出版與展覽、文化座談與研習,以及邀請訪問等。

為擴大民眾的參與,該基金會並自2014年開始,邀請前一年吳三連獎得主舉辦一系列文藝巡迴講座,使得主不只有桂冠加身的榮耀,更鼓勵他們「衣錦還鄉」、「文藝下鄉」,分享創作的理念與經驗,使文藝走入民眾的生活,邀請民眾共襄盛舉。2013年文學獎新詩類得主鴻鴻來自台南,主辦單位特邀他返鄉演講,引發熱烈回響。

更多來自新頭殼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