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沒有國民黨撐腰 救國團敢這麼囂張嗎」吳叡人:昔日擔任台大學生會代表竟被要求參加訓練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4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研究員吳叡人今天在救國團聽證會,以過去戒嚴時期參加救國團活動經驗表示,他在70年代就讀高中期間,當時救國團寒暑假自強活動,獨佔全台絕佳旅遊景點,參加名額甚少,他母親透過親戚爭取中橫健行名額,他深且體會到,救國團真的了不起,是台灣最大旅遊業與交友中心,後來擔任台大學生會代表,救國團竟然寄信給他,請他參加社團幹部訓練,顯示救國團當時把大學各社團定位為隸屬地位,沒有國民黨撐腰,救國團敢這麼囂張嗎?

吳叡人表示,1987年以前救國團毫無疑問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國民黨在戒嚴時期50年代進行政黨改造,改造為列寧式黨國體制,形成一個獨大、實質上唯一政黨,黨政之間相互滲透的黨國一體,由黨控制政府部門。

吳叡人:戒嚴時期只有國民黨可以搞社會運動,其他人要搞是要殺頭的

救國團負責青年運動,但國民黨廣義社會運動,並不是由下而上的社會運動,而是由上以下組織性動員,目的是為了控制社會,「戒嚴時期只有國民黨可以搞社會運動,其他人要搞是要殺頭的」,以青年自覺運動許席圖為例,當時推動社會運動遭到當局迫害,如今人在花蓮玉里療養院療養。

救國團成立目的,就是要深入在學青年,動員對黨的效忠,但國民黨是外來政權,來台初期缺乏社會基礎,根據政治學者吳乃德研究,國民黨取得本土社會基礎,就是與本土菁英利益交換,也就是收買,即是政治學界主張的「威權侍從體制」,吳乃德的研究,如今在政治學已經是常識,救國團為法西斯政權進行青年動員, 毫無疑問是黨國體制的一部份。

20171024-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舉辦「社團法人中國青年救國團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 」聽證程序。(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24-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舉辦「社團法人中國青年救國團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 」聽證程序。(陳明仁攝)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舉辦「社團法人中國青年救國團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 」聽證程序。(陳明仁攝)

吳叡人以過去個人經驗,強調救國團與國民黨政權有密切關係,吳表示,1970他就讀高中,當時救國團掌握青年自強活動,獨佔絕佳旅遊景點,由於名額甚少,當時他母親透過親戚,為他爭取到參加中橫健行名額,讓深且體會到,救國團真是了不起,是當時最大旅遊業與合法交友中心,創造一個青少年正當管道,進行合法兩性交流,「玩他們認證的遊戲,留下他們認證的美好記憶,以享樂交換青年效忠,寓政治於風花雪月。」

吳表示,他在1989年擔任台大學生代聯會長,當時救國團寄來社團幹部訓練通知, 他認為他是由台大同學選出,其職務某種程度上,是有行政法地位,認為救國團根本沒有資格要求他參加組訓,就把信撕掉,後來救國團又寄信給他,顯示救國團就是把各地學生社團,定位為隸屬地位。

救國團在台大可另設學生活動中心總幹事,顯露以黨領政

吳叡人表示,救國團在當時是與台大學生代聯會平行組織,卻另設學生活動中心總幹事,在此顯示其以黨領政例證,企圖把學生導向逸樂取向,「當時台灣民間社會,對黨國一體有激烈批評,在當時民主啟蒙年代,沒有國民黨撐腰,救國團敢這麼囂張嗎?」

不過,吳叡人因為使用了「國民黨是外來政權」、「威權侍從主義」等用語,引發國民黨行管會副主委李福軒等人的不滿,雙方一度劍拔弩張,吳叡人也一度從講台走到旁聽席前,吳強調,「我基於知識上信念,認為救國團就是國民黨外圍組織」,國民黨政權初期的確是從中國移入台灣,後來與本土產生連結,重新建立其政治基礎。

20171024-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舉辦「社團法人中國青年救國團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 」聽證程序,國民黨行管會副主委李福軒(見圖)和吳叡人教授台上台下激起火花。(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24-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舉辦「社團法人中國青年救國團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 」聽證程序,國民黨行管會副主委李福軒(見圖)和吳叡人教授台上台下激起火花。(陳明仁攝)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舉辦「社團法人中國青年救國團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 」聽證程序,國民黨行管會副主委李福軒(見圖)和吳叡人教授台上台下激起火花。(陳明仁攝)

吳叡人強調,他對國民黨政權性質的論點,係引述吳乃德等政治學者主張,不對國民黨當時政權的道德上目的進行評價,因此也保留了另一方思考可能性與正當性的可能,對於國民黨政權與附隨組織,「這個事情對或不對,我今天完全沒有觸及。」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