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等等啦!先讓我自拍一下」沉迷於危險中拍照的重度社交媒體使用者

T客邦 標誌 T客邦 2017/10/1 小蛇

現在似乎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社交媒體重度使用者們用近乎瘋狂的自拍(拍攝),呈現出他們認為的完美,即便眼前有可怕的颶風、龍捲風襲來也一樣。數以百計的美國人最近從艾瑪(Irma)與哈維(Harvey)颶風風暴中逃離,但卻可以看到,過程中有許多人冒著自己的生命危險觀浪與拍攝。 © 由 T客邦 提供

這樣的狀況盛行已久,如這位費迪南德先生(Ferdinand Puentes)是2013年夏威夷附近海域墜機事故的倖存者,在事故發生後以漂浮在海洋,以及穿著航空救生衣之姿拍下了這張自拍。

© 由 T客邦 提供

同樣的在2014澳洲雪梨的一座咖啡館(Lindt chocolate)發生了人質劫持事件,上百民眾到現場自拍,並且打卡上傳至各個社群平台,對於正在設法營救人質的警察還有受害者,這樣的態度合不合適呢?

© 由 T客邦 提供

一位美國的消防員,在火災房屋現場用相當燦爛的笑容留下這張合影;但這張照片很快就被官方撤下了!

© 由 T客邦 提供

另一個引人非議的是一名男子對著身後的車禍現場與焦黑的一體自拍,毫不考慮車禍現場的混亂與對死者的尊重。

© 由 T客邦 提供

這座飛機的客艙突然間開始煙霧瀰漫,一名乘客竟然沒有因為恐懼而慌張;相反地,他好像帶著微笑,拍下這張自拍。雖然你好像…也無法在這密閉的空間做些什麼?但筆者實在是太佩服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可以自拍的勇者!

© 由 T客邦 提供

這些照片與自拍,讓筆者想到了許多極限拍攝-用自己的方式登上世界各高樓的照片。還記得去年高雄的85大樓,遭一名高樓極限攝影愛好者Lamyock徒手攀登的事件嗎?Lamyock的Instagram中不乏各式高聳建築物的攀登照片,讓眾多的粉絲看了是心驚膽跳,這種系列照片被叫做Rooftopping(高樓極限攝影)拍照的攝影師則被稱為Rooftoppers(玩命者)。

© 由 T客邦 提供

來自俄羅斯成名已久的Rooftoppers-Vitaliy Raskalov&Vadim Makhorov,時常在社群平台(Instagram、YouTube)中登出自己的高樓極限攝影照。高處的景色雖然美不勝收,但是瘋狂的行徑另觀賞照片的人也是捏了一把冷汗。

© 由 T客邦 提供

為什麼愈來愈多的青少年想成為Rooftopper?

自從社群平台大量出現Rooftopping類型的照片後,地球上的「強心臟們」就開始不斷被喚醒!根據牛津大學Bradley L Garrett的研究報告顯示,主要原因是「為了出名」。

事實證明,在Instagram、YouTube中極限攝影者的追隨者(粉絲)眾多,大部分都有超過幾十萬的粉絲,甚至不乏被運動品牌及攝影品牌相中給予贊助。Vitaliy Raskalov、Vadim Makhorov在中國攀登上海環球中心的影片,在YouTube已累積至6,400萬。

© 由 T客邦 提供

而受「網紅文化」影響,全球越來越多的青少年試圖藉助社交媒體一夜成名!在去年,印度15歲少年Ramandeep Singh在家中拿著父親的左輪手槍自拍意外走火身亡,印度在全球統計中,在近年就發生20起自拍死亡案件,是全球自拍死亡率之冠的國家。人類行為學家就表示在接受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的採訪時表示:「社交媒體成為我們生活最依賴的一部分,人人都想成為網紅,自拍出名是最快的捷徑」。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傳播學院的副教授Jesse Fox,在2015年發表了一篇關於「錯誤時機的自拍」的心理學研究。內容提到,強迫自己在緊急情況下拍攝自拍照其實對自我心理並沒有幫助,但從另一個面向思考,你可能可以為緊急情境記錄下細節,例如奇怪的聲音來源、攻擊者或兇手的面貌。你的確有可能會為現場留下最重要的證據。

但Fox也表明,如果你眼中只有自己,拍攝當下眼裡無他人,那就代表你完全沒有關注當下的情況,凸顯出你的「自戀(narcissism)」。只期待自己的照片能夠被廣泛流傳與分享,又或者積極地想要證明自己曾經到過這個險境之地罷了。

加入T客邦Facebook粉絲團

更多來自 T客邦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