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終電女孩」的夢想路──在日本從事平面設計,「這一次我不再猶豫」

換日線 標誌 換日線 2017/9/28 Victor Chen/Work Life in Japan

撰文、採訪:Victor Chen

「終電」,指的是最後一班電車。

在東京,電車是絕大多數人每日通勤的交通工具,一旦錯過了「終電」,除非花上極為高昂的計程車費用,否則就無法在當晚回家。也因為這樣,在東京生活的人,大都會很注意「終電」的時間。(通常是在午夜 12 點到隔日凌晨 1 點左右)

而如果每天的工作,都得加班到搭「終電」回家,生活會是怎麼樣?

這次的專訪,我們遇到了一位「終電女孩」──Rika。透過 Rika 的專訪,讓我們了解原來日本平面設計的工作這麼累、也了解到原來夢想的力量這麼大!

以下是 Rika 的專訪: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編按:本訪問完成於 2015 年 6 月,現文中主角任職於自台灣赴日,設計師林唯哲主理之概念旅店/展演空間─Nibunno 團隊,詳見林唯哲專訪

聯考放榜名列前茅,卻悔恨落淚──早知誠實面對自己

問:為什麼會想來日本?來日本前在作什麼?

為什麼來日本?這故事說來話長,可以從我高中選大學的時候講起。

我一直喜歡廣告,在考大學的時候,政大傳院一直是我的第一志願。但後來聯考分數出來,我的分數比預期中好,周圍的人開始勸我:「既然分數高,就應該唸排名比較前面的學校跟科系。」我掙扎了很久,最後還是半推半就地,從分數最高的志願填起。

放榜時知道我上了台大工管 (而放棄了政大廣告) 的當天,我卻在學校當場哭了起來,深深責怪自己,當時為什麼沒有能夠誠實地面對自己。

不過大學期間唸管理學院時,還是有很多的收穫──我發現自己仍然對行銷有興趣,只是將來不想做 AE,而更想要做真正的設計──把東西從無到有,呈現出來。

台大學歷赴日念專門學校──這次我不再猶豫

大學四年一下就過了,畢業之後我沒跟著大家考研究所,想給自己一段空檔,思考未來的路怎麼走。當時的其中一個想法是,因為在大學期間有學日文,或許到日本看看,至少可以把日文學得更好。

在思考的那段期間,我去參加了一個留學展,在那邊發現日本有兩年設計的專門學校。當時浮出頭腦的想法是:原來我想走設計的路還沒有死,只要認真花上兩年,或許就有機會在日本從事自己一直想做的設計工作。

只是大學畢業後去唸專門學校,周遭又開始了反對的聲音,但這次的我,不再有猶豫。我 2008 年來到日本,開始兩年的專門學校生涯。

四年的大學讓我學到了什麼? 除了發現自己還是喜歡設計這一塊以外,周遭的刺激也讓自己發現,除了「大學科班出身」外,其實還有許多其他的方式,可以讓我實現夢想。而且未來自己的舞台,不一定只能限制在台灣。我學到了:「只要把夢想埋在心裡面,最後還是可以走到一樣的方向。」

問:後來是怎麼在日本找到工作的?

第一份工作是學校就職室介紹的,原本只是打工,一個禮拜去兩天。那時其實更像是試用期,老闆在觀察我跟另外一個日本人,準備要在我們之中擇一錄取為正職。

後來老闆選了我。其中一個原因是這份工作,比較偏編輯方面,需要用到較多的邏輯能力,老闆可能看我以前大學是企管背景,相較於純學設計的人,在邏輯思考方面表現比較好,所以最後決定讓我當正社員。

後來工作了兩年多,換到了第二家公司。一般轉職大都會透過人力仲介,但是設計方面的工作,比較少人力仲介在介紹。當時我是透過一個叫「デザインの仕事」的網站找到這個職缺。

第二家公司錄取我的原因,是老闆覺得我從大學到現在的經歷,一直有脈胳可尋──在履歷裡面,我不只放了過去公司裡面的作品,也放了一些我自己私底下想的設計。老闆覺得我有自己的想法,也一直在在累積自己的基礎。

入境隨俗──先把自己當成「日本人」,再發揮創意

整體來說,設計公司的團隊合作很重要,所以和上司同事合不合是一大重點。這兩間公司在面試的時候都聊得蠻開心的。尤其第二家公司,老闆覺得我自我意識不會很強,我有自己的意見、跟想法,但是會用日本圓融的方法表達出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特質。

問:可以聊一下你目前的工作內容嗎?

我現在在作 Graphic designer,就是平面設計。主要的工作內容以一句來說的話,就是:「將客戶想要表達的東西視覺化」。

通常客戶會提出文字面的想法:例如有一個日本的製鞋品牌,希望我們設計一個主打女性客戶的宣傳。他們提出的構想,是一個虛擬的女性到全世界去旅遊,然後把她到世界各地的鞋子帶回來與大家分享。

有了這些文字上的構想之後,我的工作就是將這些構想轉變成「視覺化」的東西──構想什麼樣的表達,才能完美表現出客戶的想法──海報、型錄,包括產品的包裝等,都是我目前在作的設計。

作了設計、聽了很多客戶的構想,我越來越覺得,設計是一份有意義的工作。它可以說是行銷的最後手段,也是企業跟一般消費者之間的「溝通橋樑」──以前在大學學習行銷,企業所有的行銷活動,包括從一開始的市場調查、競爭者分析、到後來的產品概念,這些最後都需要透過設計,呈現為大家可以看到、感覺到的東西。

問:身為一個「外國人」,在日本的平面設計產業上,會有什麼困難的地方嗎?

其實我的經驗中,以平面設計來說,「外國人」這個身份,多數情況下其實是一點幫助都沒有的。(不像是一些日本國際大企業,積極透過外國人才進軍海外市場。

在日本從事平面設計的工作,基本上要把自己「變成一個日本人」──包括日語能力、對日本文化的理解力等等。因為你主要的市場就是日本國內市場,作出來的平面設計產品,是要讓日本人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

有時候,因為自己是「外國人」,可能會有一些日本人較難想出的創意、或者從不同的角度去看設計的概念,但這終究只是工作上的一小部分。大部分的時間,「日本人」的能力還是很重要。

「無論如何,要有吃苦的決心和毅力。」

問:你對未來的規劃是什麼?

我希望未來可以好好掌握自己的時間跟生活方式。照著自己的步調(pace)過日子。

所以, 希望以後可以自己出來接案,或是當 Art Director(設計/美術總監)──設計總監的工作除了設計本身之外,還包含行銷、企劃、與客戶的溝通等。當然,Inhouse 的 designer 也是選項之一,但通常知名公司的設計師,設計能力都需要有一定水準之上,所以自己也要趕快累積實力。

最近有時候也會想,是不是應該要回台灣(陪爸爸媽媽),但不管到台灣還是在日本,我一定還在作設計的路上。

問:對想來日本工作的人的建議?

絕對要有吃苦的打算!

我現在的工作,幾乎每天都工作到晚上 12 點,搭終電(最後一班電車)回家,若是趕案件或要拍攝時,星期六也得上班,而且沒有年休。

還要非常有毅力。之前一段時間,一直在想自己可能不適合作設計,因為看公司裡面的人,覺得每一個人都好厲害,不是很資深、就是設計的底子很好,感覺自己在公司裡面好沒用。

直到最近和公司總監深談,他告訴我設計的經驗和美感可以培養可以累積,但對於客戶的應對和溝通、每個人的性格特質,會有很大的不同。而有沒有成為 AD 的資質,是必須看上述全方位的綜合能力。他鼓勵我,公司裡面,目前我最有機會作設計總監。

所以現在,我想先專注在眼前的工作,一步步作好、然後一點一點建立自信,給可以在日本從事平面設計的自己,多一點正面鼓勵。

除了必須有吃苦的決心和毅力,還要有拋下自己是「外國人」的想法──畢竟在針對日本國內市場的產業,如何融入所謂「日本人的圈子」,學習日本人的思考方式和文化也很重要。 另外,除了作品以外,溝通是設計業很重要的一環,所以該有的語言能力不也能少喔!

先用語言和跨文化溝通這兩樣能力,獲得日本職場的「入場券」,接下來就是努力熬下去、用盡全力吸收專業知識了。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WORKLIFE IN JAPAN,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夢想路上的「終電女孩」 在日本從事平面設計的Rika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ork Life in Japan 提供

更多換日線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