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誰有辦法認定誰是記者?」 公民記者採訪立院受限 公聽會砲聲隆隆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6/2/25
© 由 風傳媒 提供

台灣記者不需要經過證照檢定,但過去立法院採用的採訪換證制度,長期以具有公司商業執照的大媒體為主,造成雜誌以及獨立媒體無法入內採訪,限縮新聞自由,2016政黨輪替後,民進黨釋出善意,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於25日召開公聽會,邀請大小媒體,以及各個獨立記者包括朱淑娟、李惠仁等人一同研議未來該如何開放讓更多媒體可以進入立院採訪。 

過去,立法院對媒體訂有《立法院採訪證件發放要點》,其中第4點規定,「本院發放國內媒體採訪證對象,須以完成公司(商業)登記有案,且每日發布新聞內容中,全國性政治、文教、財經、社福等新聞需達60%以上份量之新聞媒體常駐立法院專任採訪記者為限」,規定排除掉了獨立媒體與公民記者,無疑限縮了新聞自由,更等同於讓立院具備了審查什麼記者得以採訪的權力,一直以來受到不少學者專家的批評。

朱淑娟:人人都應享有採訪權

對此,自2009年開始成為獨立記者的朱淑娟認為,過去舊國會拒絕發放採訪證給獨立記者及公民記者,不只是違反民主精神的落伍做法,而且於法無據,因為台灣政府並沒有媒體認定制度,任何人只要基於「採訪報導」為目的,都應享有採訪權,而不是看該記者有沒有公司的「工作證」。她舉行政院為例,老早就開放給獨立記者採訪,甚至還會主動供稿,「任何一個部會沒有人會質疑妳在幹嘛」。

20160225-立法院開放公民記者採訪公聽會,朱淑娟。(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60225-立法院開放公民記者採訪公聽會,朱淑娟。(陳明仁攝)
獨立記者的朱淑娟認為,任何人只要基於「採訪報導」為目的,都應享有採訪權。(陳明仁攝)

紀錄片導演李惠仁更是砲火連連,他劈頭直喊「全面開放」,而非分主流或公民記者,他批評「誰有辦法認定誰是記者?」,他舉一個例子,曾經就有一個議員批評公民記者是用小相機與爛機器的記者,讓他覺得很火大,至於是哪個議員,他說現在已經落選了大家也不用問,引起全場大笑。

李惠仁:至少公民記者不會做「白手套」

李惠仁表示,曾有「某部會」的記者聯誼會反對公民記者採訪的原因,竟然是怕「他們會問不專業的問題」,他說,公民記者也許會報導你覺得奇怪的新聞,「但我從來沒看到公民記者去做白手套」,反諷某些主流記者甘於做美化特定人物的報導;但此言論卻被立法院記者聯誼會會長蕭照平駁斥,絕對尊重各位記者的採訪權,但「不要用白手套來挑撥記者間的矛盾」。

新興媒體:不該以技術問題限縮新聞自由

對於每日需發布60%以上的全國性新聞才有資格進入立院採訪,不少新興媒體都有意見,去年底才上線的報導者記者陳彥廷表示,若以這個標準來看,「公視或是原民台都應不符合資格」,他也提到,雖然立院採訪空間不足,但不該以技術問題限縮新聞自由,如此會有違新國會開放透明的基本精神。

獨立媒體眉角的記者黃驛淵說,現行新聞採訪證有兩種,分為固定證與臨時證,臨時採訪證應該開放所有採訪需求的記者,但不合理的地方是限議場以外,他批「進來採訪還要限制區域,是常態證比較高級嗎?」

黃驛淵指出,既然不分機構公民都有採訪權,採訪證也是應該是一樣道理,臨時證跟常態證應該是時間點的差異,「而且由媒體機構認定」,既然常態證已經備查了,就不用怕有心人士刻意搞破壞,不該太擔心身分問題 。

20160225-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主持《立法院開放公民記者採訪座談會》(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60225-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主持《立法院開放公民記者採訪座談會》(陳明仁攝)
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主持立法院開放公民記者採訪公聽會,聆聽大家的意見。(陳明仁攝)

「Google、臉書均可用來認定記者身分」

談到該如何認定公民記者,朱淑娟說,可以出示名片,讓立院櫃台阿姨google該記者的報導文章,若真的不放心,也可以用身分證抵押,但不能因而要求記者照冊列管,她向蔡其昌呼籲,立法院必須即日起開放換證採訪以及申請入院證,若蔡其昌做得到,「歷史上會留名 」。

負責直播公共議題的公民實況轉播主劉凱也同聲附和,他說不一定要用篇數來認定,也可以用網路粉絲專頁來評判。但他也提到,不管營利不營利,大家都是記者,為何要界定公民記者或「記者」?這就好像時代力量正在推動反歧視法中是否也要制定何謂記者一樣,他要求立院只要能掌握記者的身分就好,「立法院也不是沒警力」。

前新頭殼總編莊豐嘉則是主張解放整個審核制度,讓立法院「公園化」,不要有門禁,立法院如果能夠開放讓公民隨時接近,同時維持固定警力維護,這樣反而會有一種有機性的制衡,他也不怕有心人進入搞破壞,有這麼多媒體鏡頭在,「就算黑道派小弟來採訪也不敢動手」。

苗博雅:採訪證核發交由專業記者團體把關

代表社會民主黨出席的苗博雅則有不同看法,她指出空間大小是一個問題,「如果有一個大的新聞採訪,勢必也不希望能讓寫出好報導的記者只因為抽籤沒抽到而拒於門外」,她指出,英國法國仍有記者證,並由媒體專業的協會核發記者證,她建議核發工作可以交由記者團體來「審查」把關,若還是擔心議場秩序,可以列出負面表列,若發生如議場咆哮、人身攻擊,可以被剝奪採訪證。

顧立雄質疑:若採訪人數爆滿 是否「先到先贏」?

綜觀上述,多半記者還是將審核的工作丟回給立法院,民進黨新科立委顧立雄對此表示,他贊成完全開放,也不要分記者不記者,但具體的問題是,「倘若哪天真的有重大新聞讓會議室都爆滿了,該怎麼辦?」是否按照先來先坐,後到的抱歉?若空間限制造成議事人員必須做合宜比例的手段讓有人可能進不來,這點大家要有共識才能讓議事處好辦事。

20160225-立法院開放公民記者採訪公聽會,顧立雄。(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60225-立法院開放公民記者採訪公聽會,顧立雄。(陳明仁攝)
立院是否開放公民記者進入採訪,民進黨立委顧立雄表示,贊成完全開放,但會議室爆滿時該如何處理,大家應有共識。(陳明仁攝)

對此,蔡其昌也同意顧立雄的看法,如果人數滿是否就決定先來先到的原則?也希望大家能提出具體方案,現場媒體也是意見分歧,從完全不用管理到媒體高度自律的答案都有。不過,他也表示記者證的問題可以直接由蘇嘉全院長來決定,他們的共識就是一定會百分百比現在更開放,讓國會的新聞給更多人知道。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