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這是窮人該死的年代」 大觀自救會痛批:「包租代管」讓居民淪新政策白老鼠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9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板橋大觀事件自救會今(19)日至行政院大門前,痛批日前行政院退輔會所祭出的包租代管、租金補貼、社會住宅等安置方案,僅淪為解決迫遷問題的形式手段,無視大觀居民真正需求,甚至,官方所強調的包租代管政策更未正式上路,也並非迫遷問題下的真正配套措施,如此只會讓居民淪為中央政策的白老鼠。

板橋大觀事件自救會19日在政院外高喊,「包租代管不符需求」、「正視大觀居民處境」,要求官員出面承諾暫緩拆遷直到合理的安置方案出現,而行政院官員代表則在重重警力包圍下出面回應,僅屢次表示會替居民轉達心聲、依法律程序辦理,遭自救會痛斥,一度與警方發生推擠。居民們最後並在大門前的馬路上噴漆,留下「真誠協商」、「暫緩拆遷」、「合理方案」等字樣。

「包租代管」租金、地點、租期皆未被具體說明

大觀事件自救會代表鄭仲皓指出,行政院退輔會、板橋榮家自9月開始向大觀社區居民陸續召開3場座談會,即使官方強調此為表示善意的開始,然而卻只見政府完全無視大觀居民的需求,一味遞出自己設想好的政策方案。

大觀事件自救會代表鄭仲皓指出,「包租代管」其實是民進黨政府的新政策,在過去從未實行過,如今若套用在大觀社區上,並沒辦法有效解決居民的迫遷問題。(陳子萱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大觀事件自救會代表鄭仲皓指出,「包租代管」其實是民進黨政府的新政策,在過去從未實行過,如今若套用在大觀社區上,並沒辦法有效解決居民的迫遷問題。(陳子萱攝)
大觀事件自救會代表鄭仲皓指出,「包租代管」其實是民進黨政府的新政策,在過去從未實行過,如今若套用在大觀社區上,並沒辦法有效解決居民的迫遷問題。(陳子萱攝)

鄭仲皓表示,退輔會所提出的「包租代管」方案,其實是民進黨政府的新政策,在過去從未實行過,但如今若套用在大觀社區上,並沒辦法有效解決居民的迫遷問題,諸如租金、地點、租期等問題皆未被具體說明:租金是否能對應到居民的經濟條件狀況?地點是否未與居民原工作地相距過遠?3年一期的租期到約後,居民將何去何從,是否將面臨二度迫遷的狀況?

9成住戶出席 全數反對退輔會「包租代管」

日前,自救會針對18日由退輔會等機關舉行的「擴大社會資源轉介輔導措施座談會」舉行內部投票,針對「是否接受退輔會以包租代管及擴大社會資源(慈濟基金會、養德慈善會等)轉介輔導方案」進行表決,全體住戶約9成出席、並全數反對,因此自救會決議拒絕出席昨(18)日的說明會,以此針對不合理、不具體的安置方案表達抗議。

此外,自救會也強調,即使政府機關注入民間社福團體的資源,卻也僅是殘補式的救濟措施,挪用不適用於大觀社區的資源,依舊未真正解決居民的安置及補償問題,此舉甚至是將責任推卸給外部團體。鄭仲皓並痛斥,「居民未來因為政策錯誤導致被迫遷,請問政府,你承擔得起嗎?」

黃炳勳:安置方案沒有住戶住得進去,效力在哪?

大觀居民黃炳勳表示,在過去兩場的座談會,自救會原本期待退輔會及榮家終於可以和居民好好的協調溝通,但最後卻發現,自救會所提出的訴求不斷在會上遭到否決,或被官員表示「帶回做研議」等說詞敷衍搪塞,官方並無解決居民問題的誠意,退輔會只是一再地想以包租代管的形式進行安置。

大觀居民黃炳勳表示,官方並無解決居民問題的誠意,退輔會只是一再地想以包租代管的形式進行安置。(陳子萱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大觀居民黃炳勳表示,官方並無解決居民問題的誠意,退輔會只是一再地想以包租代管的形式進行安置。(陳子萱攝)
大觀居民黃炳勳表示,官方並無解決居民問題的誠意,退輔會只是一再地想以包租代管的形式進行安置。(陳子萱攝)

黃炳勳進一步指出,針對退輔會與榮家提出的包租代管的計畫,統籌包租代管政策的內政部、以及新北市政府都曾提及,包租代管並非針對大觀居民的安置方案,因此並沒有辦法符合每一戶的需求,黃炳勳質疑,「今天如果提出來的安置方案沒有一個住戶住得進去的話,那它的效力到底在哪裡?安置計畫是不是最後只能淪為退輔會或板橋榮家拿來說嘴,對外說『我們已有做到安置作業,只是住戶沒有接受、也沒有住進去』?」

黃炳勳強調,過去自救會參加會議都不斷表示,對於政府要有方案處置居民是沒有問題的,但重點是要有自救會居民的參與、需要讓居民有機會說明為何方案不可行的原因;然而,退輔會卻質疑居民態度不好、無溝通誠意,「但這的的確確是居民在後續處置時,會面臨最實質的居住問題,但卻被官方詮釋為『胡鬧』」。

湯家梅:這是窮人無法活下去的年代、也是窮人該死的年代

大觀居民湯家梅痛斥,一個國家向外宣布它的經濟發達、法律多麼健全,但人民卻無家可歸、流落街頭,是相當可恥的事,「我們大家每天過的是惶恐不安的日子,被退輔會逼得無法生存下去」,湯家梅指出,大觀社區的問題是退輔會行政上失職的結果,居民們面臨拆遷,沒有安置、沒有補償,甚至還被退輔會告到法院,「這是窮人無法活下去的年代、也是窮人該死的年代」,湯家梅說,這正是大觀目前的處境,「而且退輔會是個有錢的行政單位,他們可以有錢請律師,而大觀住戶是一群弱勢的國民,沒錢請律師,官司就是這樣輸掉的!」

大觀居民湯家梅痛批,「我們大家每天過的是惶恐不安的日子,被退輔會逼得無法生存下去」(陳子萱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大觀居民湯家梅痛批,「我們大家每天過的是惶恐不安的日子,被退輔會逼得無法生存下去」(陳子萱攝)
大觀居民湯家梅痛批,「我們大家每天過的是惶恐不安的日子,被退輔會逼得無法生存下去」(陳子萱攝)

大觀居民許萍表示,先生是老榮民、自己嫁來台灣時房子就已經蓋好了,並激動痛批,今日的大觀是歷史問題,「我們住的是狗窩、不是房子,現在狗窩要拆了,我們要流落街頭嗎?」

大觀居民許萍痛斥,「我們住的是狗窩、不是房子,現在狗窩要拆了,我們要流落街頭嗎?」(陳子萱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大觀居民許萍痛斥,「我們住的是狗窩、不是房子,現在狗窩要拆了,我們要流落街頭嗎?」(陳子萱攝)
大觀居民許萍痛斥,「我們住的是狗窩、不是房子,現在狗窩要拆了,我們要流落街頭嗎?」(陳子萱攝)

行政院代表:希望能進一步協調協商

而代表行政院的外交國防法務處副處長張洪鈞,則在重重警力的戒備防衛下出面,一度不願至記者會前,最終居民們包圍張洪鈞,高聲質問大觀的問題行政院是否知情。張洪鈞表示,「這2個月間退輔會不斷向居民進行交流溝通,若居民仍認為方案不妥,院裡則希望雙方能進一步協調協商,做最好的處理」。

政院代表張洪鈞出現於記者會,但不願站在居民與媒體面前,躲在大批警力周圍。(陳子萱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政院代表張洪鈞出現於記者會,但不願站在居民與媒體面前,躲在大批警力周圍。(陳子萱攝)
政院代表張洪鈞(右三)出現於記者會,但不願站在居民與媒體面前,躲在大批警力周圍。(陳子萱攝)

自救會代表並進一步追問,包租代管的安置計畫不符合居民處境、大觀居民作為中央政策的白老鼠,官員是否知道?張洪鈞回應表示,「會議(按:指座談會)昨天才召開,詳細的情況我還…(不清楚)」,自救會代表則反駁,關於包租代管的座談會自9月就已該開始舉辦,張洪鈞對此則重申,希望未來退輔會能透過協商縮小雙方的差距,並不斷強調,「我們會督促輔導會,行政院也會關切事件的發展,依照法律程序來辦理」,自救會痛斥不是依法行政,今天政府明明有裁量權,明明有暫緩拆遷的空間,為何要進逼居民,然而張洪鈞僅表示,居民的聲音政府都聽到了。居民湯家梅並對著張洪鈞高喊,「拆了我們住在哪裡?」然而張洪鈞無語以對。

代表行政院的外交國防法務處副處長張洪鈞,在自救會高聲質問時,與身後一同出現的官員耳語。(陳子萱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代表行政院的外交國防法務處副處長張洪鈞,在自救會高聲質問時,與身後一同出現的官員耳語。(陳子萱攝)
代表行政院的外交國防法務處副處長張洪鈞,在自救會高聲質問時,與身後一同出現的官員耳語。(陳子萱攝)

張洪鈞在警力戒備下護送回去,自救會為繼續追問一度與警方發生推擠。最終,自救會與居民並在行政院大門前的馬路上,以噴漆的方式,印上「真誠協商」、「暫緩拆遷」、「合理方案」等字樣。

為繼續追問官員,自救會與大批警力發生推擠。(陳子萱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為繼續追問官員,自救會與大批警力發生推擠。(陳子萱攝)
為繼續追問官員,自救會與大批警力發生推擠。(陳子萱攝)

居民於政院前大門口的柏油路上,用噴漆留下「真誠協商」、「暫緩拆遷」、「合理方案」等字樣。(陳子萱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居民於政院前大門口的柏油路上,用噴漆留下「真誠協商」、「暫緩拆遷」、「合理方案」等字樣。(陳子萱攝)
居民於政院前大門口的柏油路上,用噴漆留下「真誠協商」、「暫緩拆遷」、「合理方案」等字樣。(陳子萱攝)

自救會留下噴漆字樣,面相行政院高聲抗議。(陳子萱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自救會留下噴漆字樣,面相行政院高聲抗議。(陳子萱攝)
自救會留下噴漆字樣,面相行政院高聲抗議。(陳子萱攝)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