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進步力量與民進黨結盟已出現決裂」吳叡人:民進黨政權將出現「正當性危機」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2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民進黨執政後不斷受到社運團體批判,知名政治學者吳叡人19日從原住民傳統領域的議題,分析何以「算是進步改革派」的政權會陷入這個困境?他說,很多社會力量已在重新思考與民進黨的關係,兩者的結盟已出現決裂跡象,進步路線是民進黨政權的基礎,一旦過去的盟友陸續撤回對它的支持,政權就會出現「正當性危機」。

中研院台史所副研究員吳叡人19日受邀到「凱道小教室」以「『期待增加的革命』與民進黨政權的正當性危機」為題演講。凱道小教室每晚在台大醫院捷運站舉行,原住民運動者不滿政府公布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排除私有地,自從2月23日發起抗議,凱道據點在6月2日被拆,抗議已近5個月。

吳叡人:公民運動8年造勢、民進黨組織、蔡英文形象,促成現在的民進黨政權

吳叡人說,前總統陳水扁執政發生的問題,導致他下台後的民進黨跌進谷底,接任的馬英九不僅選票過半,國民黨在國會也取得超過4分之3席次,民進黨不僅在國會失去在野黨的制衡能力,社會對它的信任也幾乎瓦解;然而,獨霸的國民黨沒辦法為所欲為,因為開始有許多年輕的社運工作者出現,在2008年至2014年爆發太陽花學運的6年間,擋下諸如國光石化、中科三、四期開發案等一件又一件的爭議政策,公民運動取代民進黨,成為真正有效的制衡力量。

140320C003-太陽花學運,反服貿立院上午場-余志偉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140320C003-太陽花學運,反服貿立院上午場-余志偉攝
知名政治學者吳叡人表示,在2008年至2014年爆發太陽花學運的6年間,公民運動逐漸取代民進黨,成為真正有效的制衡力量。(資料照,余志偉攝)

在這期間,吳叡人說,內部本來就有保守、進步這2條路線的民進黨,仍維持地方政治勢力、派系、政治家族為主要組成的體質,沒什麼變化,最大的改變是找了形象不錯,與以選舉為主的政治圈較無關係的蔡英文當主席。是公民運動這8年造出來的勢、加上民進黨的組織以及蔡英文的形象,才有現在的民進黨政權。

吳叡人說,為了爭取公民社會支持,蔡英文許下許多進步的改革承諾,和公民社會簽契約,她選舉時的《十年政綱》就是這樣來的,等於是民進黨和公民社會形成「進步同盟」的關係,最終也成為公民運動的最主要政治代表;而從公民社會的角度來看,民進黨取得政權,代表它「有任務在政治場域實踐曾許諾的政治價值」。

「蔡英文做太多承諾,沒做到又解釋不清楚」 吳叡人:原住民族感覺被背叛

有人將蔡英文政權與馬英九政權相比,但吳叡人說,這並不公平。他認為,蔡政府在同性婚姻、年金、工時等議題,都是傾向改革的一方,是「有心想要改革的政權」,蔡政府推動的改革也是繼1992年國會全面改選後的真正改革。

吳叡人說,改革帶來既得利益者的反彈,蔡英文以「貫徹」改革的態度面對,他對此感到「欽佩」(admire),民進黨政權現在面對的問題,不在反對改革者,例如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等,而是曾是總統府座上賓,現在卻在街頭抗議的原住民運動者馬耀・比吼、巴奈・庫穗等人,「為何他們不滿?」

20170719-凱道小講堂,吳叡人擔任講者。(甘岱民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19-凱道小講堂,吳叡人擔任講者。(甘岱民攝)
知名政治學者吳叡人表示,法國大革命當初爆發原因,也符合台灣現在的情境。(甘岱民攝)

他指出,這是因為蔡英文做了太多的承諾,卻沒做到,為何沒做到,又解釋不清楚,令人不滿意,最後她身邊的人索性不解釋了,特別是關於傳統領域的問題,具有強烈原住民族認同與原運自主性的朋友,也因此「感覺被背叛」;另外,法國歷史學家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分析法國大革命爆發原因,提出「期待增加的革命」(Revolution of Rising Expectations),也符合台灣現在的情境。

吳叡人:已看到民進黨與原住民族決裂跡象

吳叡人說,托克維爾在《舊制度與大革命》書中提到,外界以為在路易十六統治底下,法國人日子快過不下去了,才爆發大革命,實際上則是當時大家感到經濟情況可能好轉,可能有改變的希望,才有革命的行動;現在台灣的情況也是,民進黨政權為改革帶來希望,如果沒有辦法實現承諾,人民會憤怒,一旦憤怒累積多了,人民將不再期待政府能實現改革,最終,最壞的狀況,將會與民進黨決裂。

講到此,吳叡人問馬躍,現在是否已經與蔡政府決裂,馬躍說:「還沒有」。吳說,一旦決裂,公民社會與民進黨的「進步同盟」瓦解,從盟友變敵人,當盟友一個一個撤回對民進黨的支持,乘進步浪潮起家的政權就會出現正當性危機;現在雖然還沒發生,但大家已經在重新思考與民進黨政權的關係,甚至有些可能已經決裂或者慢慢分道揚鑣,「我們已經看到這樣的跡象或徵兆」。

20170303-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馬躍・比吼(洪與成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303-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馬躍・比吼(洪與成攝)
馬躍・比吼日前在凱道上為「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進行抗議。對於現在是否已與蔡政府決裂?馬躍・比吼表示,「還沒有」。(資料照,洪與成攝)

以原住民轉型正義為例,吳叡人分析這個困境的3個原因,不過他說明,因為他不在政府內部,有些部分他不容易了解,而是從政治學家的角度提出觀察。

張景森重開發勝過環保、原民轉型正義 吳叡人:他能代表蔡英文心中價值?

首先,是基本價值的問題。吳叡人說,蔡英文、她的執政團隊和民進黨,是不是真的相信她所承諾過的進步價值,特別是對原住民的道歉,這是必須要問的問題;或者是,她們相信的深度、強度有多少?吳強調,他並非用誅心質疑蔡的道歉是偽善的,他認為蔡是誠懇的,也有最起碼程度的信念,否則不會在「無法因此多拿多少選票、違反利益考量下」,硬要道歉,但是,蔡「對這個問題的認識可能不夠」。

延伸閱讀:蔡英文道歉文 月底前譯成16種原住民族語言

吳叡人說,至於蔡英文的團隊是否也相信這些進步價值,「這我就比較不確定」,她的團隊有很大的問題,尤其是被媒體稱為「大政委」的張景森,張的存在「非常突出」,在傳統領域及亞泥案中,張對開發及發展的熱情,遠超過環保和原住民轉型正義,到底張代不代表蔡?「小英應該給我們一個清楚的回應」,當公民社會不知道、不確定蔡本身對這些價值的信念有多強,而她下面的人又表現出和她完全相反的信念和價值時,「到底你要我們如何理解妳這個政權」?

20170208-政務委員張景森8日出席農委會主委交接儀式,並負責監交。(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208-政務委員張景森8日出席農委會主委交接儀式,並負責監交。(顏麟宇攝)
知名政治學者吳叡人表示,政務委員張景森的存在「非常突出」。(資料照,顏麟宇攝)

他指出,如果開發和發展對蔡政權非常重要,不下於環保和原住民轉型正義,她乾脆明白講,她沒有那麼進步,她是一個「中間派政權」,但是她沒有,因此他必須質疑,這個政權的基本信念與價值,有沒有像她宣稱的那樣到位。

「原住民轉型正義『不是全有,就是全無』」 吳叡人:當公共政策加加減減是很大錯誤

其次,是領導者對改革議題的認識是否足夠。吳叡人認為,蔡政府恐怕完全低估、乃至於錯估原住民轉型正義的性質與難度,因此做出「難以實踐的諾言」,所謂難以實踐,不是他們沒有能力做到,而是「沒有要做到那個地步」的意願與覺悟,要是早點把事情弄清楚,他們可能不會同意,也可能不會做出那樣的承諾。

吳叡人說,轉型正義涉及的是基本價值,特別是原住民轉型正義,涉及原住民主權、原住民認同,而原住民認同的核心就是土地,「不是全有,就是全無」,不像其他的公共政策一樣可討價還價,蔡政府把與自己政黨、政權的核心價值、正當性基礎,以及族群正義相關的問題當成簡單的公共政策,加加減減,「是很大的錯誤」。

20170701-總統蔡英文參加中華文化總會活動。(盧逸峰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01-總統蔡英文參加中華文化總會活動。(盧逸峰攝)
知名政治學者吳叡人表示,總統蔡英文也許有很良善的用心,但對原住民轉型正義問題本質的認識可能不夠。(資料照,盧逸峰攝)

傳統領域的爭議,始自原民會去年8月提出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該辦法本有納入私有地,但11月在行政院審議時,張景森以在私有地行使諮商同意權違反《憲法》對財產權的保障為由,決定在相關立法完成前,私有地先排除於傳統領域。張景森事後也因此與原住民團體多次槓上。

吳叡人說,蔡英文也許有很良善的用心,想處理原住民轉型正義,但她對問題本質的認識可能不夠,如果有足夠的認識,「她不會讓『大政委』對此一直講話」。

吳叡人:蔡英文應對「承認原住民主權」做政治宣示

擔任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原轉會)土地小組召集人的東華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副教授蔡志偉(Awi Mona)曾主張學習加拿大作法,亦即國家透過與原住民簽訂條約,以政治宣示先確認原住民的傳統領域,而這個空間如何治理,則另外透過法律規範安排。吳叡人認同蔡志偉的看法。吳說,傳統領域幾乎就是原住民主權的象徵,要轉型正義,國家必須先承認原住民的主權,實務上要怎麼處理土地的問題,再來討論。

陳水扁在2002年代表政府與原住民簽署《原住民族與台灣政府新的夥伴關係再肯認協定》,其中的第1點,就是承認原住民的自然主權。吳叡人說,依世界通例,不論加拿大或紐西蘭,國家都必須先「象徵性」的承認原住民主權,再透過國家與原住民簽條約的方式,協商原住民加入這個國家的條件。陳水扁的作法,比較像是意向表達,還沒有正式的簽約,但有承認原住民主權,蔡英文則恐怕沒有公開這樣講過,民進黨內也沒有多少人對這個問題有足夠認識。

20170319-凱道談轉型正義:「 蔡英文!你不是局外人!」記者會.馬躍.比吼致詞.(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319-凱道談轉型正義:「 蔡英文!你不是局外人!」記者會.馬躍.比吼致詞.(陳明仁攝)
原住民團體日前在凱道談轉型正義,並召開「 蔡英文!你不是局外人!」記者會。圖中為馬躍・比吼致詞。(資料照,陳明仁攝)

延伸閱讀:蔡英文表態了!支持原住民的傳統領域是自然主權 「政府有責任理解這個歷史事實」

有現場媒體表示,蔡英文曾在原轉會第1次委員會議結論時,肯認傳統領域包含公、私有地的完整性。吳叡人回應,這只是在會議結束前提及,蔡應該要做政治宣示。

吳叡人:承認「原住民主權」形同多族群共同建國,一定會受中國干擾

吳叡人指出,要承認原住民主權,政治上難度極高,一方面因為台灣社會對這件事的認知層次是非常低的,需要長期的公民教育才能扭轉既定觀念,一方面這種形同台灣內部的多族群共同重新建國的作法,一定也會遭到中國干擾。

他認為,蔡政府沒有事先把這些困難都想過一遍,或者可以說,它比較實際,想在現有的政治架構下,去做轉型正義,不去碰觸很多基本前提的問題,而只做技術性處理。但是,「沒有認識到基本的前提,就一定會出現問題」,例如,當私有地的地主反彈時,突然之間它就要改變對傳統領域的定義,這很明顯也是選票考量,然而,轉型正義是大是大非的問題,不應考量選票。

吳叡人:蔡英文明顯對轉型正義的政治意志沒那麼強

最後,則是政治意志。吳叡人指出,所有改革都一定會遇到既得利益者的阻礙,沒有政治意志,無法達成,蔡英文推動年金改革和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時,政治意志非常強烈,但她是不是有用同樣的政治意志面對原住民或漢人的轉型正義?比起其他她想改革的事,她對轉型正義的政治意志沒有那麼強,這是蠻明顯的。

吳叡人也說,蔡英文的領導風格比較消極,她是審議民主的信仰者,喜歡將重大爭議交給社會審議。吳叡人認為,審議是重要的,但仍是實驗性的概念,美國有很多區域性、小規模議題審議成功的例子,但大規模、全國性議題要透過審議並不容易,如果要審議也可以,但談到一個階段仍形成僵局時,「領導者必須要出來領導」。

以婚姻平權為例,吳叡人指出,這個議題弄到最後,竟是由大法官會議解釋《民法》違憲以解圍,這也許是劇本內規劃的策略之一,但對此,他覺得還是「有點可惜」,台灣畢竟是傾向總統制的雙首長制國家,總統有很大的發言權,有時候總統在某些問題上做出關鍵發言,「能在相當程度上影響整個社會價值的形成」。

20170524-婚姻平權大平台活動,許多支持同志婚姻者出席。(盧逸峰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524-婚姻平權大平台活動,許多支持同志婚姻者出席。(盧逸峰攝)
大法官5月24日針對同性婚姻案作出748號解釋,宣告《民法》不允許同性結婚的規定違憲。(資料照,盧逸峰攝)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吳叡人:繞了一圈,還是要送給蔡英文

整體而言,吳叡人說,民進黨政權因價值與信念不堅定、對問題認識不深刻、政治意志不足,以及領導消極等問題,才會出現傳統領域和亞泥問題的爭議。

在2014年太陽花學運爆發前2周,自由廣場上舉辦紀念228的「共生音樂節」。吳叡人說,在重搖滾中,他當時大喊「革命無罪,造反有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是對馬英九喊的,他其實不太願意現在也對民進黨政府這樣講,這也不公平。

但是,吳叡人說,當他看到持續抗議傳統領域議題的原住民展現的韌性,他真的看到「星星之火」是存在的,而當他看到在凱道抗議的原住民聚落在大雨中被拆,現在只能侷促一隅,「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句話,「繞了一圈,最後我還是得要送給她(蔡英文)」,以進步路線起家、有心改革的政府,如果沒有處理好它與公民社會的關係,以為公民社會可以收編,「有一天,星星之火真的可以燎原」。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