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公民寫手】台灣農業貪婪的遊戲規則,產出香蕉消費的賭徒與困境

上下游新聞市集 標誌 上下游新聞市集 2017/10/16 台青蕉

去年12月,農委會預告今年5月,香蕉價格就會崩盤,因此要告知各蕉農朋友提早因應,盡量避開產出時間或改種其他作物。半年的預警,卻無法喚回台灣香蕉產業六年的榮景,在扭捏的過程後,今年10月香蕉又回到崩盤的老路,由民間推廣的吃蕉和喊出香蕉站回亞洲舞台的願景,也暫時宣告投降。

香蕉到底為何從王子變青蛙,只因為這遊戲規則鼓勵貪婪,讓最底層的農民成為被時代否定產物。

為何賭徒文化一直在台灣圍竄

 面對價格,一直是市場自由穩定的重要力量,然而糧食是否只能面對價格?糧食是否是符合市場交戰的投資品?面對這錯把食物當投資品的國家,就把農民、盤商、政客趕入一個投資戰場內。台灣社會能夠穩定,農業、物價、基本水電等都是要不可分的元素,然而水電、物價都有穩定且可能會賠的預防震盪制度,為何只有農業沒有?

蕉價在2008年,一斤6元的價格到谷底,2016年震盪到120元,不斷的高起低落絕對不是社會穩定的方向,同時是台灣農業的常態,高麗菜搶種、蒜頭搶種各種高起低落的農產品,把農民變成短利投資客的市場遊戲。

把補助變成得利,讓農業成為啃食老本的算計

面對香蕉的崩盤,許多鄉民一句話:「農人搶種啊」,道出了許多人的憤慨。雖然我們可以理解農民成為自然跟人為最大的賭客,但問到農民為何搶種,可能才是解決問題的開始。

雖然台灣香蕉在1970年代後逐漸走下坡,但台灣從2001年左右,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就農民賭博的新聞就不斷上演,原因不是開放市場,而是開放後台灣農業對於各項農產的因應。

「因應策略」,政府維持的一個角度,就是「補助」,這種獎勵制度遊戲進入起動,人的貪婪就被不斷引起,因為這補助原本做為是一種社會救助的角度,就變成社會計算「得利」的開始。

休耕補助、老農津貼、賤價收購、風災補助、農機補助等等各種制度定訂出來,雖然可以短期解決當下農民的損失跟農民的收入,但大家都知道,這是假的,每次喊出補助都容易把社會福利變成獲利。

農業的補助應該放在什麼地方?補助是在鼓勵農民貪婪,變成被收買的投資客?還是可以鼓勵農民成為積極投入生產和銷售的新農?到最後出現農民等待颱風以獲得農產的加值,是不是又是笑話一則?

香蕉產業的崩盤讓農人欲哭無淚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香蕉產業的崩盤讓農人欲哭無淚

六年的安逸讓台灣農業繼續停滯

近六年的台灣香蕉內銷市場,由於民間各界的投入、推廣加上天災的調節,內銷平安且穩定,甚至價格高到無法外銷,這樣一片看似平靜的內銷市場,早已經影響外銷穩定,政府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賣得那麼好的情況下,過於樂觀的思考農業狀態,反而也出現外銷空窗與因應策略。

反觀日本這幾年研究農產外銷,也有突破性的思維,甚至希望藉由沖繩地區成為亞洲的農產轉運,藉此提升自己農業外銷與市場的突破,台灣的位置比日本適合,卻沒有相關的對策。到今年,香蕉產業外銷降到0.2%,卻因為沒有足夠的因應策略,斷了一些外銷的管道,六年產銷機制建構沒前進,到底是誰的責任?

國家大對口的外銷策略荒謬

2016年,農委會和其他企業認股成立台農發公司,希望針對台灣幾個潛力水果像是香蕉、釋迦等等跟農產進行統一化窗口、標準化、品質化等等號稱最先進的行銷策略與技術,然而緩不濟急的行動,對於台灣農業不只助力小,還很荒謬。

香蕉外銷當中,台農發制度無輔導小農合作,統一種植方式出口,符合台灣小農生態,反而又跟台糖再新種蕉園,另開戰場與民爭利,讓多數農民都搖頭。單一出口香蕉的時代已經過了,當年因為中國經濟力量尚未成熟,打壓台灣國際行動條件尚未具足,但現今不同,台灣國際情勢已經無法以國家能量、同一窗口進行外銷行動。

筆者認為,應該是要創發一套小農也可以做外銷的制度和單點的突破,其中關稅、檢疫、旅外商務、點對點交通的銷售機製,讓台灣身為一個島國,讓海洋成為我們的道路,但這種思維,和想要仿照紐西蘭奇異果正常國家的外銷思維,根本就是對不上的故事。

面對農業政策,自己無法創建符合體質的行動,拼命學不同的標竿,台灣農業策略,讓大家到處都是問號。

這個賣香蕉的遊戲,讓農民變成賭徒、盤商變成投機客、政客變成施捨者,台灣的香蕉未來在哪呢?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這個賣香蕉的遊戲,讓農民變成賭徒、盤商變成投機客、政客變成施捨者,台灣的香蕉未來在哪呢?

成政府施捨的德政賤傷農而知

蕉價跌谷底,台灣人民共同吃香蕉的努力和決心改變了,民間雖然有免費香蕉的推廣讓蕉價看輕,但普遍民間支持台灣香蕉的心態卻是大大的改變。但從2008年至今,香蕉價格從穩定到崩盤,沒有改變的就是政府崩跌後處理的態度和手法。

看似德政,政府啟動收購機製,讓香蕉一公斤以6塊收購,但種蕉成本一公斤是16元,收購看似可憐農民,「我不跟你收購,你本來連1元都沒有」,但實際上對農民來說,卻是收一公斤賠近2公斤,還要花人工採收,把過剩的香蕉加入市場堵塞。

如此不處理整體只處理形象,這樣的政府角色,九年前大家可以容忍,但在民主進步的體制下,公僕身分還是辦演上人,不只把台灣人民當傻子,還會被笑掉大牙,甚至政府還補助盤商收購,這種奇怪的做法也難怪大家搖頭。

有趣的例子就是高雄市政府,在10月14日,告訴媒體市府有多麼挺蕉農買了多少香蕉,然後又說陳菊市長買了3噸香蕉慰勞高雄在澎湖當兵的官兵朋友,解思鄉之情。看有多麼難過,曾經當過兵的你應該可以同理,連續吃了兩個月香蕉辛苦的國軍弟兄,又繼續被香蕉慰勞,我想他們不痛恨香蕉吃不完,都很困難。

內憂外患下一手好牌沒得玩

台灣香蕉因為氣候土壤的影響加上本土品種特色,不只成為台灣農業輸出的驕傲,也是外匯存底的佼佼者,然而面對對面的外交上打壓,也面對國內的虛耗,要站起來撐起一片天,恐怕民間還有一段自求多福的時間,因為根本的狀況沒有改變,這個賣香蕉的遊戲,讓農民變成賭徒、盤商變成投機客、政客變成施捨者,台灣的香蕉未來在哪呢?

誰在操作這貪婪的遊戲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誰在操作這貪婪的遊戲

The post 【公民寫手】台灣農業貪婪的遊戲規則,產出香蕉消費的賭徒與困境 appeared first on 上下游News&Market.

更多來自上下游新聞的文章

上下游新聞市集
上下游新聞市集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