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公民寫手】活在黑色笑話之中—專訪福島輻射監測團體代表(下)

上下游新聞市集 標誌 上下游新聞市集 2017/10/28 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團隊

本文由香港核能輻射研究會提供

*本文圖片除特別標示來源者外,皆由小澤先生提供。

*「福島第一核電廠周邊監視計劃(f1-monitoring-project)」 活動情況。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福島第一核電廠周邊監視計劃(f1-monitoring-project)」 活動情況。

*「福島第一核電廠周邊監視計劃(f1-monitoring-project)」 活動情況。

福島核災以來,關於輻射污染的說法莫衷一是,為解除大家的疑惑,「香港核能輻射研究會」訪問專攻於此的民間團體、「福島第一核電廠周邊監視計劃(f1-monitoring-project)」共同代表小澤洋一(下圖),和讀者分享他的看法。

圖2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圖2

三、除了福島縣之外,它周圍的鄰縣也受到關心,台灣公視曾報導,「周邊縣市如栃木,距離核電廠距離很遠,加上五年來一直實施相關對策,日本國內對栃木縣的安全性疑慮,早已消失。不止栃木縣,群馬當地,似乎也不再焦慮輻射風險。」那麼,是不是跟福島核電廠有距離的鄰縣,在安全上就沒有疑慮呢?

圖3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圖3

答:我先附上ICRP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的內部被曝模型(内部被ばくモデル)給大家看(上圖)。紅線是2分鐘的(內部被曝)測定,檢出下限是250貝克/全身,藍線是10分鐘的測定,檢出下限是150貝克/全身。其實民間如果用10分鐘去測的話,就會發現有內部被曝問題的人了。所以(用2分鐘測的政府)目前所做的是,讓數值出不來的檢查方式。

圖4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圖4

關於輻射二次擴散的問題,除了食品,還有焚化爐的集塵袋(バグフィルター)。如上圖所示,(因為集塵袋能擋的是粉塵、擋不住人工核種)會從煙囪擴散。

圖5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圖5

核輻射汙染不只是栃木縣或群馬縣的問題。如資料所示,(距離更遠的)山梨縣(上圖)和鄰近的靜岡縣(下圖)的菇類(キノコ)都驗出放射性銫。山梨縣驗出半衰期短的銫134,可證明來自福島。這樣的傾向,在北海道與秋田縣也都能發現。我們應該考慮的是,福島核災周圍300公里都是應該注意的區域。儘管各位並不清楚,但風險是大的。

圖6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圖6

四、包括台灣公共電視在內,若干港台媒體,介紹了福島與其鄰縣的農夫,對於消除輻射的努力,像是「進行土壤表面的輻射偵測,建立農園輻射地圖。用高壓水柱沖洗每棵果樹的表面,把輻射物質用水沖走。」並說農民的努力,在科學偵測上獲得成果。只是消費者感到不安才會賣不出去。對於日本輻射食物,只是消費者信心的問題嗎?

答:關於除去放射能的做法,容我說明我在2011年~2012年實作方式。我剝去樹皮,用高壓沖水洗淨,並在土壤內放入沸石(編註:降低作物遭受放射性銫污染時常用),儘管如此,2011年11月,我家柚子的果實,仍然驗出1300貝克/公斤的放射能。

2012年1月,因為放射能還增加到1900貝克/公斤,我把樹皮底下較淺的柚子樹幹一部份給切除了,然後用「蘿蔔泥機」切碎成粉末。這樣切碎後的枝幹部,驗出15500貝克/公斤,推測是從地下汲取上來的。2012年4月,我檢測柚葉、竹葉、杜鵑花葉、紫玉蘭葉,每一種都驗出1000貝克/公斤左右的放射能。

因此,我相信放射能會從土裡被(植物)吸收上來。去年的落葉(落在柏油路上沒有沾到泥沙的)裡,也驗出18000貝克/公斤的放射能,我因此感到高壓沖水洗淨等除去放射能手法,有所侷限。不管是我家庭園或東日本的農產,我是一概不吃的。

原本我就掛心農夫被曝的事情。樹木與果實都會有放射能。消費者感到不安而不買,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大體上,現行食品標準100貝克/公斤,就是讓人想說「給我適可而止吧」的標準。媒體應該要確實地做好實地採訪的工作。

五、同上,部份台灣媒體也特別介紹了用鉀肥來消除銫的種植方法,還有日本學者像是石井秀樹、五十嵐泰正的推薦,不知您是否聽過,是否有效?有沒有任何疑慮呢?即便用鉀肥消除了銫(據研究,只能減少而不能完全消除),但還有鍶的污染,在日本政府對台灣的福島核災宣傳裡,我們未曾聽過,您有任何關於鍶污染的訊息可以告訴我們嗎?

圖7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圖7

答:見上圖,這是從距離福島核電60公里遠的伊達市的田地裡,做成的土壤污染光譜分析。一目瞭然,在700Channel附近的是紅線是放射性鉀40。和壓倒性地多的銫134、銫137相比,鉀40少到幾乎像是不存在。

鉀與銫,對生物來說無法辨別。因此,多投入鉀,能夠抑制銫的吸收。可是,鉀多了,植物過度攝取它之後,損害(吃牧草的)牛的健康。如果是做酪農業的人,應該能夠理解才是。這是一般的解釋方式。單看土壤(鉀)的光譜分析,銫壓倒性地多,而鉀是難以抗衡的。所以,銫當然也會被植物吸收到。

圖8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圖8

報導說(如上圖),對土壤施放過多的鉀,吃牧草的牛狀況會變差(編注:報導說甚至大量死亡)。我認為,人吃了這種牛,狀況也會變差。這件事,伊達市議會做過質詢。

圖9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圖9

*β核種檢測結果(來源:磐城市放射能市民測定室 家長),來源的T,是指氚。

六、關於輻射標準,日本學者五十嵐泰正(Igarashi, Yasumasa)說,日本政府表示,100毫西弗(mSv/年)以下的輻射對身體的影響並無確認。他所協助的農家,設定了20貝克/公斤標準,比日本政府100貝克/公斤標準更低許多。這表示100毫西弗以下或20貝克/公斤,都是可以安心的標準嗎?

答:要做放射能精密測定的機器,若要測到0.1貝克/公斤以下,要2000萬日圓的鍺半導體檢測器才行。另一方面,簡易型的Nal檢測器,以30分鐘測量,下限值為25貝克/公斤。

我們手上的機器,要價500萬日圓,精密測定只能做到3貝克/公斤。先前有說明過,掃瞄用的簡易測定器就像這樣。我們與其拿來測已經長成的農作物,不如在之前就先拿來測土壤。

比方說,在白米的狀況,輻射會從土壤裡跑到作物的比例是0.3%,預計1000貝克/公斤的土壤,會有3貝克/公斤跑到白米。測土壤要10分鐘,但白米要一天以上。

基於預防原則,檢測時間、枉費的勞動時間,與被曝的考量,應該選擇土壤檢測。先前說明過,攝取到1貝克/公斤(放射性銫)都會出問題,因此簡易型的Nal檢測器測不到。我的意見是,應該吃經過鍺半導體檢測器檢測後,結果為不檢出的食品。

七、對於日本以外的讀者,是否介紹一下”南相馬・20毫西弗基準撤回訴訟“的訴求,有沒有什麼特別想說的話。

答:謝謝。請參考這兩個網址。

http://minamisouma.blogspot.jp/

http://www.f1-monitoring-project.jp/

圖10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圖10

上圖是今年4月被解除避難限制的浪江町與富岡町的土壤污染地圖。即便做過除去放射能的工作,也還是如此,(法律上)土壤輻射污染超過40000貝克/平方公尺的話,未成年人禁止進入,成年人(核作業員)也不可以一天在裡面待超過10小時(參見下圖),而這卻是日本政府目前對待居民的做法。

圖11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圖11

*沿車道做的福島土壤輻污地圖(2014年7月調查),法律規定,4萬貝克/平方公尺(Bq/m2)以上為放射線管理區域,禁止停留10小時以上與居住(來源:「地球之友」)。

小澤先生的結語

總之,日本政府跟福島縣,還有市町村等地方單位,強迫國民接受超過核電作業員標準的輻射被曝劑量。厚生勞動省對於超過5毫西弗的被曝,會列為職災;因為處理福島核電廠善後工程,而累積被曝19.6毫西弗的案例,適用於職災。可是,在福島,每年被曝20毫西弗也不是問題。包括御用學者的發言在內,可以說一切幾乎都是謊言了。

圖12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圖12

這是到9月20日之前,被藍色(可擋輻射)鉛板包圍的警察檢查所(上圖),以及南相馬市「放射能 越了解越不覺得可怕」「增加知識就可以看見放射線」活動的相片(下圖)。兩相對照之下,我感覺像是黑色笑話一般。

圖13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圖13

上篇:活在黑色笑話之中——專訪福島輻射監測團體代表(上)

The post 【公民寫手】活在黑色笑話之中—專訪福島輻射監測團體代表(下) appeared first on 上下游News&Market.

更多來自上下游新聞的文章

上下游新聞市集
上下游新聞市集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