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白宮義見】專訪美國交通部長趙小蘭:美國以國內基礎建設為優先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2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川普上任美國總統後,美國交通部迎來了首位華裔部長趙小蘭。近日,記者專訪趙小蘭部長和她的父親、福茂集團董事長趙錫成博士,趙小蘭介紹了履職半年來的歷程。她表示,自己上任後,交通部為川普政府的兩項主要舉措--基礎設施建設和空中交通管制現代化奠定了基礎。她同時強調,美國當前以自己國內基礎設施建設需求為主。

記者:首先我想瞭解一下,不管您多麼繁忙,20日仍將再一次出席一場晚宴,以鼓勵年輕的亞裔人士能夠在社會中有所成就。趙部長您顯然是美國亞裔最好的榜樣,為什麼您如此熱情投身於這項事業當中呢?

趙小蘭:你真是太客氣了。我們作為移民來到這裏,面對著許多的困難,同時亞裔美國人作為一個群體擁有最多移民。事實上,62%的亞裔美國人是在境外出生的。因此,我們實際上是新移民。一開始對美國的語言、文化和傳統都不甚瞭解。我覺得家父的著作在很多人試圖融入美國生活遇到困難時,為他們帶來了鼓勵和希望。我很喜歡這本書的標題《逆風無畏》。在我父母的一生當中其實遇到了很多的風浪,然而他們從不放棄,永遠鼎力助人,也從未數典忘祖。眾所周知,現在他們功成名就。我的母親已然離世,然而當我思及父母的影響力,他們對社會的貢獻,他們為了提振亞裔美國人形象的努力,我就十分感激能夠有這樣的機會與家父在一起。

川普新政府運輸部長趙小蘭(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川普新政府運輸部長趙小蘭(AP)
川普新政府運輸部長趙小蘭(AP)

記者:趙博士,您怎麼看您女兒在提升美國亞裔地位所做出的貢獻呢?

趙錫成:這是分兩方面的。一方面是我自己,家庭當然都是非常高興的。本身而論,她是一個很好的女兒。她不是光會當部長,她也是好女兒。當部長我想以後機會很多,但像她這樣好的部長,她在當她的部長,而且還要當這麼好的女兒。像她這樣的恐怕不太多,所以我想感謝你們對她的鼓勵和支持,她才有今天,所以我也非常高興。第二方面,我以中國人的立場講,這也是我們中國移民,所有移民經過困難以後,能夠克服自己的困難,能夠借著這個機會,能夠一步一步借著這個機會,而且加入這個機會,參與這個機會,貢獻這個機會,這是一個我感覺到我們就是一個驕傲。因為以往我們到這裏以來,就是跟人家的英語啊,我們是借助著人家。今天不同了,我們不是借助著人家,我們也是恭喜我們,因為我們中國還有著5000多年的歷史,中國的禮教,中國的血統,這個許多古語道德的想法,家庭的觀念,這些都是可以跟美國人分享,在這一方面都可以發生很好的效用。在中國的社會,四海為家,世界大同,出來過這個世界,明天會更好, 這是非常高興的。

美國交通部長趙小蘭的父親趙錫成是福茂集團董事長,有「華人船王」之稱。(Bigman39@wikipediaCCBYSA3.0)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美國交通部長趙小蘭的父親趙錫成是福茂集團董事長,有「華人船王」之稱。(Bigman39@wikipediaCCBYSA3.0)
美國交通部長趙小蘭的父親趙錫成是福茂集團董事長,有「華人船王」之稱。(Bigman39@wikipediaCCBYSA3.0)

記者:部長,我們另外知道不管你多忙,你都會每天打電話給您父親。

趙小蘭:我盡力而為。

記者:你每天都會和父親講些什麼呢?

趙小蘭:我其實就是和我父親問好,可以是很短的。比如說晚上和我父親講5分鐘,問問對方怎麼樣。我認為這是亞洲價值觀很好的一部分,我們重視家庭觀,而且我們有很強的傳統和教育,這都是非常美好的價值觀。我相信華裔美國人和中國人可以與世界各地的其他人分享這些價值觀的好處。

記者:趙博士,我知道您女兒基本是每一天都會打電話給您,那您接到她的電話是怎樣的一個心情?

趙錫成:當然是非常高興,現在比較習慣了。她沒有來的時候就指望她打電話,遲早它總會來。聽到她的聲音,我感覺到閱歷非常不同了。她今天的責任很重很大,責任很重,可是你看,她一切都是非常冷靜。為什麼呢,就是她剛才所講的,她是有備而來,而且都已經準備好了。所以她不是為今天,她是為明天老早就準備得很好,所以儘管她是很忙,可是她非常從容。所以這是給人家很大很大的鼓勵。我們換一句話說,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這樣子一個potential(潛力),就是怎麼樣能夠突破這個潛力,這個小蘭做了一個很好的榜樣,所以我這個覺得非常高興。

記者: 趙部長,我們知道您現在擔任美國交通部長大約6個月了。您不僅經常見總統川普,還會常常到美國各地去。作為交通部長,您可以把您這第一個半年和我們分享一下麼?

A:美國交通部部長趙小蘭:我父親也會同總統川普一起旅行。他坐過空軍一號,和川普講話,並為他提供建議。所以,我認為前六個月進展順利,我們部門為川普的兩個主要舉措奠定了基礎。一個是基礎設施建設,另一個是空中交通管制現代化。川普的基礎設施計畫是十年一兆美元,其中有2000億美元來自聯邦政府資金。這一兆美元資金將來自出售政府資產所產生的一定的收入,其餘的將是私人的投資。那麼政府的資金就是原始資本,以激勵美國州和地方政府更多的私營部門參與。美國基礎設施系統是非常不同的,它更加分散化,所以它不是自上而下,但是顯然需要新的基礎設施是非常明顯的。在美國,我們有16個不同的機構在共同合作共同努力,我會在今年晚些時候發表更多的細節。

記者:您剛剛提到美國基礎設施的公私合作,如果經過美國政府適當的審查,是否會歡迎國際投資呢?

趙小蘭:這個要看情況,聯邦政府不能決定,要看各州的情況。美國的基建權力是非常分散的,並且依賴於和州政府的合作,所以聯邦政府無權設定重點專案,主要看州內的決策,而州政府會以一種競爭機制來處理聯邦資金。專案可行性越強,私營企業的資金就越豐厚,聯邦政府的匹配資金就越多。我們知道公私合營並不是在每個州都被允許。在某些州,私人資本是不允許注入到公共基礎設施建設當中的。所以我們希望私營資本不會被這些州的項目排除在外,而是有機會參與到建設投資當中。 

美國準總統川普將以增加基礎ˋ建設投資,以及減稅方案來刺激經濟復甦(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美國準總統川普將以增加基礎ˋ建設投資,以及減稅方案來刺激經濟復甦(美聯社)
美國準總統川普將以增加基礎ˋ建設投資,以及減稅方案來刺激經濟復甦(美聯社)

記者: 我們來談一下您剛剛提到的美國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我們也看到全球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最近川普總統表達了他對加入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興趣,所以您認為美國可以在這全球性基礎設施的需求上提供些什麼?

趙小蘭:首先,美國應該首要面對美國國內的基礎設施建設,因為我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完善基礎設施建設了,而且加強基礎設施系統的建設是經濟的關鍵,提高生產率和更高的生活品質。所以應該會有更多州層級的項目,對於希望參與投資的,他們需要先從州層級的專案開始,然後向聯邦層級的專案轉移。再強調一次,我們對我們認為有意義的項目進行優先排序,最重要的是這些項目可以為美國人提供更多的工作,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記者:那麼,這些項目可以幫助其他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嗎?美國有能力主導嗎?

趙小蘭:我們有很多美國公司能夠引領公私合作,當然他們也有一大筆資金,也可以進行海外投資,不過我想我作為交通部長,現在的重心還是在國內的基礎設施建設上。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