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中國大陸政治犯 面臨嚴重健康威脅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7/12 中央社

(中央社台北12日電)被監禁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已經患上了晚期肝癌,有人指責他沒有獲得適當的治療。一些人權倡導者說,中國大陸監獄常常不讓異議者獲得醫療救助,以此來恐嚇和懲罰他們。

紐約時報中文版11日報導,人權專家和前囚犯表示,一些監獄會拒絕囚犯對體檢和醫藥的要求。還有一些監獄會讓病中的囚犯繼續遭受肢體虐待和營養不良。

在某些情況下,慢性和重大疾病得不到治療,或者再三推遲治療。

自2012年底習近平成為中共領導人以來,執政的共產黨對批評者採取強硬路線,監禁了大量活動人士、律師和記者。服過刑的異見者表示,他們在監獄裡會繼續遭到騷擾。「犯人還是被看成敵人」,2008至2011年期間遭到監禁的異議人士胡佳說,「首先他們得把人當人看」。

胡佳說,他腹部感到疼痛,被醫生多次誤診為岔氣。獲釋後,醫生發現他實際上患有急性胰腺炎,這是一種可能會危及生命的疾病。

另外,維權人士曹順利在北京領導一個人權活動之後遭到羈押,她請求保外就醫治療結核病、肝病等疾病,遭到拒絕之後於2014年去世。

2015年,著名的西藏宗教領袖勒仁波切(TenzinDelek Rinpoche)過世。當時他因涉嫌「煽動分裂主義」遭到監禁,去世前他曾要求保外治療心臟病,沒有得到任何回覆。

關押著逾160萬名囚犯的中國大陸監獄向來惡名昭彰,裡面充斥著嚴刑拷打、強制勞動和營養不良的情況。有異議人士說,在監禁期間身患疾病的政治異見者要面臨其他的健康威脅。

專家表示,在有些監獄,醫務人員對治療囚犯持一種矛盾的心態;也有人缺乏訓練和設備,沒有能力治療重大疾病。2011年對上海一座監獄進行的調查顯示,有28%的醫生表示,病人的犯罪性質會對他們的診斷和治療產生影響。

來自華南地區的人權律師唐荊陵去年以顛覆國家罪被判5年徒刑,今年6月他病倒了,心臟感到刺痛,但他所在的位於廣東南部的監獄不願給他治療,這些消息來自唐荊陵的親人。

中國政府偶爾也會顯示出妥協的跡象,比如在2015年,它曾批准高瑜保外就醫,這名記者當時正因洩漏共產黨文件的指控在監獄服刑。高瑜患有高血壓和心血管疾病。

不過,那些被允許保外就醫的人往往也會受到嚴格的監視,很少能根據自己的意願選擇醫生。

監獄中的拷打和其他虐待行為使許多囚犯的健康問題惡化。因為餐飲質量很差,營養不良的情況在一些監獄十分常見。人權倡導人士稱,睡眠剝奪也經常當作一種策略,用來對付異見者。

來自華南地區的民主活動人士楊茂東正在服6年徒刑。據他的親戚透露,他去年在廣東的一座監獄被獄警剝奪睡眠的權利,還遭到他們的騷擾。楊茂東的體重掉了1/3,行動困難。

楊茂東告訴親人,他被送到了一家醫院,但依然受到折磨。他和其他4名病人被關在一個沒有窗戶的小房間裡,獄醫拒絕給他們做身體檢查。

監獄的醫療狀況很差,但審前的看守所醫療條件更糟糕,那裡通常缺乏專門的醫療設施。2014年,曹順利在被捕大約5個月後死於看守所,此後中國大陸政府受到了廣泛的指責。

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2015年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看守所「最多只提供基本的醫療照護」,文中援引了幾名曾被羈押的人士接受採訪時所說的話。報告稱,官員禁止重病囚犯在看守所之外尋求治療,這與國際標準是相悖的。

現居美國的張青表示,她擔心其他囚犯也會遭遇劉曉波的命運。「劉曉波先生在監獄中罹患肝癌,這對整個在監獄中服刑的政治犯和他們的家人都是很大的震撼、擔憂和傷痛」。她說,「政治犯無法掌控自己的生活」。1060712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