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中國檢方指控「罪行」一籮筐,李明哲承認做了這件事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1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中國湖南省岳陽市人民檢察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中國湖北省公民彭宇華、台灣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彭、李兩人11日出庭。檢方指出,彭與李討論後,在2012年成立以顛覆國家政權為目標的「梅花公司」。彭宇華承認,並說,他們計劃未來籌組政黨、形成政治力量,以北歐社會為藍本,推動中國建立「多黨的民選政治制度」。彭說,他向李明哲徵詢過意見,李也負責教育培訓;但他在2013年初與李因意見分歧而鬧翻,李2013年5月退出,兩人沒再聯繫。李明哲則否認彭宇華事先有就起草梅花公司及對他的任務分工與他商量。李說,他只有就彭提出的梅花公司計劃書提出修改意見,他也沒有對彭提供資金或任何其他物資協助。

李明哲在3月19日從澳門入境中國後失蹤。檢方指出,李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當天被廣東省廣州市國家安全局監視居住,而彭宇華則是3月27日遭國家安全局拘留,國家安全部在5月2日指定將李案與彭案併案偵查,彭在5月3日被逮補、李則是在5月11日被捕;本案由湖南省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偵查終結,經湖南省人民檢察院指定管轄,7月2日以兩人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移送岳陽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7月4日該院依法訊問報告,審查案件材料。

檢方:彭宇華與李明哲交換意見後成立「梅花公司」

檢方指控,彭宇華長期受境內外意見人員和反華勢力滲透,逐漸形成推翻國家現行制度的思想。檢方提出彭宇華透過微博建立QQ群組,與李明哲交換意見後成立「梅花公司」,彭在武漢召開討論會議的「犯罪事實」,並指掌握7項證據,包括:1、手機、電腦、旗幟等物證及照片;2、梅花公司運作計畫書、戶籍資料、出入境資料;3、證人證言、4、彭、李供述與辯解;5、司法鑒定意見書;6、遠程勘驗筆錄及辨認筆錄、7、武漢會議錄下聊天紀錄等視頻資料、電子數據。

在回答檢方詢問時,彭宇華指出,他在2012年開始在微博建立兩岸牽手QQ群組,是「受到微博開啟的網路思潮的影響」,因此增加對社會的關注,他的初衷是要成立「關注社會問題的網友交流平台」。

彭宇華:曾徵詢李明哲意見 兩人於2013年初鬧翻

彭宇華說,微博的兩岸牽手QQ群組及之後的圍觀中國系列,都是他創建,武漢會議也是他主持。檢方問到李明哲的角色?彭說,他向李徵詢過NGO的境外註冊以及議題選擇等問題,包括空氣、水污染問題、食安、生態、以及環保等等,李曾寫文章給他,文中對梅花公司的運作計劃書提出意見,李認為,以後應繼續維持圍觀中國、接受海外資金。彭說,他沒有採納這2點意見。

對於武漢會議的內容,彭宇華說,會議有討論到對人員分工的想法,他擔任執行經理,負責統籌,李明哲擔任執行副經理,負責教育培訓,也有人負責翻牆技術。

彭宇華:武漢會議未通過梅花公司計劃書

而律師問彭宇華,武漢會議是否有通過梅花公司計劃書、宣布公司成立、對人員做正式分工、發工資或有報銷經費,彭宇華都說沒有。

律師也問到彭宇華與李明哲關係生變的事。彭說,他在2013年起,與李明哲對線上圍觀以及發布那些文章的意見分歧,春節後兩人的矛盾衝突擴大,李也在2013年5月退出,此後他與李明哲沒有再聯絡過。

檢方問彭宇華現在對自己的行為有什麼認識?彭說,他的所作所為,違反中國的相關法律,他的犯罪行為給社會造成負面影響和不良後果,也給家人帶來深深的傷害,他非常後悔,「我當時太幼稚、太無知」。

檢方:李明哲擔任執行副經理 負責教育培訓

檢方指控,李明哲是圍觀中國的核心骨幹,他對梅花公司的成立,提供建議,擔任執行副經理,負責教育培訓,武漢會議後成立區域分群,李是圍觀華南QQ群管理員,也負責成立華東圍觀QQ群,他在QQ群、微信及其他社交平台散佈誹謗中國政府的資料供下載,曾參與廣東、福建、廣西壯族自治區等地圍觀華南的聚會,在網路討論中也曾說「從不排斥暴力革命」,「暴動是遲早的」。

在檢方宣讀起訴書後,李明哲說,他的供述都是真實、自願的。李說,他透過微博認識彭宇華,彭拉他到圍觀中國QQ群。

李明哲:職務任命未發佈 未從事海外聯絡工作

回答律師詢問時,李明哲否認彭宇華有就起草梅花公司計劃書的事在事前與他商量,他有就計劃書提出修改意見,但彭在計劃書裡提到他的工作是負責海外聯絡與教育培訓,彭事前沒有先與他商量,彭並沒有發佈他的職務任命,他也沒有從事相關的海外聯絡工作,他沒有去參加武漢會議,因為梅花公司是要以商業模式運作,「我覺得有點誇張,我也不十分瞭解商業運作的方式」。

李明哲說,彭宇華希望他建立港澳台的QQ群,他告訴彭宇華,港澳台民眾使用QQ群的人很少,成立港澳台QQ群沒有什麼意義,所以他沒有很強的參加意願。

李明哲:與群友聚會討論如何攻擊中國共產黨

李明哲說,他成為華南圍觀QQ群的管理員,是被彭指派的,他在QQ群上分享心得報告,其他有30多人也是,這也是彭安排的。李指出,他沒有對彭提供資金或者其他物資,「我沒有現金給他」,只有圍觀華南群要運作時,從普通QQ成為QQ會員時需要充值,「充值的錢是我在線上充的」,此外,他沒有提供彭資金或物資,也沒有其他人向他提供資金或物資,他與群友聚會討論的是如何攻擊謾罵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和中國現行的制度,沒有討論如何實施梅花公司。

律師問李明哲是否揭發其他人的犯罪事實?對此,李明哲說,他從廣州到長沙,大概講了彭宇華與其他人的犯罪過程和犯罪事實。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