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主張「部分慰安婦自願賣淫、跟日軍是戰友關係」《帝國的慰安婦》作者二審改判有罪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7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南韓世宗大學日文系教授、同時也是探討韓國慰安婦議題的《帝國的慰安婦》作者朴裕河,因在書中主張「日軍跟慰安婦是『戰友關係』」、「部分慰安婦自願賣淫、還與日本兵墜入愛河」,在南韓社會引發極大爭議。朴裕河前年11月遭到檢方以毀損名譽罪起訴,今年1月一審無罪確定,但二審27日遭改判有罪、罰金1千萬韓元(約合新台幣26.7萬元)。

現年60歲的朴裕河高中畢業後留學日本,擁有慶應大學學士、早稻田大學碩博士的傑出學歷,回國後則在世宗大學日文系任教。朴裕河致力介紹日本的近現代文學與思想,翻譯了不少夏目漱石、大江健三郎、柄谷行人等大家的著作。她在2013年出版的著作《帝國的慰安婦》,在日本出版界雖屢屢得獎、大受好評,但在南韓國內卻是飽受爭議,甚至被罵「親日走狗」、「賣國賊」,並且數度挨告。朴裕河去年1月在首爾東部地方法院民事敗訴,被判賠9名慰安婦原告9千萬韓圜(約合新台幣250萬元)。

朴裕河因為著作《帝國的慰安婦》惹來官司。 © 由 風傳媒 提供 朴裕河因為著作《帝國的慰安婦》惹來官司。
朴裕河因為著作《帝國的慰安婦》惹來官司。

朴裕河的著作雖被日本學者盛讚為「超越帝國主義框架,發掘出人類精神」,但是她在南韓的官司並未因為民事敗訴而落幕。南韓檢方2015年11月18日正式起訴朴裕河,罪名是著作內容虛偽不實、涉及名譽毀損,向法院求刑3年。2015年11月26日,包括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自民黨前總裁河野洋平、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著名社會學家上野千鶴子等54人聯名抗議,認為韓國政府以公權力壓制言論與學術自由。

《帝國的慰安婦》日文版書封。 © 由 風傳媒 提供 《帝國的慰安婦》日文版書封。
《帝國的慰安婦》日文版書封。

2017年1月25日一審判決出爐,首爾東部地方法院認為《帝國的慰安婦》書中所述,都是表現自由與價值判斷問題,應該交由輿論與專家相互辯論,不應由法院施加刑事處罰,而且很難依據書中陳述,就認定傷害了特定慰安婦的名譽,因此宣判朴裕河無罪。但是案件上訴二審後,首爾高等法院10月27日宣判,不但廢棄一審的無罪判決,而且還宣告朴裕河必須繳納1千萬韓元的罰金。法院宣判時強調朴裕河「扭曲事實」,書中陳述可能讓讀者以為受害者自願成為軍妓、造成受害者「重大心理壓力」。此外,法源說量刑時已考量是否對學術自由造成影響。

DB668156-4FD3-4195-A781-2F5529702293.JPG © 由 風傳媒 提供 DB668156-4FD3-4195-A781-2F5529702293.JPG
首爾日本駐韓大使館外的慰安婦少女像。(李忠謙攝)

首爾日本駐韓大使館外的慰安婦少女像,她的身後是已成佝僂老婦的倒影。(李忠謙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首爾日本駐韓大使館外的慰安婦少女像,她的身後是已成佝僂老婦的倒影。(李忠謙攝)
首爾日本駐韓大使館外的慰安婦少女像,她的身後是已成佝僂老婦的倒影。(李忠謙攝)

朴裕河除了在《帝國的慰安婦》中說明戰時慰安婦的各種情況與遭遇,還強調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威逼利誘女性進入「慰安所」的就是日本政府。她認為韓國當時的投機通敵者和日本的私人招聘者才是始作俑者,而來自韓國和台灣等日本殖民地的婦女,會受到日本帝國公民的待遇。其中也有部分慰安婦認為「自己的服務就是愛國行為」,部分日本士兵則對慰安婦關懷備至,甚至將不願賣淫女性遣送回國。這些書中內容,都成為南韓檢方跟支持慰安婦者眼中的「罪證」。

朴裕河認為與日本勾結的韓國通敵者,才是真正強逼婦女為娼的罪人。(維基百科) © 由 風傳媒 提供 朴裕河認為與日本勾結的韓國通敵者,才是真正強逼婦女為娼的罪人。(維基百科)
朴裕河認為與日本勾結的韓國通敵者,才是真正強逼婦女為娼的罪人。(維基百科)

《帝國的慰安婦》今年也在台推出中文版,朴裕河在台灣版序中表示:「長期以來,慰安婦問題始終只被認知為『戰爭犯罪』。但本書最主要的著眼點,則是以『帝國之罪』重新看待慰安婦問題,將其視為近代社會的貧困女性問題,進行整體的考察」、「希望台灣的讀者也能如實掌握到本書的意旨,並理解我的努力嘗試:傾聽慰安婦女性『不一樣的聲音』,還原她們長期被深埋的歷史面貌」、「東亞各國至今仍受困在帝國與冷戰的陰影之下。唯有我們大家都意識到這樣的困境,或許才能發揮和平友愛的精神來尋求東亞的和解」。

《帝國的慰安婦》中文版書封。 © 由 風傳媒 提供 《帝國的慰安婦》中文版書封。
《帝國的慰安婦》中文版書封。

至於書中的爭議內容、甚至被指控「犯罪」的部分,朴裕河則說:「《帝國的慰安婦》剛出版時,在韓國也受到相當的肯定。然而,慰安婦問題的工作者卻持警戒態度看待。起訴後,由於媒體的誤導,將莫須有的內容認為是本書所寫,加深了韓國國民的誤解,甚至還有在日朝鮮人研究者惡意解讀、扭曲本書原來的意旨。儘管判決無罪(按:此處指一審判決),本書迄今仍難免輿論的非議。」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