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他也是米開朗基羅!藝術之都羅馬驚喜不斷 3座教堂免費欣賞卡拉瓦喬巨作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9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義大利首都羅馬曾是教皇國的所在地,現今梵蒂岡也位於羅馬市區內,而天主教會一直藉由藝術作品,來展現上帝的神蹟,除了舉世聞名的大畫家米開朗基羅,還有1位與他同名不同姓的藝術家的作品,分別由羅馬市內的3座教堂收藏,這位與米開朗基羅同名的畫家就是卡拉瓦喬。

今年9月21號,教宗方濟各收到1份非常特殊的禮物:1幅義大利畫家卡拉瓦喬(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在16世紀末期的畫作,然而,令人好奇的是,這幅畫並不是原作,只是1幅高科技的複製品。真正的畫作,早已在1969年時,在西西里首府巴勒莫市(Palermo)被人盜走後失去蹤影。贈畫的人是義大利掃除黑手黨委員會的主席彬迪(Rosy Bindi),她希望籍由送給天主教會最高領導人這幅複製品畫,來彰顯黑手黨對義大利藝術資產的傷害,贈畫一舉,可以說是含意深遠。另外,這也意味著義大利政府想藉著宗教力量,讓大眾正視這個問題。而選擇畫家卡拉瓦喬的作品,則是因為他就是義大利藝術界的驕傲。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教宗方濟各收到卡拉瓦喬畫作(取自AgenSIR)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教宗方濟各收到卡拉瓦喬畫作(取自AgenSIR)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教宗方濟各收到卡拉瓦喬畫作(取自AgenSIR)

長期以來,天主教會一直藉由藝術作品,來呈現上帝所顯現的神蹟。最廣為世人所知的,就是大畫家米開朗基羅在西斯汀教堂裡的畫作,那不僅是絶美的藝術作品,更是向世人傳播福音的工具,這也彰顯天主教會一直堅信的理念:藝術是讓世人與上帝相遇的重要途徑。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米開朗基羅在西斯汀教堂的畫作(取自wikipedia)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米開朗基羅在西斯汀教堂的畫作(取自wikipedia)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米開朗基羅在西斯汀教堂的畫作(取自wikipedia)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藝術作品無所不在(曾廣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藝術作品無所不在(曾廣儀攝)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藝術作品無所不在(曾廣儀攝)

而羅馬,這曾是教皇國的所在地(公元700左右到1870年),教堂比比皆是。同時,天主教為了宣揚「美的藝術與宗教結合在一起」的理念,在當時為藝術家們提供很多工作機會,就這樣,藝術家們紛紛湧進羅馬。所以今天在羅馬,藝術品不是只有陳設在博物館裡的,它可以説是無所不在。

就因為這樣,如果有機會來到這得天獨厚的藝術之都,絕對可以體會到「隨時隨地欣賞到美麗藝術的心境」,那遺忘已久的赤子之心,也會油然而生。每一件令人激賞的作品,會不禁讓人想要了解「為什麼」。然後會慢慢發現,原來任何1件小小的作品,後面都有無數的「為什麼」。來到羅馬,就像走進一座秘密花園,驚喜是不斷的。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的羅馬住處和他的畫像(曾廣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的羅馬住處和他的畫像(曾廣儀攝)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的羅馬住處和他的畫像(曾廣儀攝)

卡拉瓦喬是聞名於世的義大利代表性畫家,研究他的人不可勝數,介紹他的書也無以計數。然而,如果來造訪羅馬,在這栗子成熟的秋日,絕對要親身體會漫步市中心1條人煙稀少的狹小街道,倏然1幅卡拉瓦喬的畫像進入眼簾的驚喜,它,將帶您進入1個秘密花園:卡拉瓦喬的羅馬足跡。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Della Lupa小館,據說是卡拉瓦喬常去的餐館(曾廣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Della Lupa小館,據說是卡拉瓦喬常去的餐館(曾廣儀攝)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Della Lupa小館,據說是卡拉瓦喬常去的餐館(曾廣儀攝)

卡拉瓦喬的全名是米開朗基羅.梅里西.卡拉瓦喬(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是1位跨越文藝復興和巴洛克時期的著名義大利畫家,他姓梅里西,名米開朗基羅。而「卡拉瓦喬」,既不是他的姓也不是他的名,就因為他「來自」(Da)義大利北部倫巴第大區卡拉瓦喬市,就被叫成卡拉瓦喬。卡拉瓦喬39歲就過世,在他短短的人生中,可以稱得上是多彩多姿。他周遊列國,羅馬、拿坡里、米蘭、威尼斯、西西里,馬爾他等地全都去過。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Madama 大厦,曾是德蒙特del Monte樞機主教的家,現今是義大利參議院(曾廣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Madama 大厦,曾是德蒙特del Monte樞機主教的家,現今是義大利參議院(曾廣儀攝)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Madama 大厦,曾是德蒙特del Monte樞機主教的家,現今是義大利參議院(曾廣儀攝)

在羅馬居住的這段時間,他經歷人生重要轉捩點。最早的資料上記載,他在公元1597年,26歲時已經在羅馬,而且一待幾乎有十年之久。就像每位遊子,剛開始,只是透過朋友介紹,暫時藏身在1位藝術家的工作室裡,為他做畫當槍手。之後也曾住在名叫德蒙特(del Monte)的樞機主教家裡,一直到自己有能力,獨立成立自己工作室為止。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Divino Amore 小巷(曾廣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Divino Amore 小巷(曾廣儀攝)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Divino Amore 小巷(曾廣儀攝)

卡拉瓦喬是一位「寫實畫家」,也是一位「光影畫家」。他在畫布上揮毫,把油畫創作光影表現得淋淋盡致,他絶妙的畫光令世人讚嘆;在羅馬租房那段時間,為了能把光影呈現到他所期待的「淋淋盡致」,並且為了大畫布的面積,還把樓層打空。

他是一位過著輕狂歲月的藝術家,因與人起衝突而被告,又為了不願入獄而逃逸。在同時,因為無法付房租而被房東沒收所有財產。幸而,有機會與控告人和解,得以回到羅馬的住家,然而,他的機運卻是一波三折,回家發現自己的所有畫作,全部在逃亡期間,被房東沒收了,他氣得用石頭去砸對面房東的家。這被後人津津樂道的住所,就座落於現今羅馬市中心地址:Vicolo del Divino Amore巷內。

他常常喝酒鬧事,曾為妓女打傷人,曾侮辱警察而入獄,由此可看出他是1位性格狂放不羈,暴躁,常與人發生矛盾衝突的藝術家,最後,甚至因為殺人而必須逃離羅馬。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三所羅馬有卡拉瓦喬畫的教堂(曾廣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三所羅馬有卡拉瓦喬畫的教堂(曾廣儀攝)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3座教堂有卡拉瓦喬畫的教堂(曾廣儀攝)

在羅馬,可以在9個不同地方欣賞到他的畫,其中6幅分別在6所博物館和畫廊裡,但是也有6幅在3座天主教教堂裡。對熱愛他作品的朋友可是個大福音:不花錢買門票,就可以到教堂免費欣賞卡拉瓦喬的畫。這3座教堂分別是:法國人的聖路易吉教堂(S. Luigi dei Francesi)、聖阿古斯丁諾(San’Agostino)和人民聖母聖殿(Santa Maria del Popolo)。3座教堂距離都不遠,又在市中心,非常容易到達。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法國人的聖路易吉教堂(曾廣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法國人的聖路易吉教堂(曾廣儀攝)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法國人的聖路易吉教堂(曾廣儀攝)

第1座教堂就離他的舊居不遠,在市中心的納沃那廣場(Piazza Navona)和萬神殿(Pantheon)間,有1座法國人在羅馬的國家教堂,叫「法國人的聖路易吉教堂」,其中堂內的肯塔瑞(Contarelli)小堂裡有3幅他的大作,畫的是聖人馬竇 (S. Matteo)的生活片段。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肯塔瑞小堂裡兩位畫家的畫作(曾廣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肯塔瑞小堂裡兩位畫家的畫作(曾廣儀攝)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肯塔瑞小堂裡2位畫家的畫作(曾廣儀攝)

參觀這小堂,可以先看到2個不同畫風,但卻是同時期畫家的畫:卡拉瓦喬和朱塞佩.切薩里(Giuseppe Cesari)的畫,切薩里又被稱為「達爾賓諾騎士」(Cavalier d’Arpino),這位騎士還是當時卡拉瓦喬的老闆呢!無論從光線,明暗度或神情姿態,他們作畫方式都大有不同,卡拉瓦喬畫的是生命,而另外1位屬學院派,感覺上像1位好學生,完成了1個好作業似的。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的聖馬竇的蒙召(曾廣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的聖馬竇的蒙召(曾廣儀攝)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的《聖馬竇的蒙召》曾廣儀攝)

面對小堂左方,掛著的是卡拉瓦喬畫的《聖馬竇的蒙召》(la vocazione di S. Matteo),除了他著名的光影技巧,他把凡俗和宗教混合在一起,甚至把時間也混合了:畫是文藝復興時期的暗室場景,右邊的耶穌和聖伯多祿(S. Pietro)穿著的是他們那時代公元初古老的服裝,而左邊的人物卻都穿著當時文藝復興時期公元1500年的「現代服」,玩的也是當時的「金錢遊戲」(賭博);畫家還在右上方的窗戶用了隱喻:「十字架符號」。「蒙召」指的是1位在當時被看成罪人的稅吏「馬竇」,被召喚成為耶穌使徒的故事,在這幅畫裡,卡拉瓦喬用了一種真實的意境傳達神蹟,把罪人的生命帶入聖人的世界,他的畫帶來的是視覺和心靈的震撼。

小堂正中間的畫叫《聖馬竇的靈感》(L’ispirazione di S. Matteo),畫的是聖馬竇正在寫福音,而天使在給他靈感。這幅畫特別的是馬竇和天使的姿勢,是這麼自然寫實,2位像在對話一般。據說聖馬竇的姿勢是來自一個古羅馬時期模仿希臘神話所雕的雕像。天使的姿勢靈感是來自古希臘瓶上的一個叫「勝利」(Nike)的女神,知名運動品牌耐吉(Nike)名字也源自這位女神。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羅馬的人民聖母聖殿(曾廣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羅馬的人民聖母聖殿(曾廣儀攝)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羅馬的人民聖母聖殿(曾廣儀攝)

右邊畫作是《聖馬竇殉難》(Martirio di S. Matteo),這幅畫非常戲劇化,人物肢體表達明顯,有種動感,畫中左後方有卡拉瓦喬的自畫像,而右邊的那位因驚嚇而打算逃跑的兒童,據傳說是取自公元150年1座棺木上的雕刻。

畫家除了用過去的雕塑做模特兒,市井街民也是他的作畫工具,他總是用真人直接描繪,不打草圖,所以他的畫在神聖中又帶有生活化、戲劇性、生動逼真,就像他的人一樣,充滿著矛盾:他為天主教會畫下神聖的藝術作品,自己的性格卻是如此剛烈如火,情緒多變。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的羅雷托的聖母畫的特寫部分(曾廣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的羅雷托的聖母畫的特寫部分(曾廣儀攝)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羅雷托的聖母》的特寫部分(曾廣儀攝)

離聖路易吉教堂走路3分鐘路程,是聖阿古斯丁諾(San’Agostino)教堂,也有1幅他在1604年畫的《羅雷托的聖母》(Madonna di Loreto),這幅畫他花了2年的時間,是在他作畫生涯中一個很重要的點,那時正是宗教改革時期,受到馬丁路德新教的壓力,天主教正在做所有的調整。

這幅畫只有4個人物:聖母抱聖嬰和2位衣衫襤褸的朝聖者,但它卻是幅巨作;卡拉瓦喬的聖母模特兒是1位他的好友娼妓,她所穿的衣服不像一般聖母畫像那種高貴,這畫中的聖母穿的是一般民眾的服裝,頭上也沒有特殊光環,只有一個細細的小光圈,如果沒有標題,還真看不出是位聖母。至於朝聖者,他畫得是這麼傳神,卡拉瓦喬連那髒兮兮,腫脹的腳都描畫出來了。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的聖保羅的皈依(曾廣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的聖保羅的皈依(曾廣儀攝)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的《聖保羅的皈依》(曾廣儀攝)

最後1座在羅馬人民廣場上的人民聖母聖殿(Santa Maria del Popolo)裡,可以參觀到2幅卡拉瓦喬的畫:《伯多祿被釘十字架》(Crocefissione di S. Pietro)和《聖保羅的皈依》(Illuminazione di S. Paolo);這2幅代表人物,卡拉瓦喬並不因他們是聖人而把他們英雄化或神聖化,他改寫聖經繪畫敘事的傳統,卡拉瓦喬用的模特兒都是市井小民,甚至酒鬼,賭徒,這種以俗人為模特兒的畫法,也把信徒對宗教神聖,不可親的距離拉近了。

《聖保羅的皈依》(Illuminazione di S. Paolo),故事是在說明一位之前破壞基督徒的保羅,他在去捕捉基督徒的路上,被天上大光照耀,從馬上跌下,因而短佔失明,同時聽到了耶穌的話語,後來皈依成為了耶穌的忠實門徒。教宗方濟各曾說,藝術不但可以創造美麗的見證,也是傳播福音的工具。看到這幅畫的歐洲人幾乎不用看標題都可知它敘說的故事。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的伯多祿被釘十字架(曾廣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的伯多祿被釘十字架(曾廣儀攝)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卡拉瓦喬的伯多祿被釘十字架(曾廣儀攝)

聖伯多祿也是被釘十字架而死的,但是被反釘,因為他曾背叛過耶穌3次,自認為不配跟耶穌一樣死去。這2幅畫把他的畫風表現地一覽無遺;那獨特自我的畫風:因為之前畫家的畫都以人物為主,而卡拉瓦喬在聖保羅皈依畫上,卻以馬為核心主角。他的畫有肉體,慾望的肖像畫和神聖的宗教畫,那是絕對的真實和靈性的混合。從這兒我們可以看到即使是偉大的藝術家,除了本身的才能和高敏銳度,也要有廣泛的知識和文化。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您將是位得天獨厚的幸運兒(曾廣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您將是位得天獨厚的幸運兒(曾廣儀攝)
義大利羅馬卡拉瓦喬足跡:您將是位得天獨厚的幸運兒(曾廣儀攝)

羅馬是個得天獨厚的城市,住這城市的人是得天獨厚的幸運人,來羅馬參觀免費的卡拉瓦喬足跡後,您將也是得天獨厚的幸運人!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