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企業高幹年收逾2億元、窮媽媽先殺幼女再自殺 律師揭日本窮人「活不下去」真實地獄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9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一起去死,真是一種解脫嗎?雖然日本全球GDP第3高、看似先進,卻有很多日本人感受不到這樣的富裕,2015年11月跟74歲老父親開車載著失智母親衝進河裡嘗試全家一起死的47歲女子,即是一例:

「母親10年前罹患重度失智症,我已經照顧到累了,現在我們生活困苦、沒有儲蓄也沒有年金,離職的父親說想死,我們就帶著母親一起開車衝到河裡自殺……」

在日本,每6人就有1人處於貧窮狀態,單親家庭更是每2戶就有1戶生活貧困,然而社會並沒有接住他們,反而讓他們無法看見未來,甚至走上絕路。

而14日於台大公衛學院舉辦的「2017台日韓貧窮與債務國際研討會」上,服務於東京律師公會的宇都宮健兒律師、以及代理鹿兒島大學伊藤周平教授報告的司法書士小野慶,就來到台灣演講,以真實數據捎來日本繁榮光鮮下潛藏的絕望哭喊。

失業等於收入全無 自殺事件頻傳、日本1000萬人面臨共同悲歌

全家一起去死、殺了他再殺了我,這類新聞已成日本社會版常客──2014年9月,千葉縣銚子市一名單親媽媽因為繳不出房租被逐出縣營住宅,窮途末路下先殺了女兒再自殺,卻失敗了,被以殺人罪嫌逮捕;2015年6月,一名靠年金維生的71歲老爺爺在東海道新幹線上淋油自焚;2015年11月,埼玉縣熊谷市,一家3口開車衝入利根川自殺,只有女兒活下來……

「貧富差距,會造成日本悲劇。」宇都宮律師表示,目前日本貧困問題越來越嚴重,若將「貧窮」定義為可支配收入不到全國平均一半、即122萬日元(約台幣40萬元)2015年數據顯示,日本相對貧窮率為15.6%、每6人就有一人處於貧窮狀態,單親家庭更是高達50.8%,每2戶就有1戶貧窮。

日本雖有《生活保護法》提供金錢救助,但需要的人多、領到的人少。小野慶指出,以日本貧窮率來看,1億2000萬人口中應有超過1000萬人領取生活保護金,實際領到的卻只有216萬、5分之1,其中又以65歲以上高齡者為主。

失業者更無法期待國家伸出援手。宇都宮指出,據2017年6月統計,日本失業人口高達129萬,其中卻只有2成可以領到失業保險給付。

「在德國、法國,失業的人幾乎都可以申請生活保護,就算失業也不會完全沒收入,但在日本失業,等於收入變成零。」這是日本社福制度的大漏洞,或許也是2015年熊谷市一家三口自殺的遠因,74歲高齡父親在失業、領不到給付的絕望下,只能選擇帶著妻子跟女兒一起死──他們已經看不見未來在哪裡。

20171014-2017台日韓貧窮與債務國際研討會,宇都宮健兒律師發言。(盧逸峰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14-2017台日韓貧窮與債務國際研討會,宇都宮健兒律師發言。(盧逸峰攝)
律師宇都宮健兒(右)說,「在日本失業,等於收入變成零。」(盧逸峰攝)

資產超過1億元富裕家庭激增40萬戶 有錢人要繳的稅卻變少了

為何日本窮人得不到幫助?宇都宮認為,第一大原因在於資源都被握在有錢人手裡,國家也不斷以「財政困難」為由削減社福資源、提高消費稅。

目前日本全國2成資產集中在2%家庭裡,2016年企業高層幹部平均年收超過2億日元,理論上所得稅應該是年收入越高就要繳越多,但日本政策上是對富人越來越寬容。

1980年代,日本有錢人繳所得稅最高可以繳到75%,如今卻只剩45%,而根據野村綜合研究所調查顯示,2015年日本金融資產超過1億日元的富裕家庭,與2011年相比增加了40萬戶。企業的儲蓄跟資產越來越雄厚,老百姓的民生用品則是越來越貴,消費稅在1989年是3%,2014年漲為8%、甚至研議2019年要提升到10%。

「財政困難,應該不是降低社會保障,而是給富人加稅吧?」宇都宮似乎相當不能諒解安倍政府不斷高呼「財政困難」、削減醫療與生活津貼、還不斷增加國防預算的舉動。

日本不是沒有錢,只是錢都放在有錢人口袋裡了、窮人根本分不到,宇都宮認為解決貧窮問題最實際的第一步,仍是思考是否有更好的機制來課稅,否則貧窮問題只會持續擴大。

日本人申請生活保護金被視為「丟臉」行為 甚至會被公務員勸退

日本窮人得不到幫助的第二原因,是即便有社福制度,能申請到的也不多。小野慶表示,從制度上來看有兩個問題,第一是日本《民法》有「撫養義務」規定,政府仍會傾向讓家人來照顧,哪怕他們早已沒有一起生活。

第二,生活保護必須由當事人提出申請才能領到,卻有很多單位接受申請時說只是「諮詢」而已,並沒有真的把申請書送出去、或勸當事人不要辦,甚至讓已經申請到生活保護金的人自己提交「保護辭退書」、停止領錢,這些都是地方公務員公然違法的作為。

從社會氛圍來看,宇都宮指出,雖然日本憲法第25條「保障生存權」為國民權利,但很多人認為求助國家、使用社福資源是件「丟臉」的事,甚至會被社會批判、攻擊。

小野慶舉例,曾有位藝人的母親申請撫養保護金,卻遭受輿論抨擊,而兵庫縣小野市自2013年4月也實施相關條例,若發現領取津貼者把錢花在賭博休閒,市民有義務向政府檢舉,根本是鼓勵監視、密告。

20171014-2017台日韓貧窮與債務國際研討會,小野慶司法書士發言。(盧逸峰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14-2017台日韓貧窮與債務國際研討會,小野慶司法書士發言。(盧逸峰攝)
2017台日韓貧窮與債務國際研討會,司法書士小野慶舉例,曾有位藝人的母親申請撫養保護金,卻遭受輿論抨擊。(盧逸峰攝)

「希望這些權利可以被正確地行使,這會是日本社會之後一個很重要的課題。」宇都宮強調,申請保護金是國民應有的權利,日本人卻不敢領、甚至被禁止與監控,這會讓求助的人得不到出口,最終被逼死。

如何改善貧窮,宇都宮有一些建議。一是改善勞動條件,讓派遣勞工待遇提升,讓人們找回「只要好好工作就能有正常人的生活」的希望,第二則是改善社會救濟制度,包括年金、零學費、零醫療費等,讓國民在失業時也能保障最基本的正常生活。

誰都有可能一夕之間跌入困境,但看似光鮮亮麗的日本,社福制度其實早已千瘡百孔,也值得台灣警惕。該如何讓需要的人能確實得到幫助,而不是透過死亡來解脫,這一題,始終很難。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