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余杰專欄:中國有資格爲拉斯維加斯槍擊案幸災樂禍嗎?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9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天安門屠殺之後,《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成為中國民族主義乃至種族主義思潮的重要推手之一。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國的青年一代都以《河殤》等改革派知識分子的作品爲精神食量,普遍親美、親西方、親民主自由價值;六四後成長起來的青年一代,則從小就被《環球時報》等法西斯小報洗腦灌輸,普遍反美、反西方、不相信民主自由價值,不由自主地成為跟義和團、紅衛兵一脈相承的「腦殘」、「五毛」和「小粉紅」。

在美國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發生後,中國官媒和民間一片狂歡,跟「九一一」恐怖襲擊發生之時如出一轍。《環球時報》當然不會閑著,立即發表社論說:「美國社會對恐怖主義的驚懼和對槍擊案整體麻木的反差是難以思議的。畢竟失去的都是人命,但槍擊案就能夠得到更多寬容,被社會『適應』,這說到底是政治和輿論引導的結果。……在槍擊案問題上,美國給世界做了不好的示範:不正視問題,不採取堅決的措施。美國等於是給殺戮分出了『三六九等』,把公眾注意力引導到了外部世界的問題上,而對美國內部社會治理的問題輕描淡寫。」《環球時報》最仇恨的就是美國等西方國家批評中國的人權問題,如今終於可以揚眉吐氣地嘲諷死於亂槍之下的美國人缺乏基本的「生存權」了。

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被攻擊的音樂會現場一片狼藉。(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被攻擊的音樂會現場一片狼藉。(美聯社)
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被攻擊的音樂會現場一片狼藉。(美聯社)

《環球時報》的這篇社論還指出:「實際上,美國和西方的治理體系有一些不適應新時代的缺陷,它們面臨體制改革的嚴峻任務,但是下不了決心。因此當面對槍擊案這種頑疾時,只能陷入震驚、容忍,再震驚、再容忍的惡性循環。……人們希望能夠看到美國儘早鼓起嚴格控槍的勇氣。」仿佛美國在二戰之後開創的世界秩序已經過時,現在是中國主導世界的「新時代」了。

《環球時報》的評論員當然無法理解美國憲法中對「持槍權是人權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的確認;也不知道美國在獨立戰爭中之所以能夠戰勝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英國軍隊,完全是靠自帶武器來參軍的民兵的那段歷史。美國固然因為未能嚴格管控槍支而屢屢出現惡性槍擊案,但包括中國在內的那些嚴格管控槍支的國家,難道就能通過禁槍而避免類似的惡性犯罪事件發生嗎?

中國媒體上永遠是一幅中國形勢大好、西方亂成一團的圖畫。在中國嚴密控制的社交媒體上,有不少人狂熱轉發習近平前幾天在國際刑警組織大會上發表的「中國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的講話,並以此感到自豪。然而,在中國這個神奇的國家,每逢「敏感時期」連菜刀都要從超市下架,真的就很安全嗎?

在中國的微信圈當中,有好幾則民眾的心聲迅速被刪除——網民秀才江湖說‏:「美國發生槍擊案,有人因此自鳴得意『還是中國安全』。這不是安全不安全的問題,這是報導不報導的問題!美國發生天災人禍,中國的媒體熱火朝天的天天報導;中國發生天災人禍,中國的媒體隻言片語而已,甚至一開始就沉默不語。這樣一來,給人的感覺就是中國很安全、美國很危險。」網民Micheal說‏:「每年10余萬人死於車禍,每年28萬人死於自殺,七大水系70%以上污染,6千多萬留守兒童,被拐丟失無以統計。每年新發腫瘤病例為312萬,每天8550人,全國每分鐘有6人被診斷為癌症,每年死亡270萬人。媒體沒有一個字的報導,美國死了58個人,你國所有媒體像打了春藥一樣聲嘶力竭地浪叫。」

拉斯維加斯槍擊案,50死逾400傷。(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拉斯維加斯槍擊案,50死逾400傷。(美聯社)
拉斯維加斯槍擊案,50死逾400傷。(美聯社)

僅就惡性犯罪事件的死亡人數而言,中國近年來發生的比此次美國拉斯維加斯槍擊案更恐怖、更慘烈的案件數不勝數。有中國網民揭露說:「楊新海沒槍,殺死67人,強姦23人。靳如超沒槍,炸死108人,傷38人。不比拉斯維加斯槍手遜色。所以,禁槍阻止不了暴徒殺人,相反,它剝奪了民眾的自衛權,增加了反抗暴政的難度。如果民間有槍,強拆民宅的,砸小販攤位的,上門查水錶的,渾身是槍眼。我也保證不罵匪幫了,直接幹死它們。」這段話所呈現的才是當下中國的主流民意,這段話中提及的兩起惡性事件更是折射出中國的社會矛盾比美國嚴峻千百倍。

楊新海案,主犯作案時間持續4年之久,流竄皖豫魯冀4省,先後作案25起,殺死67人,傷10人,強姦23人,警方長期一籌莫展。楊新海最終落入法網並被判處死刑,但其所作所為確實讓人「心驚肉跳」:他通常選擇一些偏僻村莊的貧窮人家作為加害物件,在財物上所獲甚少,但幾乎全是滅門血案。他為什麼要殺這麼多人呢?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李玫瑾說,楊新海較長時間地脫離正常人的情感反應,對人的生命已經麻木了。記者問楊新海,第一次出獄之後,「沒想過走正道嗎?」楊回答說:「想過,可是誰領我走正道呢?」很多提審過楊新海的員警都認為,楊非常仇視社會,在多次被提審時,他反復表達同樣一個觀點:「為什麼別人有的,我沒有!」然而,記者不敢繼續深入挖掘楊新海何以「反社會」。

在槍支嚴格管控的中國,楊新海當然不可能像美國槍手斯蒂芬·帕多克那樣「合法擁有」數十支槍械,也不可能在短短十多分鐘內發射數百發子彈、殺害幾十個無辜民眾。但是,楊新海僅僅使用最原始的刀斧,一個接一個、一次接一次地殺人,其屠殺的人數累積起來超過了斯蒂芬·帕多克。中國殺手超過美國殺手,創造了又一個世界紀錄,中國人應當為此感到驕傲嗎?

河北石家莊的「3•16」特大爆炸案。(互動百科) © 由 風傳媒 提供 河北石家莊的「3•16」特大爆炸案。(互動百科)
河北石家莊的「3•16」特大爆炸案。(互動百科)

而河北石家莊的「3·16」特大爆炸案,造成108人死亡、38人受傷的嚴重後果。雖然官方宣稱的主犯靳如超遭到逮捕並予以槍決,時至今日該案仍讓人感到疑點重重。靳如超在遙遠的廣西被捉獲,並在法庭上認罪伏法,但許多遇難者家屬並不認同此一結果。靳如超是一名聾子,同其他人溝通的時候要通過書寫,由這個殘障人士來策劃如此大規模的爆炸案,從購買或製造炸藥到進入工廠家屬區安放並引爆,簡直匪夷所思。而且,此人只不過初中文化程度,在十八年前因有「流氓」前科而離開石家莊到雲南打工,並不具備爆破方面的專業知識和訓練,如何能夠獨立完成這一精準的爆炸案?難道靳如超是犯罪小說中的犯罪天才嗎?

即便靳如超確實是該起特大爆炸案的始作俑者,但中國官媒始終不敢追問:在中國這個員警國家,一個殘障人士居然能弄到大量爆炸物,比起斯蒂·芬帕多克在美國合法購買槍支,難道不是更讓人毛骨悚然嗎?那麽,究竟是靳如超的中國,還是斯蒂芬·帕多克的美國,在「社會治理」方面出現了嚴重問題乃至危機?

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發生之後,民眾踴躍獻血,全國降半旗致哀,川普總統親赴當地安慰傷者及死難者家屬。媒體報道,現場湧現出不少捨身救人的英雄人物。而在中國,當克拉瑪依的劇院發生大火時,老師發出的居然是「讓領導先走」的命令,致使百名孩童死於非命;當長江沉船事故發生之後,倖存者遭到當地政府非法監禁,不允許他們接觸媒體、說出真相,也沒有媒體敢於跟蹤報道。你願意做美國人,還是中國人?

*作者為旅美作家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