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你在Switch上玩的任天堂繁體中文遊戲、介面翻譯,都是來自於中國的這家廠商

T客邦 標誌 T客邦 2017/11/1 ifanr

10 月 19 日,任天堂的新主機 Switch 更新了4.0.0系統。在新系統中,有一個連官方更新日誌都沒有提及的小更新:雖然系統界面還是以英文顯示,但 Switch 遊戲已經可以直接在系統字庫選擇顯示中文了。

實際上,這是任天堂為了即將到來的中文遊戲浪潮做準備。

© 由 T客邦 提供

10 月 10 日,任天堂官方 YouTube 頻道 CHT Nintendo 發佈了一段名為「中華圈用遊戲陣容影片 2017」的 Switch 遊戲宣傳片,展示了多款中文化的 Switch 遊戲——沉寂許久的任天堂中華區遊戲,迎來了一波小高潮。

現階段,已經公開支援中文的 Nintendo Switch 遊戲,已經超過了 60 款,其中不乏《異度神劍 2》、《上古捲軸 5》這類文字量較多的 RPG 大作。

9 月 14 日,在任天堂的遊戲直面會上,騰訊在中國的熱門手遊《王者榮耀》海外版《Arena of Valor》(傳說對決)宣佈將於今年冬季登陸 Switch 平台。

© 由 T客邦 提供 部分 Switch 中文化遊戲海報,圖片來源:Nintendo

最近幾個月,任天堂與中國市場的聯繫愈發緊密,《華爾街日報》認為,任天堂正在尋求更多的機會進軍中國市場。在《Arena of Valor》(傳說對決)宣佈登陸 Switch 之後,任天堂的股價來到了近五年來的歷史高點。

不過,在這些快速的中文化遊戲、中文介面的發展背後,你知道這些中文化是出自於哪裡嗎?要講這個,就必須要回溯到 1990 年代,當時任天堂與中國廠商合資開的一間公司密不可分——iQue 神遊中國。

任天堂的中國實驗

1994 年,任天堂與香港玩具代理商萬信簽署代銷協議,由萬信中國有限公司負責在中國銷售任天堂的軟硬件產品,並提供售後服務。中國的首款任天堂行貨遊戲機,就是由萬信代理的 GameBoy。

由於萬信僅僅是承擔分銷商的職能,因此在遊戲軟件中文化方面並沒有投入太多心力,中國行貨遊戲的內容基本上都是英文,遊戲的中文名稱也比較混亂,許多譯名如今已經不被官方所承認。

© 由 T客邦 提供 萬信代理的中文版 GameBoy,圖片來源:Consolevariations

當時,萬信同時也是任天堂在香港、台灣地區的代理商,因此在當地引入《Pokémon》時也分別譯為《寵物小精靈》和《神奇寶貝》,也就有了兩套迥然不同的翻譯體系——直到 2015 年,《Pokémon》的中文譯名才統一為《精靈寶可夢》。

對於任天堂來說,20 年前的中國市場雖然頗具潛力,但是否值得投入仍有待觀察。

2000 年,中國政府頒布《關於開展電子遊戲經營場所專項治理的意見》,其中第六條規定:

面向國內的電子遊戲設備及其零、附件生產、銷售即行停止。任何企業、個人不得再從事面向國內的電子遊戲設備及其零、附件的生產、銷售活動……除加工貿易方式外,嚴格限制以其他貿易方式進口電子遊戲設備及其零、附件。

這就是對中國電子遊戲史影響深遠的「遊戲機禁令」。在此之後的十餘年裡,「遊戲機」三個字對不少中國人來說都是洪水猛獸般的存在。

可偏偏就有人選擇駕著洪水猛獸逆流而上,顏維群博士(Dr.Wei Yen)便是其中之一。

© 由 T客邦 提供 顏維群博士,圖片來源:TGBUS

2002 年,顏維群與任天堂以對等方式投入包括資金、技術、專利和軟件版權等各類資產,成立了神遊(iQue)科技有限公司,註冊資本 2900 萬美元。

顏維群何許人也,竟能與任天堂平起平坐?

在創立神遊之前,美籍華裔顏維群曾是矽谷圖形公司(SGI)的資深副總裁,主導了 SGI 對美國麥普司技術公司(MIPS )的收購案,並兼任第一任總裁。

在顏維群的帶領下,MIPS 不但扭虧為盈,還成功打入了主流消費市場。索尼 PlayStation、任天堂 64 等遊戲機都採用了 MIPS 的晶片。此外,顏維群還是美國 iKuni 公司、台灣宏碁集團的董事。

顏維群身上,有著無數耀眼光環:

  • OpenGL 圖像界面的共同發明人
  • 美國數位有線電視系統的共同創始人
  • 16 位元微處理機對稱分佈式 UNIX 系統的發明人
  • ……

憑藉著強大的個人影響力,顏維群得以與作風保守的任天堂達成合作,在中國大陸開展遊戲機業務。

© 由 T客邦 提供 日本任天堂總部,圖片來源:Nintendo

公司是開起來了,可是要推出什麼產品呢?顏維群思前想後,最終為神遊帶來的第一款產品,是「神遊機」(iQue Player)。

© 由 T客邦 提供

「神遊機」是一款專門為中國打造的定製型遊戲機,以 1996 年上市的任天堂 64(N64)為原型進行改造,由神遊進行小型化,讓機身與手柄合二為一,插入電視即可直接玩遊戲。售價也比較親民,僅售 498 元(人民幣)。

「神遊機」沒有實體卡帶,遊戲均存在一張 64MB 的記憶卡上。玩家需要到店面購買「神遊票」,之後通過自助機器「神遊加油站」進行寫入,每寫入一款遊戲,只需花費 48 元(人民幣)。

後來,神遊科技又開放了「神遊在線」(iQue@Home)平台,供玩家在家通過網路下載遊戲。

© 由 T客邦 提供 賣場裡的神遊機,圖片來源:iQue

2003 年前後,遊戲主機市場已經進入了新的階段:索尼 PlayStation 2(PS2)、任天堂 GameCube(NGC)、微軟 Xbox 等主機在日本、歐美地區激戰正酣。這時候,針對中國市場卻推出了一款屬於上一個時代的遊戲機,難免引起非議。

© 由 T客邦 提供 與「神遊機」同時代的其他遊戲機,圖片來源:Geek Under Grace

但仔細看「神遊機」,卻又是一款很符合顏維雄理念的產品。不僅神遊科技參與了研發,而且價格相對新款主機來說,也非常有競爭力。此外,數位遊戲的方式也解決了當時盜版卡帶問題。

為新興遊戲市場推出「定製遊戲機」的理念,甚至對任天堂產生了長遠的影響。2015 年,時任任天堂社長的岩田聰先生,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也曾表示:

如果我們不準備些新產品,我們就很難打進這些市場。對於大眾市場來說,你需要提供一些(當地)中產階級能夠負擔得起的產品。

我們認為中國市場確實極具潛力,但解除「遊戲機禁令」並不意味著解決了進入中國市場的所有困難,我們需要進行更多的研究。任天堂將調整產品的定價,以適應新興市場的消費者需求。

© 由 T客邦 提供 任天堂已故社長岩田聰,圖片來源:Inc

遺憾的是,這款為中國大陸專門定製的「神遊機」,最終銷量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慘淡。顏維群預計能賣出 100 萬台,但實際上銷量不到兩萬台。

「神遊機」的慘敗,直接導致了後來 NGC「神遊盒子」難產。

 

神遊中國的沉浮錄:成也盜版,敗也盜版

雖然在遊戲主機市場慘敗,但神遊在掌機市場卻收穫頗豐。

2004 年 6 月,神遊引進了 GameBoy Advance(GBA)的中國版本 iQue GBA,俗稱「小神遊」,售價 590 元(人民幣),隨機附贈《超級馬力歐 2》和《瓦力奧尋寶記》兩款遊戲;10 月份,神遊又引進了採用盒蓋設計、帶有背光的小神遊 SP(iQue SP,即行貨版 GBA SP),售價 688 元(人民幣)。

© 由 T客邦 提供 小神遊 & 小神遊 SP,圖片來源:iQue

小神遊憑藉頗具競爭力的價格、良好的售後服務以及相容性好(可以直接執行大部分 GBA 遊戲)等優勢,很快就搶回了被水貨 GBA 佔據的市場。

2005 年到 2006 年期間,雙螢幕遊戲機 NDS、NDS Lite 的中國版本——神遊 DS、神遊 DS Lite、神遊 DSi 相繼推出,DS 系列賣出了超過 30 萬台,銷售額達到 4 億元人民幣。這段時間,堪稱神遊科技的鼎盛時期。

然而,靠硬體銷售為主的經營模式,也讓神遊陷入泥潭之中。

© 由 T客邦 提供

眾所周知,遊戲機的主要收入來源並非只有硬體,遊戲軟體是得以進一步持續發展的利潤來源。

以任天堂最新的遊戲機 Switch 為例,截止至 6 月份,全球共賣出了 480 萬台 Switch,而 Switch 平台上的任天堂遊戲則賣出了 1360 萬套,這兩大收入來源缺一不可。

可神遊在中國的遊戲銷售之路,卻面臨著三大難題:

  • 海外遊戲的本土化工作
  • 中國有關部門對進口遊戲的審核
  • 中國市場猖獗的盜版遊戲破解

從「神遊機」開始,遊戲本土化就是神遊科技的主要業務之一。根據神遊前員工的爆料,當時任天堂對遊戲中文化並沒有採取足夠的重視,因此神遊很難拿到遊戲本土化的授權。有時候神遊甚至是先完成本土化工作之後,再向任天堂本部拿版權。

© 由 T客邦 提供 神遊引進的 N64 中文化遊戲《罪與罰》,圖片來源:iQue

這種「先斬後奏」的形式加劇了神遊本土化工作的難度,神遊的技術人員開發出專門用於中文化的中文字庫,甚至還出現了神遊官方從民間漢化組招聘的現象。

儘管如此,神遊還是貢獻了一大批精彩的中文化遊戲,其中既有《罪與罰-地球的繼承者》、《密特羅德-零點任務》這樣的硬核遊戲,也有《耀西故事》、《動物森林》這樣的休閒遊戲。神遊不僅漢化了圖片與文字,甚至還請來專業配音演員進行配音工作,有些遊戲內容甚至根據中國國情進行了大量的本土化處理。

以「神遊機」上的模擬經營類遊戲《動物森林》為例,這是一款在虛擬社區中模擬生活的遊戲,遊戲時間與現實時間同步,擁有極其豐富的節日事件。在不同國家發行的《動物森林》,會根據當地特色定製一些特殊的事件,日版的《動物森林》中,會有「盂蘭盆節」相關的遊戲內容,而在神遊版裡,則加入了「中秋節」的遊戲內容。

© 由 T客邦 提供 神遊引進的中文化《動物森林》,圖片來源:iQue

但是,光有遊戲還不夠,如何及時通過官方審查、發行上市才是個大難題。在中國,遊戲一般需要經過新聞出版署以及文化部的審核,流程長達三個月。而且由於當時相關從業人員主要是以審核影音製品為主,對遊戲審核缺乏經驗,因此審核也就更為耗時耗力。神遊內部有不少已經完成本土化的遊戲(如《塞爾達傳說:魔力面具》(薩爾達傳說 穆修拉的假面)等)就因為審核問題最終未能面世。

© 由 T客邦 提供 未能過審的《塞爾達傳說:魔力面具》,圖片來源:iQue

比審核更棘手的問題,是盜版。

小神遊等掌機上市之後,神遊科技開始發行實體遊戲卡帶。與數位遊戲相比,實體卡帶的生產製造、物流倉儲、通路發行等成本都比較高,每張卡帶市場定價在 200 元(人民幣)左右。

2004 年,神遊的正版 GBA 卡帶剛上市不到一個月,就遭到了中國駭客的破解。當時的小神遊由於欠缺網路功能,也就很難通過網路更新的方式來填補漏洞。

 

Wii 的夭折與神遊的巨變

2007 年 12 月,一款名為「神遊影音互動播放器」的產品通過了 3C 認證。實際上,這就是當時已經火遍全球的體感遊戲機 Wii,這也是時隔 4 年之後,神遊再次踏足家用遊戲機產品。

Wii 是任天堂於 2006 年底發佈的家用遊戲機,Wii 容易上手的體感操作俘獲了大量非核心玩家的心,引領了體感遊戲的風潮。截止到 Wii 停產之時,全球銷量已經超過了 1 億台。

值得一提的是,Wii 的研發也離不開顏維群博士的支援,Wii 手柄的驅動程式就是由顏博士旗下另一家公司 AiLive 與任天堂合作研發的。

© 由 T客邦 提供 神遊版 Wii 概念圖,圖片來源:Engadget

當時,傳聞神遊版 Wii 將延續小神遊的政策,相容日版以及美版遊戲,售價也比較親民,並準備將於 2008 年奧運會期間上市。然而,直到今天也沒能看到這款主機發售。

關於這款主機的難產,至今官方也沒有正式回覆過,坊間說法則傳聞與審核有關。神遊的第二款家用遊戲機,未投入市場便已胎死腹中。之後,顏維群博士拋售了手裡的神遊股份,退出管理層,回美國去了。

神遊科技自此成為了任天堂的全資子公司,合資公司成了外資企業,大量人才流失,開始由盛轉衰。 

 

任天堂策略的轉變

直到 2013 年 12 月,神遊才引進了任天堂的新一代掌機 iQue 3DSXL,內附《超級馬力歐-3D 樂園》以及《馬力歐卡丁車 7》兩款遊戲,售價 1699 元(人民幣)。此時,距離任天堂 3DS 主機已經發佈三年有餘了。

iQue 3DSXL 時期,智慧手機正在蠶食掌機的掌機市場,而神遊面臨的挑戰還不止如此。當時,任天堂發行遊戲的策略也發生了改變。

在 3DS 上市時,任天堂為其加入了專門的運行系統,並實行「鎖區」政策,即同一地方發行的 NDSi 遊戲機,只能執行當地版本的遊戲——通過這項政策,任天堂可以靈活地調節不同地區遊戲的售價,進而保證不同地區通路商的利潤。

© 由 T客邦 提供 iQue 3DSXL,圖片來源:iQue

對於市場正規的日本、歐美市場來說,「鎖區」並不是一件讓人十分困擾的事情。因為在正版意識較強的發達國家,遊戲有正規的發行管道,對於盜版遊戲打擊也比較大。一般玩家都是通過正規管道買到在當地發行的遊戲,極少存在買錯遊戲版本的問題。

此外,鎖區政策也導致大部分任天堂遊戲都只內建了當地語言,比如日版遊戲就只有日文,美版遊戲就只有英文,而神遊遊戲就只有中文。

但中國市場的情況要複雜得多。水貨遊戲機和遊戲魚龍混雜,各種地區版本的都有。因此,實行「鎖區」就會導致神遊的 iQue 3DSXL 只能執行少量的中文遊戲,大量優質遊戲被「鎖區」排除在外,甚至有些內建中文的日版遊戲,也因為鎖區問題導致 iQue 3DSXL 無法運行。

© 由 T客邦 提供 內置中文的日版 3DS 遊戲,iQue 3DSXL 無法運行

對遊戲機來說,沒有遊戲可玩,可謂是致命的缺陷。最終,中國大部分任天堂遊戲玩家只好選擇可玩遊戲更多的水貨產品。

2016 年,神遊 DSi 商店、神遊機等服務陸續停止服務;2017 年 7 月份,在任天堂最新的一期財報上,神遊(iQue)科技的職能已經從「銷售」轉為「研發」——同樣負責中華圈業務的任天堂香港分公司,則仍然具備銷售職能。

對神遊來說,職能的轉變,或許也意味著一個全新的開始——起點,就是《精靈寶可夢》。

© 由 T客邦 提供 iQue 和任天堂香港在職能方面大有不同,圖片來源:Nintendo

寶可夢請願引發的中文遊戲潮流

《精靈寶可夢》是《Pokémon》系列的官方中文名,在此之前,這個遊戲更為熟知的名字有三個:

  • 口袋妖怪
  • 神奇寶貝
  • 寵物小精靈

早年,任天堂並不重視遊戲的中文譯名,這就導致了《Pokémon》的中文名相當混亂,在任天堂作出決策之前,以上三個名稱就已經被其他公司搶注了。

© 由 T客邦 提供 你記憶中這部動畫叫什麼名字呢?

2007 年,中國大陸出版商為了引入《Pokémon》的漫畫、動畫,與《Pokémon》官方的版權方達成一致意見(包括小學館集英社、任天堂、Pokémon 等),決定將「精靈寶可夢」定為官方譯名。《精靈寶可夢》譯制導演張麗莉表示:

經過幾次討論,在諸多備選的名字中,最終確定了「寶可夢」這三個字,既接近原文的發音,而且每個單字或者三字合在一起都是好意。

後來又考慮到「寶可夢」是一個重新組合詞,恐怕一下子很難讓小觀眾們記得住,於是前面再加上「精靈」二字,最終就成了「精靈寶可夢」。

© 由 T客邦 提供

雖然動畫、漫畫作品早就有了正式譯名,但中文化的《精靈寶可夢》遊戲卻遲遲沒有出現。

2013 年,內建七國語言的《Pokémon:X/Y》正式上市,由於沒有中文版本,引發了不少中國玩家的指責。一年後,預訂在香港地區發售的《Pokémon:Omega Ruby / Alpha Sapphire》同樣沒有中文版本。

繁體中文不包括在內,敬請見諒。

刺眼的提示挑撥著中國玩家的敏感神經。

© 由 T客邦 提供 《Pokémon:Omega Ruby / Alpha Sapphire》,圖片來源:Nintendo

2014 年 7 月,百度貼吧「口袋妖怪吧」的用戶 koutian1xiaotu 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他決定在 8 月份的「寶可夢世錦賽」上向 Pokémon 公司的高管石原恆和、增田順一面呈《口袋妖怪漢化請願書》。按照 koutian1xiaotu 的設想,漢化請願活動主要分為三個環節:

  • 用中文撰寫請願書,並在網上徵求中國玩家的修改意見,形成定稿
  • 尋找日語強悍的志願者幫忙,將中文請願書翻譯成日語,仔細校對
  • 對請願書的排版、字體等進行簡單設計,在美國複印成品當面呈交

這一想法得到了大量玩家的支持,於是一場浩浩蕩蕩的遊戲中文化請願活動就此展開。玩家們建立了專門的中文化請願網站,曬出了曾經購買過的 Pokémon 遊戲和周邊、製作了專門的中文化請願的宣傳影片、還有大量自主投稿的中文化請願畫作……

經過 20 多天的努力,請願書終於遞送到了 Pokémon 公司手中,而對方也給出了較為積極的答覆,表示將會考慮中文化的問題。

© 由 T客邦 提供 《口袋妖怪漢化請願書》,圖片來源:52Poke

轉機發生在 2015 年 7 月 10 日,在中國國際動漫遊戲博覽會(CCG EXPO)上,Pokémon 公司正式確立了大陸地區的官方中文名稱為「精靈寶可夢」,不再侷限於動畫、漫畫作品,而是對整個品牌名的重申。

半年後,在 2016 年 2 月 26 日晚上,任天堂發佈了一個影片(原影片已移除),在這短短幾分鐘的影片中,Pokémon 公司董事長石原恆和宣佈,系列最新作《精靈寶可夢:太陽 / 月亮》將推出簡體 / 繁體中文版本,並將於 11 月份 18 日全球同步發售。

© 由 T客邦 提供

《精靈寶可夢》遊戲的中文化,正是由神遊科技負責——在玩家的呼聲中,任天堂和神遊又一次重拾了對中國市場的信心。

在神遊官網上,唯一在招聘的是研發職缺,工作職責主要有三點:

  • 從事任天堂相關平台的遊戲軟體開發
  • 根據計畫具體情況,與美術及設計人員共同合作完成開發
  • 從事與計畫有關的工具軟體開發

根據工作內容推測,這將是會是一份與「中文化」相關的工作。實際上,目前任天堂推出的大部分遊戲,也都是由神遊來完成中文化。

© 由 T客邦 提供  
  •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
加入T客邦Facebook粉絲團

更多來自 T客邦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