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侯立藩觀點:劉曉波之死讓中國大陸的國際形象更加惡化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昨天在全球的關注下離開了這個世界,他的死亡激起了全世界的憤慨,很多人不能接受這樣一個愛好民主自由的好人過早的離開了人世,而那個意圖置他於死地的政權似乎依然穩如泰山。當六月下旬傳出劉肝癌已到末期的消息,就有許多熱心人士在積極奔走,希望北京當局能讓他早日出國,哪怕治療不及,至少也能在他人生最後的階段還給他應有的自由,但遭北京峻拒,令人十分遺憾與失望。

2017年7月13日,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召開記者會(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7月13日,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召開記者會(AP)
2017年7月13日,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召開記者會(AP)

劉曉波在筆者眼中是一位令人敬佩的人物,長期以來用和平、理性及非暴力的方式呼籲中國大陸當局實施政治改革。他是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四君子之一,該事件的發生徹底的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當時他正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擔任訪問學者,他可以選擇不回大陸,但他仍然堅持回來,在面臨軍隊以機關槍和坦克鎮壓的關頭,他以絕食的方式勸離了廣場上許多抗議的學生,從而避免了更大的悲劇發生。在此事之後,他又兩度有機會離開大陸,但他都沒有選擇一走了之,而是試圖在這高壓的夾縫中生存,讓大陸人民及早享有真正民主與自由的生活。

1995年,他與友人連署並試圖發表『汲取血的教訓,推進民主與法治進程-六四六週年呼籲書』,結果是該書尚未發表,人先進大牢。1996年,他與友人王希哲提出『雙十宣言』,結果被判勞改三年。2008年,他所起草的『零八憲章』給他帶來了大麻煩,也讓他從此失去與自由世界聯繫的機會,他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十一年,而他的妻子則被長期軟禁,他的親友一直以來也是遭到國安國保的騷擾。

上述提及的這些文件讀者有興趣可以仔細去看,其實不外乎就是呼籲北京當局早日實施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等普遍被文明國家所支持的核心價值,從頭到尾也沒提到推翻政府等激烈的語言。然而,奇怪的是成天強調『四個自信』的大陸當局卻把劉曉波的理念視為洪水猛獸,比什麼都可怕,一定要把他送進監獄,殺雞儆猴,讓這些身為人本應享有的權利徹底從大陸社會消失。這樣的作法不只是一種恐怖統治,更可以看出中共其實一點也不自信。

香港民眾聲援遭中共政權囚禁到癌症末期的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與其妻劉霞。(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香港民眾聲援遭中共政權囚禁到癌症末期的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與其妻劉霞。(AP)
香港民眾聲援遭中共政權囚禁到癌症末期的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與其妻劉霞。(AP)

近年來中國大陸的崛起有目共睹,擁有全世界最長的高鐵、第三強的軍隊,眾多企業進入世界五百強,也有快速便利的互聯網經濟,大陸當局為此感到自豪,不少大陸民眾也感到光榮,覺得自己的國家似乎不再是那受盡百年屈辱的東亞病夫,但以筆者的觀察及與港澳台和外國友人的討論,大家雖不否認這些成果,但卻沒有因此而對『中國』更加尊敬。

為何會如此?因為這個社會缺少了劉曉波提倡的這些價值,即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筆者的一些大陸友人及台灣的紅統派經常與筆者爭論,他們強調經濟發展才是王道,還告訴筆者:『飯都吃不飽了,還談什麼民主?』是的,這些價值固然不能當飯吃,但若缺少了它們,或許表面上的繁榮還能維持,但個人的日常生活將毫無保障,這也是為什麼大陸的商人即使家財萬貫,也可能因為得罪了官員,一日之間人進大牢,所有財產化為烏有。

劉曉波長期致力於改善這些問題,在筆者看來,他是用心的想讓這些價值內化進整個體制與人民的生活。然而,他面對的是一個比他強大數倍的黨機器,一旦這些價值真正得到落實,那麼靠黨為生的利益集團將變的無利可圖。為了維護黨及其附屬之利益集團,官員必須經常冒出一些可能自己也不相信的謬論,如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說要堅決抵制司法獨立,前人大委員長吳邦國說要『五不搞』,後來又冒出一份被認為是黨的機密文件的『七不講』。筆者不禁要問,當中共這些荒謬的價值觀傳到海外以後,境外人士是否還會因為中共的經濟成果而對『中國』更加尊敬?

2017年7月13日,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香港民眾悼念(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7月13日,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香港民眾悼念(AP)
2017年7月13日,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香港民眾悼念(AP)

大陸當局近年來在海外大搞形象工程,動輒買下大型看版或報紙全版廣告來宣傳所謂的『中國夢』,但劉曉波的死亡可能讓大陸當局的努力毀於一旦。小粉紅與紅統們經常批評境外人士不瞭解大陸才會總是對大陸有意見,但筆者相信凡是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瞭解了大陸對待劉曉波的方式後都很難不對大陸產生負面的觀感,可以說大陸經常遭人指指點點,其政權要負很大的責任。

最後筆者要告訴所有關心劉曉波命運的人,其遭遇絕非個案,劉曉波雖然走了,但依然有千千萬萬較不知名的劉曉波正在遭遇中共各種手段的折磨,希望大家多多關心他們,徹底認清中共的殘酷。中共如果真正在乎中華民族的前途,就不應該再抓住權力不放,每天花費無數人力物力與金錢看住大家的嘴巴或限制人民的自由,而是應主動走下神壇,實施劉曉波倡導的核心價值,『中國』這塊招牌才能真正為世界所尊重。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