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俄羅斯獨立媒體女記者遭刺頸重傷 凶嫌控訴被「心電感應性騷擾」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繼揭露貪腐的馬爾他女記者日前遭到炸死後,俄羅斯也傳出1名知名女記者慘遭攻擊的案件。俄羅斯獨立電台「莫斯科回聲電台」知名女記者費根高爾,23日午間遭1名男子持刀攻擊重傷,儘管警方宣稱該案因私人恩怨而起,但也有人質疑費根高爾是遭到「政治謀殺」,而費根高爾並不是這家電台首名遭到攻擊的記者,更不是首起記者遇襲案例,引發俄羅斯新聞工作者人心惶惶。

32歲的費根高爾(Tatyana Felgenhauer)是莫斯科回聲電台(Ekho Moskvy)的副總編輯,也主持該電台一個廣受歡迎的晨間廣播節目。英國《衛報》指出,凶嫌先用胡椒噴霧攻擊電台大樓保全,之後直入辦公室,攻擊費根高爾的頸部。身受重傷的費根高爾之後送醫急救,並進入誘導式昏迷,無生命危險。

俄國知名女記者費根高爾(Tatyana Felgenhauer)遇刺重傷。(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俄國知名女記者費根高爾(Tatyana Felgenhauer)遇刺重傷。(美聯社)
俄國知名女記者費根高爾(Tatyana Felgenhauer)遇刺重傷。(美聯社)

犯案凶嫌是48歲的葛里茨(Boris Grits),他擁有俄羅斯與以色列雙重國籍。葛里茨在個人部落格中寫道,這名女記者一直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也在審訊中表示,自己雖然沒見過記者本人,但「控訴」費根高爾一直「糾纏」他,「她對我性騷擾長達2個月,導致我動了殺人念頭。每天晚上,她用心電感應與我聯繫,然後性騷擾我。」

刺傷俄國女記者費根高爾(Tatyana Felgenhauer)的兇嫌葛里茨(Boris Grits)被警方逮補,案發現場血跡斑斑。 (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刺傷俄國女記者費根高爾(Tatyana Felgenhauer)的兇嫌葛里茨(Boris Grits)被警方逮補,案發現場血跡斑斑。 (美聯社)
刺傷俄國女記者費根高爾(Tatyana Felgenhauer)的凶嫌葛里茨(Boris Grits)被警方逮補,案發現場血跡斑斑。 (美聯社)

俄政府打壓獨立媒體 記者人身安全堪憂

儘管警方將此案歸因於「個人恩怨」,回聲電台總編輯維涅狄克托夫(Alexei Venediktov)卻表示案情並不單純,「凶嫌知道一些他不可能知道的事。舉例來說,一般而言在他行凶的時間點,費根高爾已經離開辦公室了,他怎麼知道她還在辦公室裡呢?這起案件還存在著許多疑點。」

《紐約時報》分析,這起攻擊與俄國政府對獨立媒體的打壓高度相關。俄羅斯官方電視台「Rossiya 24 」11日播出1則新聞,點名回聲電台與費根高爾收了美國政府的錢,與外資非政府組織勾結,試圖在俄國明年3月的總統大選之前,煽動「反政府言論」,「使社會不安」。此舉曾引來俄羅斯記者公會嚴厲批評,這則報導「引發大眾對記者的仇恨,很可能激怒精神狀況不穩定的人來攻擊費根高爾」想不到此話一語成讖。

刺傷俄國女記者費根高爾(Tatyana Felgenhauer)的兇嫌葛里茨(Boris Grits)。(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刺傷俄國女記者費根高爾(Tatyana Felgenhauer)的兇嫌葛里茨(Boris Grits)。(美聯社)
刺傷俄國女記者費根高爾(Tatyana Felgenhauer)的凶嫌葛里茨(Boris Grits)。(美聯社)

西方媒體指出,將批評政府的自由派記者貼上「叛國者」標籤,使他們成為普丁支持者的攻擊目標,是俄國政府常見的手法。回聲電台雖為國有俄羅斯天然氣傳媒集團(Gazprom Media)所有,卻時常發表批評政府的言論,因而成為眾矢之的。費根高爾並非此電台的第1個受害者。評論員拉特尼娜(Yulia Latynina)不僅曾在上班途中遭2名男子公然潑糞,今年9月初,她的車子甚至遭不明人士燒毀,逼得這名記者憤而離開俄羅斯,並表示永遠不會再踏入這個國家。維涅狄克托夫也曾收過一把斧頭作為死亡威脅。

回聲電台總編輯尼狄克托夫(Alexei Venediktov)。 (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回聲電台總編輯尼狄克托夫(Alexei Venediktov)。 (美聯社)
俄國獨立電台「回聲電台」(Ekho Moskvy)總編輯維涅狄克托夫(Alexei Venediktov)。 (美聯社)

俄羅斯新聞自由受限 記者:「我們彷彿與所有人為敵」

俄羅斯記者的危險處境惡名昭彰。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俄羅斯強人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2012年重返總統大位後,獨立媒體的言論空間便不斷受到嚴苛法律與言論審查打壓,處境相當艱難。非營利組織「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也指出,自1992年以來,俄國已有58名記者遇害,政府對於記者受到的威脅與攻擊,也多置之不理。

知名的俄羅斯政治記者卡辛(Oleg Kashin)曾在2010年差一點被人活活打死,不僅多處骨折,其中1隻手指還必須截肢,然而,攻擊者卻從未受到適當的法律制裁。卡辛批評:「俄羅斯官媒工作人員的手上,沾染著費根高爾的鮮血。」另一家自由派獨立媒體《新時代》(Novaya Gazeta)的總編輯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也指控,對於獨立記者與異議人士受到的生命威脅,政府始終沒有做出回應,才會使這些血腥攻擊事件一再發生。

曾在《新時代》擔任雜誌總編輯,現在在回聲電台主持節目的奧芭茨(Yevgenia Albats)也表示,對於這起意外,她一點都不訝異,「這個國家從政府、官媒到其他層面,對持反對意見的記者非常不友善,我們就像是所有人的敵人一樣,沒有人會為我們辯護」。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