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借400萬卻必須還2000萬、哥哥自殺求救無門 法官一句回覆讓她差點被逼死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1/3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只借400萬元卻必須還款超過2000萬,台灣有多少人被這樣逼死?10年前,李老師替哥哥借款400萬,支援哥哥做生意,沒想到合夥人捲款潛逃、哥哥在中國自殺,不僅追不回借給哥哥的錢,也從此背上累計超過2000萬元、一輩子還都還不完的債務,向法院聲請更生,卻也被法官駁回。

「我只能被這樣追債追到我退休嗎?我怎麼樣都還不完了,我400萬的本金已經還800萬,債務卻跑到1800萬,連利息都扣不到,我只要一個公平的還款條件有很難嗎?為什麼司法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能夠重生?」李老師痛訴。

借過哥哥錢、哥哥已自殺 法官回「我怎麼知道妳之後會找誰要?」

今(3)日早上,李老師出席卡債受害人自救會於司法院前進行之陳情活動,表示雖然曾向法院聲請更生協助,但因為李老師不只幫哥哥借錢,也借過已自殺的哥哥一筆錢,被法官認定她還有債權、並不是無力還款,駁回她的求助:「我怎麼知道妳之後又會找誰要(這筆債)?」

20171103-卡債受害人自救會抗議記者會。(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103-卡債受害人自救會抗議記者會。(陳明仁攝)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抗議記者會。(陳明仁攝)

雖然2008年開始有《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協助債務人合理償還債務,但自救會顧問林永頌律師表示,真正能通過的比例極低,通過更生比例僅25%,清算免責比例則只有9%,遠低於日本再生通過比例85–92%。雖然2001年自救會曾與司法院協商通過修法,將更生與清算免責比例都拉到50%以上,但仍離日本等先進國家有一段距離。

林永頌指出,司法體系對於債務人其實相當不友善:「債務人在申請時只要有一些小小瑕疵就不通過,例如每月電費、水費、wifi多少錢,他可能記不太清楚,但只要有一個小小的疏忽就說你不實在,駁回掉!」

李老師的故事即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李老師表示,當初向法院申請更生時,雖然哥哥確實有欠她一筆債,但哥哥已經自殺、家人也都拋棄繼承,就沒報上這筆,沒想到事後被法院認定不誠實,無論更生、清算都遲遲無法通過。

超過1200萬無法消債、債權人拒收款 想重新做人卻不被法律允許

自救會顧問施雅馨律師表示,雖然民間團體正倡議修法、也提出民間版本的消債條例,司法院的態度卻是相當消極,提出的修法方案幾乎忽略立委與民間提出的建議。

施雅馨舉例,法院仍對債務人一些小小疏忽擴大解釋、判定不免責,債權人也沒有提供債務人償還管道的資訊,有時候會出現債權人拒絕款項的狀況,又例如規定債務人必須拍賣掉其實沒有拍賣價值的財產,不僅賣不掉,債務人可能還要負擔一筆鑑價費用,又是一份負擔。

20171103-卡債受害人自救會抗議記者會,以行動劇抗議司法院要100給10塊的漠不關心。(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103-卡債受害人自救會抗議記者會,以行動劇抗議司法院要100給10塊的漠不關心。(陳明仁攝)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抗議記者會,以行動劇抗議司法院要100給10塊的漠不關心。(陳明仁攝)

債務金額也有上限。林永頌律師表示,目前消債條例仍有所謂「屋頂」,超過1200萬的債務不適用,讓一些需要更生的人無法更生,例如個案李老師1800萬元的債務就明顯不適用。「屋頂有必要嗎?」林永頌呼籲應提高適用金額。

「還要爆發自殺潮嗎?這不是一個人的事情」民間團體籲完善修法

曾因債務問題自殺過的自救會召集人羅武龍則表示,台中法院法官「常利用一些莫名奇妙的理由,讓卡債族沒辦法進到法院」,讓他深深感受到司法對債務人的不友善:「中華民國憲法應該要保障我們的生存權!還要爆發自殺潮嗎?前兩個禮拜不是還有醫生自殺?難道就不能解決了,要斷送我們的一生?這不是一個人的事情,是一個家庭、甚至社會的事情!」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召集人羅武龍-卡債受害人自救會抗議記者會。(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召集人羅武龍-卡債受害人自救會抗議記者會。(陳明仁攝)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召集人羅武龍-卡債受害人自救會抗議記者會。(陳明仁攝)

研究卡債議題逾10年的輔大社會系教授吳宗昇則說,目前卡債族超過10萬人以上、卻僅有2萬解決問題,造就大量貧困人口。吳宗昇呼籲,司法應解決人民的問題,而不是為了官員的方便來設計。

「消債條例不只能解救卡債族,所有無擔保債務都可以透過這條。」施雅馨律師強調。誰都有可能因為不小心、疏忽了而欠下大筆債務,目前民間團體倡議修法,就是希望能讓這些不小心跌倒的人,有個重新做人的機會而已。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