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克里米亞獨立公投 挑戰西方國家敏感神經

中國廣播公司 標誌 中國廣播公司 2014/3/9 夏明珠

烏克蘭危機:克里米亞獨立公投,挑戰西方國家敏感神經。(夏明珠專題報導)

克里米亞議會通過舉行公投,要脫離烏克蘭,併入俄羅斯,這使得俄羅斯與烏克蘭之間的危機,瞬間進入了一個新的危險階段。

在克里米亞軍事對立看似趨緩之際,它升高了外交緊張,英國首相卡麥隆說,這讓情勢朝錯誤的方向,邁進了一大步,這個形容恐怕還算保守了。

西方國家現在還在試著搞清楚,這件事會在俄羅斯總統普丁對烏克蘭的戰略棋局中,發揮什麼樣的作用,要是沒有莫斯科授意,克里米亞議會敢這麼做嗎?儘管烏克蘭新政府、美國、歐盟以及北約都認為整個過程不合法,萬一公投通過克里米亞脫離烏克蘭,加入俄羅斯,普丁仗恃民意、順水推舟,兼併克里米亞,大家又能奈他何?

位在烏克蘭黑海沿岸的克里米亞半島,有兩百三十萬人口,多數居民都是俄羅斯族,2010年烏克蘭總統大選,克里米亞多數選民都票投(亞努科維奇),烏克蘭變天,克里米亞一面倒的認為他是政變的受害者,分離勢力趁勢崛起,推動公投,要脫離烏克蘭。

俄羅斯從1783年兼併克里米亞開始,過去兩百年來大部分時間,它都操控著克里米亞,直到1954年赫魯雪夫把它送給烏克蘭。克里米亞許多俄羅斯族痛批這是個歷史錯誤,不過克里米亞少數民族韃靼人宣稱,它們曾經是烏克蘭多數,二戰期間,史達林與納粹勾結,驅逐了大批韃靼人,他們才淪為少數,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韃靼人開始返回克里米亞,因為想要回被放逐前擁有的土地,使得它們與當地俄羅斯人之間關係持續緊張,現在,克里米亞人口中,韃靼人只佔了百分之12,俄羅斯族有百分之58,烏克蘭民族有百分之24。

在法律上,克里米亞是烏克蘭的一部分,俄羅斯在1994年簽署備忘錄承認這一點,美、英、法是共同見證國。雖然是烏克蘭的一部分,克里米亞享有自治地位,本來也有總統,不過在1995年親俄羅斯勢力贏得大位之後,烏克蘭廢除了克里米亞總統職位,從此以後,克里米亞最高行政首長變成總理,由烏克蘭中央徵詢克里米亞議會之後任命。不過,二月底,烏克蘭變天之後,克里米亞議會任命了一個親俄羅斯的領袖,取代總理,俄羅斯打著克里米亞民意的旗號出兵,有報導說,俄羅斯還發放護照給當地居民,

仗著俄羅斯撐腰,克里米亞議會決定16號、也就是下個星期天就公投,未來七天,勢必會是非常緊張的一個禮拜。西方國家當前第一要務就是搞清楚俄羅斯總統普丁的底限,究竟他是真想吞掉克里米亞,或者只是在裝模作樣,警告一下烏克蘭新政府。

許多人懷疑俄羅斯大張旗鼓,目的只是想繼續操控烏克蘭的前途,普丁是斷然不會樂見烏克蘭更靠近北約。就算烏克蘭只是與歐盟加強關係,俄羅斯也會緊張,因為歐盟在地區安全事物上,著力愈來愈深,俄羅斯認為這是在為下一步的軍事合作鋪路。

在第一回合外交斡旋不見成效之後,西方國家繼續串連,加強對俄羅斯施壓,這裡面包括一連串試探性的軍事動作,北約戰機加強巡航波蘭以及波羅的海國家,美國的一艘導彈驅逐艦從希臘開往黑海,與羅馬尼亞以及保加利亞海軍,展開聯合軍演。

這些舉動都不至於對羅斯,構成立即威脅,它卻是一種力量的展現,除了向俄羅斯釋出訊號,美歐國家不會任由俄羅斯為所欲為之外,也有安撫北約歐洲盟邦的意思,告訴那些鄰近危機地區的國家不必擔心。不過,除了姿態之外,西方國家大概很難採取更進一步的行動,因為代價可能很昂貴,而且要整合那麼多國家的意見,達成共識,也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目前能做的頂多就是經濟制裁和外交孤立,不過就連美國祭出的有限度制裁,歐洲都無法跟進,原因很簡單,因為歐洲在經濟、特別是天然氣供應上,對俄羅斯仰賴很深,它承擔不起與俄羅斯關係回歸冰點的後果,當然普丁也並非沒有弱點,俄羅斯剛開始對克里米亞展開軍事行動,股市應聲暴跌,上禮拜四,克里米亞國會通過公投決議,股票再度重挫。

不過,2008年的喬治亞戰爭證明了普丁不是一個會輕易退讓的人,更何況對俄羅斯來說,烏克蘭比喬治亞重要太多。對普丁而言,這不只是一場在俄羅斯後院的地緣政治,而是為了捍衛他理念中俄羅斯歷史以及文化完整性的戰爭。也因此,他會不惜一切代價的緊抓住不放。

沒有人能預測這場衝突會如何結束,不過,大家至少認清了幾個事實,第一就是美國不再是那個一呼百應的超級強權,不過歐美的民主與自由價值,依然具有號召力,再來就是不要妄想惹了普丁,還可以全身而退,去年夏天,克里姆林宮幕僚曾警告烏克蘭,它要是膽敢違抗莫斯科,那就形同自殺,現在大家知道他不是在唬人。

更多來自中廣新聞網的文章

中國廣播公司
中國廣播公司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