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公司賣給Google,那天心情像肉被割走一塊…一個留在宏達電員工的告白

商業周刊  標誌 商業周刊 2017/9/27 李欣宜、康育萍、黃靖萱

宏達電宣布以11億美元出售手機ODM(原廠委託設計代工)部門給Google,這筆錢,包含了約兩千名員工和專利。

相比2012年,Google雖以125億美元高價買下摩托羅拉行動部門,但買的是多達1.7萬項專利和1.9萬名員工,規模遠大於此次。「(這次)Google才沒有要什麼專利,當初買摩托羅拉是真的買專利,而宏達電有價值的就是人,(宏達電這次)聰明的地方是,在別人挖走(團隊)前,一次都賣掉。」不願具名的資深券商分析師這麼說。

9月21日在宏達電總部的一封mail、兩場員工大會,代表台灣科技業的兩種選擇。

原宏達電手機部門工程師,年資6年
那天手機一響,我成了Google人!

我當下疑問大於驚訝,很多人就天真的想說,「哇,你已經變成Google人了!」我當天至少收到十封道賀簡訊。

看到新老闆的感覺很問號……,有一個員工問,轉過去之後,是不是還要面試?他們沒有回答得很明確,只說11月會給offer。我覺得(當場)大家有點錯愕啦,Google手機部門副總裁說: 「加入Google應該要很開心啊,怎麼大家看起來這麼冷靜?」然後大家才開始鼓掌。

我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進去Google,可以接觸不一樣的工作內容,
滿有挑戰性的,憂的是不知道這個變動會有多大。

宏達電VR部門工程師,年資逾10年
那天我被留下,心像肉被割走一塊

收到mail的當下,大家就一團人、一團人圍在一起看,好像在大開獎,好刺激,但幾家歡樂幾家愁,因為被留下來的人很少,感覺非常困惑,「為什麼是我?」。

之後大家雖然還在同一棟樓上班,卻是不同公司,可能有些樓層我們就進不去了,但搭電梯還是會遇到,這種感覺好奇怪。

下午到舊大樓跟總經理開會,他從HTC偉大的歷史開始講起,但我的心情是,肉好像被割走一塊……。剩下的人那麼少,根本沒辦法繼續做HTC自己的手機,會不會以後HTC這個品牌就不見了?

一個攸關你的選擇題出現:加入強者生態圈或斷尾拚品牌?

Google就地買下宏達電團隊,等於直接在台成立硬體中心,讓台灣人才直接參戰,原本在台分公司聘雇不過數百人的規模,立刻擴增4、5倍。這可能是近20年來,台灣最接近矽谷的一次。

以前,Google買摩托羅拉主要是為了應付手機專利戰,後來摩托羅拉手機部門被轉賣給聯想時,員工只剩Google買下時的五分之一,可見備受冷落。

現在,同樣買手機代工部門,Google要的不只是宏達電的手機研發,更是為掌控物聯網等智慧硬體的商機。「如果只做手機,它根本不需要一次買下2千人,」宏達電前高層主管說。

但,台灣抓得住機會嗎?這次交易,真的不會步上當年摩托羅拉團隊的後塵?

一位被選進Google的宏達電工程師說,他憂喜參半,「網路上有個比喻,香港人以為自己是大英國協的國民,其實只是殖民地,我原本沒這種感覺,現在覺得好像有一點……。」

斷尾求生,切掉難見成長的手機舊事業,放手一搏拚品牌轉型,雖然痛苦,但,不拚,就沒有生存機會;與科技巨頭的生態圈更緊密的結合,可以讓台灣在「軟硬整合」時代掙得一席之地,但風險永遠存在。

無論如何,可以確定的是,這一場330億元的交易案,讓一整批台灣科技人才搭上了矽谷直通車。

※本文擷取自雜誌,完整報導請至「商周知識庫」參閱。

∥更多商業周刊第1559期內容,請至「商周知識庫」網站閱讀

© 由 商業周刊 提供

更多來自商業周刊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