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公孫策專欄:全民?談何容易!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9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行政院推動「全民綠能屋頂」計畫,為了鼓勵家戶在屋頂「種電」,預估將補助高達數百億元。這個數字很大,但我贊同綠能,當然不反對計畫,怕的卻是,計畫推動個半調子。畢竟,之前的林全內閣「有本事」將幾件德政搞成了民怨。

綠能絕對是正確方向,事實上是人類挽救全球暖化(減少化石燃料產生CO2)的好方法(很多方法不那麼好,例如核電)之一,所以應該是大勢所趨。在此之前,我們為了減低對核電的依賴,搞風力發電、太陽能光電,花了很多銀子,結果就是半調子,對取代核電猶如杯水車薪。結果卻為了廢核電,大量採用火力發電,但即使天然氣是相對乾淨的能源,它仍然是化石燃料,仍然排放CO2。就環保政策的施政理念觀之,似乎錯亂了優先順位,顯得左支右絀。

這一回想到利用所有民居的屋頂「種電」,我稱之為「上窮碧落下黃泉」,已經動到了人民私產,但不失為一個好主意,卻還是怕搞成半調子。

能源局要求包括法人機構、國營事業及學校在內的屋頂都要裝設太陽能板。圖為桃園市龍安國小太陽光電系統。(取自桃園市政府) © 由 風傳媒 提供 能源局要求包括法人機構、國營事業及學校在內的屋頂都要裝設太陽能板。圖為桃園市龍安國小太陽光電系統。(取自桃園市政府)
圖為桃園市龍安國小太陽光電系統。(取自桃園市政府)

《莊子》的寓言「臧穀亡羊」:「臧」和「穀」去放羊,回家卻都說「羊丟了」。問臧怎麼回事?說「抱著簡策讀書,不知不覺羊就走失了」;問穀怎麼回事?說「跟人家去賭『塞』(骰子),不曉得羊怎麼走失的」。莊子的結論:兩人行為不同,但結果一樣。

什麼叫做「行為不同」?讀書是應該鼓勵的,賭博是應該懲罰的。而臧(非人名,意思是「奴」)和穀(僕)的工作是放羊,不管是因為讀書,還是因為賭博,丟失了羊就是失職。政府的職責是為人民服務,公務員稱為公僕,就是人民的「臧/穀」,如果花了納稅人的血汗錢,卻不能達到效果,那就是「丟失了羊」。

那怎樣才叫有效果/沒效果?這個計畫要補助家戶數百億元,目標是到2020年可以產生三百萬瓩(3GW),相當台中電廠六部機組的發電量。如果推行結果達到目標的半數,也就是家戶屋頂種電可以提供三部火力發電機組的供電量,那就是很不錯的成績。而即使因此花個百億,也算有效果,因為除了供電量之外,有那麼多民眾參與「綠能」事業,那是很棒的社會教育(乃至一個偉大的社會運動)。但若花了數十億,而有10%家戶參與,能夠提供的電力只是「不無小補」而已,那麼,花這麼龐大一筆錢,就不值得,反而排擠了其他要務。

也就是說,整個計畫的亮點在「綠能」,可是計畫的成敗關鍵,卻在「全民」。然而,想要全民參與,而且要動到人民的私產,談何容易!

記憶中,獲得幾乎全民支持,而且徹底改變了全民價值觀的事情,只有一件:60年代推動的「家庭計劃」,也就是「兩個孩子恰恰好」。當時的社會觀念,「節育」對大多數人是陌生的,要女性吃避孕藥已經很困難,要男性戴保險套的阻力之大,今天很難想像。但是家庭計劃成功了,事實上形成了全民共識,而那個效果是什麼?是經濟成長的果實不被人口成長「稀釋」,國民人均GDP比國家總GDP成長快速,也就是台灣經濟起飛的同時,出現「台灣錢淹腳目」。

那是一樁偉大的工程,而台灣成功了。同樣的,如果我們能夠將「綠能」形成全民共識,那就不只屋頂種電,每個人日常生活都在「發電」,很多新觀念、新產品可以採用,那樣台灣將可以真的變成一個「綠島」,足以向世界驕傲。

怕的是,政府發佈了政策就算了,公務員則等因奉此發補助,老百姓是因為「補助」才種電,不是為了推動綠能而在屋頂裝置光電板,那就是「臧穀亡羊」翻版:公務員眼中只有公文,沒有「羊」;政務官「政策做(賭)下去再講」,心中也沒有「羊」。那樣將注定變成半調子,數十億納稅金泡湯已可預見。

*作者為專欄作家。更多好文請看〈公孫策說不測風雲〉臉書紛絲專頁。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