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公孫策專欄:火力發電廠能撐多久?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2/3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上星期的呼吸恐慌:全台76個環保署空氣品質測站,有超過60站達到橘色警戒(對敏感族群不健康)等級,其中甚至有35站曾一度攀上對所有族群不健康的紅害等級。雖然那只是「曾經有一天」,可是誰曉得夢魘是不是從那一天開始。可以確定的一點,如果不現下立即開始行動,等到夢魘變成「新常態」,就驅之不去了。

選舉壓力下,地方首長採取了行動:台中市政府大砍台中火力電廠九部燃煤機組的生煤許可量20%(500萬噸),林佳龍說,台電必須在109年要達到減少40%生煤使用量;高雄市政府環保局直接將M01製程燃煤機組秋冬登記許可量大砍兩成,(明年3月前)下修至原有的80%,陳菊更不同意台電「預定到113年才汰換燃煤機組」的計畫,要求在109年完成。

可是行政院長賴清德的態度卻跟他們迥然不同,他輕描淡寫的分析:台灣空氣汙染源主要1/3來自移動汙染源,也就是平常所開的汽機車;將近1/3來自固定汙染源,特別是工業的發展,其中火力發電大概占2.9%;其他1/3來自境外,特別是來自中國大陸」。如此態度除了又是將責任推給大陸外,行政院似乎做完分析就沒事了。他的分析又形同對上述林、陳的行動澆了冷水:火力發電才佔2.9%,燃煤機組減少20%才不到6%。

行政院長賴清德18日於第32屆中日工程技術研討會致詞。(圖/葉滕騏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行政院長賴清德18日於第32屆中日工程技術研討會致詞。(圖/葉滕騏攝)
行政院長賴清德說台灣空汙三分之一來自境外,又引起批評。(資料照/葉滕騏攝)

賴清德的身上已經看到過去國民黨中央官僚的影子:所有的事情都只是數字,但那些事實上都是人民的痛苦—你對人民的痛苦無感,等著看人民怎麼回報吧!(「功德院」已經讓賴清德嚐到了滋味,因與本文無關,不談)

台中火力發電廠一直被台中人認定是空污元兇,興達火力發電場有中鋼和水泥廠「分擔」責任,但仍然是眾目睽睽的標的。對當地民眾而言,那不是數字,而是「呼吸必須的空氣」,中央政府官僚眼中的「n%」,在他們是「100%」!

然而,民進黨的反核神主牌是不可動搖的,既要廢核又要維持電力供應,只能增加火力發電。容我直言,喊得成天價響的「綠能」,事實上還不能承擔廢核的替代任務,甚至「綠地換綠能」還有很大的爭議空間。而火力發電的環境成本就是空污,還有看不見的溫室氣體。

2017-10-11-台中地區霧霾嚴重。空氣品質。空氣汙染02。(盧逸峰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11-台中地區霧霾嚴重。空氣品質。空氣汙染02。(盧逸峰攝)
台中地區霧霾嚴重。(資料照/逸峰攝)

用火力發電取代核能發電,有點「小米加步槍」的味道,1960年代的韓戰,解放軍可以用「小米加步槍」讓美軍吃足苦頭,因為當時美軍的偵察機用紅外線「看不到」解放軍雪地行軍(沒有汽車引擎熱氣)。可是,今天朝鮮風雲又起,「小米加步槍」還能管用嗎?

中國戰爭史上也有一個好例子:劉邦派韓信東征,第一目標是魏國。項羽封的魏王魏豹在蒲坂(今山西省永濟市)布置重兵,盯住臨晉(今陝西省大荔縣)的漢軍。韓信將計就計,大動作集結船隻,擺出要在臨晉大舉渡過黃河的姿態。卻派出奇兵,從八十公里外的夏陽(今陝西省韓城市)渡河。

渡河需要大量船隻,可是漢軍只有一百多艘船,運能差很多。韓信派軍隊砍伐木材,並大量收購「罌」(一種口小肚大的陶製容器),將罌封口後綁緊連結,上鋪木板,就成了木筏,稱為「木罌」。器材備齊後,韓信命令灌嬰將軍隊與船隻在臨晉渡口列陣,擺出要渡河攻擊的姿態,自己跟曹參帶領主力軍隊連夜到夏陽,以木罌渡過黃河,直攻魏國首都安邑(今山西省夏縣)。魏豹在蒲坂接獲消息,大驚,回軍迎戰。兵敗,被韓信生擒,解送滎陽。

木罌渡河就是「小米加步槍」,使用落後的器具發揮奇襲的效果。可是奇襲只有一次效果,下次就沒用了。當全球人口已經成長到70億(2030年預估85億),人類社會已經進步到不能沒有電,用火力發電就不是解決方法。OK,核能發電有危險,可是在沒有更好的能源科技發明之前,讓核能發電更安全應該是比較好的辦法。在核能安全有顧慮的情況下,採用火力發電應該只是「木罌」、「小米加步槍」,卻不能封了核四,又讓核一、二 、三廠屆齡退休,卻一味增加火力發電廠。

一旦台中、高雄的老百姓忍耐超過極限,那可不是民進黨垮台可以解決,憤怒的人民甚至會揭竿而起封鎖火力發電廠,那才是台灣的浩劫。難道要讓事態發展到那樣嗎?

*作者為專欄作家。更多好文請看〈公孫策說不測風雲〉臉書紛絲專頁。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