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公孫策專欄:關鍵20年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1/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最近的兩則新聞,顯示了同一個毛病:

農委會下屬農業試驗所將在全台55個作物生產專區進行精緻農業預報(每3個小時一次),並在民國108年前增建31個農業氣象站,屆時全省將有130個農業氣象站;經濟部為了改善台中火力發電廠造成中部地區空污,未來八年將投入逾1500億元,包括增建2部天然氣機組。

前者事關農作生產安全(國家安全層次),卻空喊多年,拖到今天才跨出第一步,其實所費不多,只因為近年來每年農損補助動輒上百億元,才不得不開始做;後者所費甚鉅,且未必能解決空污問題。兩件事似乎風馬牛不相及,但其實毛病一樣:政府怠惰,總是使一個「拖」字訣,拖不下去了,非改不可就小改一下,看起來有點效果,就再拖。每次小改都是治標,累積諸多小改的後遺症,問題於是愈來愈嚴重,得花更多人力、物力去處理。

最近從書箱裡翻出幾本「老掉牙」的小書,說「老掉牙」是因為作者都沒人記得了,說「小書」,因為字數不多,加以早年珍惜物力,編排緊密、包裝無華。信手翻閱,卻如獲至寶:那裡面的含金量可高著呢。其中一本是蔣廷黻(沒聽過而有興趣者請自行搜尋)寫的〈中國近代史〉,全書不到150頁,當時定價新台幣15元,在裡面讀到了迥異於我們讀過的所有中國近代史史觀。

中國近代史一般都從鴉片戰爭講起,蔣廷黻亦然。但是從鴉片戰爭到辛亥革命那一段,我們都只學到「滿清政府腐敗,割地賠款,喪權辱國」而已,那其實對「到歷史裡尋答案」(錢穆語)並無太多功用。蔣氏卻對那一段歷史出了一個反省題目:如果中國的覺醒(指清末的西化運動)不是在咸豐、同治之間,而是在鴉片戰爭之後,也就是從1842年南京條約到1860年北京條約之間的20年,將不致於就那樣虛耗光陰,而中國的維新將早於日本明治維新(一般以1868年為起點),或許仍然會是東亞大國,至少不會有甲午戰爭/馬關條約的恥辱。

簡單說,蔣廷黻講的「20年虛度」,正是滿清政府「拖」掉的,當年林則徐燒鴉片振奮了中國人的民氣,民氣可用則是清廷認為可以「拖」的條件。但是,一再的以拖待變,卻拖成了百年屈辱。

話題扯遠了嗎?農損跟空污「小事」跟列強瓜分中國風馬牛不相及,是嗎?不然。

20170929-國民黨立委江啟臣29日召開「火力全開猛燒煤,空汙染肺中彰投」記者會。(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9-國民黨立委江啟臣29日召開「火力全開猛燒煤,空汙染肺中彰投」記者會。(顏麟宇攝)
國民黨立委江啟臣召開「火力全開猛燒煤,空汙染肺中彰投」記者會。(顏麟宇攝)

全球氣候變遷不是小題目吧?它的影響還會更大,大到什麼程度無法預料,但是卻已經造成台灣每年數百億元農損,而政府財政負擔之外,對人民「餐桌安全」(不是「食的安全」層次,而是「沒得吃」的層次)的威脅,卻拖不得20年;而空污則是眾所矚目的劇烈氣候「嫌疑犯」。(提醒一下:燃燒天然氣發電,只解決了灰塵排放問題,卻無助於CO2與熱排放問題)

而這正是政府怠惰所造成:凡事解決「表面一層」就好,解決了一層,可以混好幾年不挨罵。非等到挨罵才做,就是怠惰;不待有批評就做改善,才是積極任事。

公務員其實並不是自甘怠惰的,卻為什麼「解決一層就好」?因為政府財政吃緊,用來綁樁都不夠了,哪還顧到治本?換個更貼切的說法:連任都顧不到了,哪還顧得到「永續經營」?

於是問題又指向藍綠惡鬥。如果政權輪替不是現在這樣的「藍綠不共戴天」,公務員應該可以不受政黨輪替影響。事實上,常任文官才知道問題該怎麼解決,他們安心於工作,才可能提出長遠建議,否則「配合上意」之不暇,哪還有「真正的」前瞻思考?

但是,全球氣候變遷與地球溫室效應的威脅卻逼在眼前,而台灣雖無力抵擋,卻不能不預作綢繆,甚至可能已經沒有20可以拖!

*作者為專欄作家。更多好文請看〈公孫策說不測風雲〉臉書紛絲專頁。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