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公孫策專欄:雲林垃圾大戰看台灣前途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2
© 由 風傳媒 提供

'

雲林縣發生垃圾大戰,令人匪夷所思。

雖然中台灣中、彰、投今年也都有出現垃圾危機,但是都不曾發生像雲林縣那樣的「大戰」。

台灣地區在民國70年代曾經爆發過一波全面性的垃圾大戰,那次基本上是因為垃圾無處掩埋所造成。之後,80年代環保署在全台灣興建了19見好卻11年個垃圾焚化廠,解決了燃眉之急。90年代以後陸續又興建7座焚化廠,其中2座「完工未啟用」,而雲林縣就是因為林內焚化廠多年不啟用,以致必須委託其他縣市焚燒,才發生垃圾危機。

但是「危機」為什麼演變成「戰爭」?

事情簡單說:其他縣市幫雲林焚燒垃圾有一個條件(其實是代燒垃圾都有此先決條件):必須「底渣回運」,也就是垃圾焚燒之後的殘餘固體,代燒縣市不負責代為掩埋(所有縣市都有掩埋用地難覓問題)。而雲林縣這個問題更摻入了政治恩怨,以致於問題變得盤根錯節,乃至於無法收拾。

高等法院臺南分院宣判林內焚化爐債務人異議之訴二審縣府敗訴,縣府深表遺憾。〔圖/雲林縣政府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高等法院臺南分院宣判林內焚化爐債務人異議之訴二審縣府敗訴,縣府深表遺憾。〔圖/雲林縣政府提供〕
高等法院臺南分院宣判林內焚化爐債務人異議之訴二審縣府敗訴,縣府深表遺憾。〔圖/雲林縣政府提供〕

政治問題包括縣長跟中央:前任蘇治芬縣長時代,反六輕、反空汙、反焚化爐…,雲林儼然成為「環保大縣」,可是蘇治芬的作風卻只要求人家,自己卻不跟人配合,尤其是中央:焚化爐建成卻不啟用就是一例,其他如垃圾減量、垃圾費隨袋徵收等,雲林縣都不做。

政治問題也包括縣長跟鄉鎮市長:雲林縣治斗六市市長謝淑亞是藍軍,屬張派,形象政績均佳,是縣長李進勇明年競選連任的主要假想敵。這一次垃圾大戰的主戰場就在斗六市,市公所表示找不到掩埋地可以處理回運的垃圾底渣,縣政府則要求各鄉鎮市必須「各人自掃門前雪」。但是斗六市實在沒辦法,市區內出現了8000公噸的垃圾山,於是市長謝淑雅使出殺手鐧,環保局「拒收雲林縣政府等50個公家機關垃圾」,縣政府環保局急忙派出自己的垃圾車,支援公家機關清運垃圾,但就是迴避市公所、代表會等機關。

20170628-國民黨立委張麗善、許淑華28日召開「垃圾問題不處理台灣那來前瞻?雲林不要垃圾山更不要失能的政府」記者會。(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628-國民黨立委張麗善、許淑華28日召開「垃圾問題不處理台灣那來前瞻?雲林不要垃圾山更不要失能的政府」記者會。(顏麟宇攝)
20170628-國民黨立委張麗善、許淑華28日召開「垃圾問題不處理台灣那來前瞻?雲林不要垃圾山更不要失能的政府」記者會。(顏麟宇攝)

事件發展至此,不禁令人喟嘆:「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意思是:一個房間也整理不好,怎麼能夠治理天下國家呢?這句話出自清朝人劉蓉的《養晦堂詩文集》,而劉蓉的事蹟剛好對這次雲林垃圾大戰有所啟發。

劉蓉是湘軍名將,在四川「擒殺」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立下大功,升任陝西巡撫。在陝西被人告狀「為官不廉」,朝廷將他撤職,卻因「陝西士民請求劉蓉留任」,朝廷知道劉蓉是受到誣陷,但是成命難收,於是派他「代理」陝西巡撫。後來因為健康理由請辭,朝廷派喬松年擔任陝西巡撫,劉蓉仍留陝督辦軍務。捻匪竄入陝西,劉蓉率湘軍防衛,卻因跟喬松年不和,喬松年掣肘拖延糧餉,劉蓉在給左宗堂的信中訴說:「月餉欠懸,饑寒交迫,死者無葬埋之費,傷者無醫藥之資,各軍將領日來弟寓泣訴」。不久之後,湘軍在西安東郊遇伏,萬餘人陣亡,湘軍大將楊德勝和蕭德揚等被俘殺,「全陝震動」,西捻軍進圍西安,劉蓉免官終養。

歷史是督撫不合,流寇因此得以肆虐,百姓慘遭荼毒;現時是縣長、市長不和,垃圾堆積如山,人民苦不堪言——怎樣都是老百姓倒楣。

再回味那句「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環保署面對雲林縣的垃圾大戰,難道能「好官我自為之」?底渣回運不合理、焚化爐建成不啟用、縣市不合……都是中央政府必須出面協調解決的問題,如果這都處理不好,其他更重大的事情怎麼辦?

今天的執政者老是將「台灣未來」掛在嘴上,包括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前瞻計畫等都是,可是他們事實上「一室之務尚不能治」,難怪那些重大政策不可能做得好,可是台灣前途又怎麼辦呢?

*作者為專欄作家。更多好文請看〈公孫策說不測風雲〉臉書紛絲專頁。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