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分析〉金融危機有如末日武器 如何拆彈求生?

Yes娛樂 標誌 Yes娛樂 2014/5/29 鉅亨網黃欣 綜合報導

在資本主義的世界,金融危機是必然的嗎?當危機發生時,政府是否必須對金融體系伸援?在前任美國財長蓋茨納 (Timothy Geithner) 的新著作中,他認為上述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雖然金融危機與政府伸援卻會傷害市場經濟的正當性。

《金融時報》主筆馬丁沃夫 (Martin Wolf) 評論指出,蓋茨納的觀點相當大膽。蓋茨納認為危機必定會發生,且政府必須以至高力量介入,只有透過大幅舉債、高額支出、讓人民曝露在短期風險中,即使令人惴惴不安政府是否會失控──消除市場的理性,讓它陷入恐慌才能阻止危機。而聯邦存款保險公司 (FDIC) 主管 Sheila Bair 則持相反看法,認為如果政府總是會介入,市場將有恃無恐,更增添不穩定性。

說資本主義有危機傾向似乎太過勉強,但蓋茨納認為在一段長期的市場榮景下,人們更樂於承擔風險。沃夫指出,從危機發生前的槓桿週期可以發現,人們使用槓桿不是因為預期會被紓困,而是預期會有獲利。而這也存在一種「理性的疏忽 (rational carelessness)」:如果最壞情況發生想必會紓困,這讓借貸者感到放心,從而增加信貸泡沫破裂的風險。

當年雷曼兄弟爆了後,眼看新衰退就要到來,G7 央行官員和財長們表示將採取所有可能手段支撐有系統重要性的金融機構,不讓它們倒閉。這些措施的確生效,恐慌褪去,美國經濟只收縮 2 個季度就穩定下來。

蓋茨納認為,正確應對金融危機有 3 個要素,一是大量的貨幣和財政支援,二是對重點機構的負債做擔保,三是嚴格的壓力測試。如果一家機構無力募資,政府就需對它注資。沃夫指出,然而當時情況緊急,容不得詳加規畫再採取措施,資產價值模糊不明、資本緩衝極小、仰賴短期借貸情形非常普遍,解決複雜金融機構問題的機制又不恰當。政府沒有其他合理的替代方案,卻也不能冒險讓接二連三倒閉的金融機構影響到經濟。官員必須由控制貨幣與財政工具來限制對經濟的長期傷害。但代價仍然很大,美國 GDP 從2008年金融危機後開始脫離自 1950 年起的發展趨勢,2014年第 1 季已經相差 17%。

看來資本主義產生金融危機是必然的,政府介入也是正確的決定;但認同這樣的看法也表示,我們的命運顯然繫於這項具毀滅性的末日武器上。許多自由市場派人士認為,政府其實不需增加對金融體系的監管,只需在下次危機發生時袖手不理即可,但這可能帶來災難性的結果。

馬丁沃夫認為,較為可行的方式,是讓金融體系在危機中能更加穩定、更容易處理。需採取的措施包括較高的資本要求,以符合機構本身對金融系統的重要性;擁有能在危機中吸收虧損的長天期債務;降稅以鼓勵發債;以更高的存準率保障銀行存款,增加監管;以及當複雜的金融機構破產時有更好能力可以解決。

蓋茨納著力推動更嚴格的監管,但他也曾說,金融體系中的透明部份愈安全,其他不透明部份所可能造成的風險就愈大,如同在危機爆發前,影子銀行體系的擴張那樣。如此一來,嚴格監管最終可能也被證明沒用。

對於他的警告,有幾個可能的答案。一個是提早介入,全面監控變化中的金融體系,在風險增加時增加對資金或其他方面的要求。另一個是確保核心金融機構能在發生問題時存活下來。還有大幅增加透明度的要求,比如防止重點機構建立其難以負荷的部位等誇張問題。

馬丁沃夫說,若要逃脫金融危機必然會發生的惡性循環,就必須努力降低金融體系發生問題的可能,必須能在危機尚未演變成全面性問題時就能介入。雖然這些努力也可能失敗,但我們必須一試。

更多Yes娛樂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