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劉任昌觀點:「回學校唸書」的金錢豹小姐與酒店經濟功能分析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8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熊秉元在2009年刊出在金錢豹「和粉絲不期而遇」的文章後,網路掀起不少對熊秉元的非議。現在,我趁勢寫文章做對比,說明:吳乃仁的「宇宙大爆炸」是假的,熊秉元的「荷爾蒙過度分泌」是實的。

我再去追蹤事件的發展,發現有正面的發展,也有負面的發展。我先說明正面的發展。

金錢豹小姐「回學校唸書」

以下內容摘錄自痞客幫(PIXNET)的「職場甘苦談」部落格分類下的文章,發布時間是2012年4月24日,發布者的暱稱是「金錢豹」。

坐在您旁邊20出頭小女生的 Michelle,看到您的文章後,也有些話希望能透過我的網誌告訴您:

「…金錢豹的生活很痛苦,早就在一年多前我就已經離職,今天才知道熊教授把當初相見一事提出,因為我總認為我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小姐』,根本不值得被提,更別說教授還記得當初的交談。我已經沒有教授的電話號碼了,有些話想告訴您,或許張貼在這裡您不一定會知道,但是我相信有一天您會看到......。

謝謝您當初看的起我,還把我說的這麼完美;但我不是這麼完美的人,因為我有著不堪的過去,您給我最美好的回憶,是在那個現實的地方,您是唯一一個看的起我的人,您把我『當成一個人』看待,使得當下的我還保有一點點自尊,謝謝您對我的鼓勵,讓我堅定知道再苦還是可以唸書,我存了些學費,今年我就要回學校唸書了。

無論再辛苦,我也會完成五年的學業,由衷的感激您......謝謝。」

除了省略部分詞句外,以上是原文照錄地拷貝自「金錢豹」在痞客幫的部落格。因為該部落格也刊登消費資訊與徵才資訊(時薪1600元,日薪5000元至10000元,聯絡電話等資訊),所以,我認為可信度高。

熊秉元很直白地陳述在金錢豹「和粉絲不期而遇」,必然是因為沒有驚奇與驚艷的後續劇情出現,才得以坦然地公開分享。現在,我們看到金錢小姐表達「謝謝」熊秉元的「鼓勵,讓我堅定知道再苦還是可以唸書,我存了些學費,今年我就要回學校唸書了。」這是一個大圓滿的結局!

這個故事還有許多啟示,持續分析如下。

從我的酒店經驗談起

我人生的第一次上酒店經驗,發生在大學三年級的時候,地點在台南市,招待者是我大學室友父親的生意夥伴。

我的印象仍然很深刻,在場的男生有:我們三位男同學、三位生意人(包含同學的父親)、一位酒店負責人,小姐則是全員出動,約十位。男、女間隔圍坐,偶爾彼此舉杯敬酒,就跟我事前想像的完全一樣。

小姐坐陪的時間以半小時為一單位,稱作一節,費用是500元(30年前的行情);少爺上來遞約二輪的毛巾,就會拿到500元小費;唱歌或陪唱的小姐,也拿到500元小費!給小費時,都是大聲吆喝,大動作給賞,為的是給我同學的父親做足面子。

酒店負責人是某省屬行庫的經理,因為常有陪同客人上酒店談生意的需要,就乾脆自己投資開設一家酒店。酒店的門口掛著「會員制」的告示,擺明是老闆的客戶,或客戶的客戶專屬的俱樂部。

當時在場的四位生意人給我們介紹酒店的文化,更強調滿足我們的好奇心後,我們幾個小毛頭就不會因為好奇而無端進入這種場所。他們強調,如果我們這種小朋友進入「大舞廳」,很容易在廁所的時候,被喝茫卻帶不夠錢的混混伺機搶劫…。

這個故事讓我想起大學時代另外一位女同學分享的故事。在她念國中的時候,她母親將她與她弟弟叫過來,三個人一同嘗試抽菸的滋味。第一次抽菸,一定不舒服,三人坦然地承認不舒服的經驗,作母親的也藉此說明抽菸的壞處…。這種由母親幫忙點菸的經驗,夠「嗆」、夠「屌」吧!從此沒有被同學帶領抽菸的誘因了!

在酒店談生意

到目前為止,發生在30年前的酒店經驗,是我人生的唯一一次踏入特種行業經驗。相反的,我的另外二位同學,其一在大貿易公司上班,常陪日本客戶進出林森北路的酒店;另外一位跑兩岸的貿易,也常上酒店。被冷落的我,則是在思考著酒店的經濟功能與社會功能。

生意,應該在會議室談。會議室的氛圍是各為其主,雙方針鋒相對;相反的,將生意拉到酒店談,就是在酒色財氣的人性(男性)交集氛圍下,先卸下彼此的防備與猜忌。至於建立彼此溝通管道的效果大小如何,這是酒店小姐施展功力的時候。

妖嬌美麗、賣傻裝嗔,能夠滿足男人心裡虛榮的酒店小姐,這是普通級的小角色;合縱連橫、長袖善舞,協助生意談判效率,甚至提供意見者(上進的小姐看多、聽多,也在長智識!),才是極品。

極品創造的經濟價值難以想像,而極品也往往很快的被有遠見的大老闆網羅進自己私藏,成為自己開展事業的大將。經典案例是「曾在黑美人大酒家擔任服務生,因而認識王永慶,李寶珠善於交際與爽朗熱情的特質,很快吸引王永慶注意。」(參考今周刊第941期,2015/1/1出版)

經濟學無非是分析商品與服務的生產、分配、價格等議題,酒店創造的價值已經很明顯,最明顯的證據就是它的服務價值已經反映在它的高價格,它的高價格反映在酒店廣告的要素成本:時薪1600元,日薪5000元至10000元…等。

在酒店買藉慰、買滿足

酒店的存在,對酒店股東、酒店受僱人(小姐)、酒店消費者(酒客),都產生滿足需求的效用。但是,正如同師大路夜市的油煙與吵雜,遭到當地居民的抗議與杯葛,任何經濟活動都會產生外部成本。

這種外部成本對於外部成本很明顯地反映在三種的酒店消費者:第一種是去酒店買藉慰的;第二種是去酒店買滿足的;第三種是渴望去酒店消費,卻因為被道德感框架,對酒店服務買不下手,卻坦然接受酒店招待的消費者。

因為篇幅關係,我必須暫時在這裡停筆。在停筆之前,我預告我的結論:第一、熊秉元筆下的金錢豹小姐 Michelle「因為我有著不堪的過去」才在金錢豹工作,她因此而「存了些學費,今年我就要回學校唸書了。」也就是說,她順利地離開金錢豹,並非如常見的社會新聞所言的,被特種行業小姐可能被拘禁。

我們暫且不論是否是因為熊彼秉元對Michelle「把我『當成一個人』看待,使得當下的我還保有一點點自尊,謝謝您對我的鼓勵,讓我堅定知道再苦還是可以唸書」,才促成 Michelle 再回去念書,這個案例卻說明合法、公開、透明經營的酒店經營模式,可以減低酒店的外部社會成本。

我的第二個結論是,美國的許多研究顯示,對色情行業的壓制,只是徒然的浪費社會資源,卻無益於達成企求的目的。

最後,我再補充一個重要訊息,就是為何我會從過去的學術倫理議題,轉進到酒店議題?原因在於,根據其他媒體的報導,我所研究的學術不端爭議人物中,某些人物是「新潮流推薦而來…而被任用」,導致我注意新潮流,更注意和吳乃仁同時進出鋼琴酒吧的人物。

*作者為德明財經科技大學財金系助理教授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