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劉昌坪專欄:獄政問題不解決,司法改革將前功盡棄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7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刑罰種類中的自由刑,讓罪犯入監服刑的一個重要目的,是希望受刑人可以透過在執行期間的適當教化,使其觀念可以被導正,不要讓犯罪行為在出獄後又反覆發生。要達成此一目的,前提必須是監獄裡的行政管理和教化措施都能夠充分落實,而非只是虛應故事,聊備一格而已。然而,從各種統計數據顯示,我國目前的獄政資源和相關措施,顯然無法達成此一目的。

首先,是戒護人力和收容人數的比例差異過大。我國矯正機關實際從事戒護的人力和收容人數的比例,差距約為1:13.7,和香港 1:2.4、韓國1 :3.35、日本 1:4.6、美國1:4.8、新加坡1:8.3相比之下,戒護人員的工作量和壓力實已超出其所能負荷的範圍,對於戒護人員的身心健康勢必造成極大的不良影響。此外,自 102 年起,矯正機關收容人納入二代健保,因矯正機關內的各項診療與檢驗設備有限,導致戒護外醫的次數遽增。舉例而言,102年度第一季相較101年度同季,即增加了1,866人次;103年度第一季相較102年度同季,又再增加1,043 人次,更讓戒護人力嚴重不足的情形雪上加霜,就連從台北監獄典獄長升任矯正署長的黃俊棠日前也曾經公開表示,「提振同仁士氣和尊嚴」,也是工作重點之一,他甚至以「監所戒護津貼」為實際例子,表示戒護津貼金額已經20年沒有調整了,這也是獄政改革的項目之一。

菲律賓監獄人滿為患,原本只能關4人的牢房,現在卻關了159人(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菲律賓監獄人滿為患,原本只能關4人的牢房,現在卻關了159人(AP)
菲律賓監獄人滿為患,原本只能關4人的牢房,現在卻關了159人(AP)

當然,超額收容更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嚴重問題,根據法務部90年10月23日發佈,自同年11月1日施行的「法務部指定各監獄收容受刑人標準表」,每位受刑人扣除盥洗設備的空間,至少應分配0.7坪。如果依此標準核算,根據統計,在101年底時,最高曾超額收容11,513名受刑人,比例高達21.09%。截至105年7月止,各矯正機關的超收比率仍然達到 13.1%。如果以104年度為例,超額收容比例,則以桃園監獄的「50.3%」最高,高雄第二監獄的「45.2%」次之,我國平均每位收容人可以生活的面積大約只有0.6坪,和美國矯正機關每人2.24坪、日本每人1.13坪相較,空間明顯狹窄許多。法務部矯正署針對長期存在的超收問題所必然導致的惡劣環境,也擔心可能會引發許多風險,例如長時間處於極度擁擠的空間,可能導致受刑人的身心處於極大痛苦和壓力,除了可能導致受刑人精神崩潰,甚至自殺之外,也增加暴行、暴動、脫逃等各種可能失序的情形。

此外,矯正機關根本沒有足夠的教化人力,更是另一個應該嚴肅面對的問題。以毒品犯罪為例,102年1月底,監獄機關受刑人共57,707人,其中毒品犯26,028人,共占45.1%。根據法務部的統計分析,毒品犯罪的再犯率非常高,94年至98年觸犯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的再犯比例,平均高達「九成以上」,顯示監獄並沒有發揮應有的矯正教化功能,之所以會發生此種現象,實與教化人力長期嚴重短缺有密切關係。目前,全國矯正機關的教化人力,根據104年底的「矯正署與所屬機關員額數及受刑人人數」資料顯示,工作與教化有關的人員共有381名,在監收容人數則是62,889名,兩者比例換算後約為「1:165」。但如果以直接從事教化工作的教誨師與受刑人人數計算,則人力短缺的情形更為嚴重,比例高達「1:246」,在教化人力如此嚴重欠缺且情況長期存在之下,實無法期待可以真正發揮教化功能。

台北監獄新擴建的「至善大樓」及內部設施。法務部次長陳明堂6日受訪時指出,法務部希望在3年內達成每個受刑人有一個床鋪的目標。(法務部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台北監獄新擴建的「至善大樓」及內部設施。法務部次長陳明堂6日受訪時指出,法務部希望在3年內達成每個受刑人有一個床鋪的目標。(法務部提供)
台北監獄新擴建的「至善大樓」及內部設施。法務部次長陳明堂6日受訪時指出,法務部希望在3年內達成每個受刑人有一個床鋪的目標。(法務部提供)

除了人力不足以外,諮商輔導的空間也不足,教誨師往往必須在酷熱、狹窄的環境下進行各種教誨措施,別說受刑人無法心平氣和接受教誨,就連教誨師也無法長時間忍耐此種惡劣的環境,這也連帶導致教化功能大打折扣。

因為教化人力長期嚴重不足,所以導致超時值勤、輪休困難的情況持續存在,惡性循環下,所反應的結果就是離職率高,退休年齡逐年遞減。根據統計,97 年的離職比例為 2.59%、98 年 為2.65%,101 年則已達 4.29%,增加幅度已超過50%以上。

法務部長邱太三曾經說過,監獄超收情形嚴重,不僅生活空間極不人道,教化設施也有所不足。蔡英文總統也說過,司法改革雖然重要,但獄政改革更重要,她願意用實際行動和資源來支持。獄政改革所需要的當然不是政治人物的口號,而是真正補足人力,改善基本環境,使其可以發揮應有的矯正教化功能,而不是在惡劣的環境下持續殘害受刑人的尊嚴和健康,否則所謂協助受刑人改過自新,進而重返社會,回復生活常軌,終究只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

*作者為理律律師事務所律師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