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加泰隆尼亞危機,一場緩慢、危險的政治賭局。

中國廣播公司 標誌 中國廣播公司 2017/10/22
加泰隆尼亞危機,一場緩慢、危險的政治賭局。 © 中國廣播公司 加泰隆尼亞危機,一場緩慢、危險的政治賭局。

加泰隆尼亞危機,一場緩慢、危險的政治賭局。(夏明珠製作的專題報導)

西班牙陷入了嚴重的憲政危機,上個禮拜,拉荷義政府提案要啟動憲法第155條,這是當今憲法自1978年實施以來頭一遭,1980年代晚期,當局也曾一度有這個打算,那次對付的是加納利島,面對自治權可能被收回的風險,加納利懸崖勒馬,這一回發難的加泰隆尼亞,則是吃了秤砣,這場危機,再進一步,恐怕就要跌入萬丈深淵。

西班牙可以說是西方世界地方分權最徹底的國家之一,全國有17個半自治區,在教育和醫療保健等議題被賦予程度不一的自主權掌控權。

憲法第155條明訂,自治區的政府若違憲,危害到國家整體利益與完整,中央政府可以收回它的自治權。

西班牙從未啟動過憲法第155條,此例一開,西班牙未來恐怕要面臨許多法律與社會難題。

西班牙政府與加泰隆尼亞當局都清楚事情的嚴重性,也因此,雙方雖然話都說的很硬,在實際行動上,還是維持一定程度的克制,加泰隆尼亞不至於一夕變天。

憲法第155條啟動,需要通過等一系列程序,法律上有明訂,至於啟動之後,如何收回地方的自治權,在做法上有伸縮空間,西班牙可以採取溫和漸進的方式,比方說,先切斷對加泰隆尼亞的財政補貼,讓公務部門斷炊,它也可以訴諸更激烈的手段,像是解散地方安全部門,甚至解散地方政府與議會。

西班牙總理拉荷義在上周末結束歐盟高峰會返國,召集內閣緊急會商之後,提出行動方案,裡面沒有提到要解散加泰隆尼亞議會,卻建議半年內改選,希望換掉主導這回獨立公投的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主席普伊格蒙特。

1962年出生的普伊格蒙特,是麵包師之子,在佛朗哥的極權統治下長大,受西班牙語教育,可是平常都講加泰蘭語。同學說他不是一個天生的領袖,不過人緣好,和他接觸過,你就會記住他。

普伊格蒙特對自己的母語很有熱情,大學主修加泰蘭語言學,畢業後進入報社,2011年,他出任老家赫羅納市的市長,五年後當選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主席。

加泰隆尼亞政治,長期被菁英把持,普伊格蒙特相對平庸的出身,反倒更能跨越階層,取得更大的認同。加泰隆尼亞不是沒有辦過獨立公投,不過從沒有像這一次那麼接近實現夢想。

但是加泰隆尼亞究竟有沒有獨立的本錢,看法見仁見智,加泰隆尼亞確實已經享有許多等同於國家的待遇,它有自己的旗幟、有所謂的國會、警政系統、享有教育和醫療政策的自主權,也有地位相當於元首的自治政府主席,甚至號稱有獨立的對外關係,在全球設有推廣貿易和投資的領事機構,但是這還是遠遠無法達到一個國家必須具備的條件,它的邊界防務、關稅、賦稅、國防、航空以及貨幣體系,都是西班牙控制,如果它能建立起這些系統,它的財政有沒有能力支應,也是個問題。

加泰隆尼亞分離勢力有一句很聳動,但是也很能打動當地人心的口號,就是馬德里搶劫加泰隆尼亞。加泰隆尼亞產業發達,人均收入遠高於西班牙其他地區,它的人口佔全國比重大約百分之十六,卻貢獻了國家百分之十九的產值,西班牙超過四分之一的出口,產自加泰隆尼亞,巴塞隆納名列歐盟前二十大港口,也是外國觀光客到西班牙的首選。加泰隆尼亞上繳中央的稅,確實比重分配後,中央回饋給它們的要多很多,2014年,兩者差距接近一百億歐元。然而獨立也不見得表示所有稅收都能反應到地方發展當中,因為獨立之後,維持一個國家的花費,將遠遠超過目前作為地方政府所需要擔負的,就算稅收增加,說不定也不足以打平。

更值得擔憂的是加泰隆尼亞的負債,最新的統計顯示,它的公共債務佔GDP比重高達百分之35.4,它是西班牙對地方紓困的最大受益者,加泰隆尼亞當然心有不平,因為長時間來,它們繳出去得多,拿回來的少,要不是得一直救濟窮親戚,以它們的經濟實力,也不至於需要舉債,然而,基於國家整體與平均發展考量,在財政分配上劫富濟貧,本就天經地義,假使加泰隆尼亞獨立,真的付諸談判,單單是債務該如何分攤,恐怕就扯不清。

除了分家的問題之外,加泰隆尼亞的經濟前景,也有相當程度得看它獨立後,能否繼續留在歐盟,或至少留在歐洲單一市場,因為加泰隆尼亞三分之二的出口,都銷往歐盟,歐盟是否接納新的會員國,是採取共識決,加泰隆尼亞要加入,西班牙就不可能同意。

就算加泰隆尼亞退而求其次,放棄成為完整會員,只求留在單一市場,只要西班牙想要作梗,它的日子還是不會好過。

更多來自中廣新聞網的文章

中國廣播公司
中國廣播公司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