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友人:若無洪崇晏 恐成另一中壢事件

新頭殼 標誌 新頭殼 2014/4/12 李雲深
台大博士生洪崇晏昨(11)晚臨時出面擔任411包圍北市中正一分局行動總指揮,順利讓群眾和平回到立法院,卻遭到許多莫名的攻擊。圖:林雨佑/攝 © 林雨佑-攝 台大博士生洪崇晏昨(11)晚臨時出面擔任411包圍北市中正一分局行動總指揮,順利讓群眾和平回到立法院,卻遭到許多莫名的攻擊。圖:林雨佑/攝

因為對著北市中正一分局局長方仰寧講出:「小心你會害自己被暗殺」這句話而遭到部分網友肉搜,甚至揚言要揪人「路過」他家的洪崇晏(外號八六),友人轉述八六的說法,指他的原意是要方仰寧以東德的秘密警察在90年以後被清算的遭遇為鑑。友人說,今天現場如果沒有洪崇晏跟其他有經驗的運動者擋在前面, 群眾會不會像中壢事件一樣,衝進分局裡?「沒人能保證。」

自稱是洪崇晏的朋友kk13942001 (橘色的加州陽光),是透過批踢踢實業坊討論區轉述洪崇晏的想法,「希望大家可以多多認識這個可愛的臺大人,我認識將近三年的八六。」

友人說,他剛剛聽到洪崇晏打電話給家人,媽媽接的電話,他只花了三分鐘講三件事情: 1.傳票過幾天會到,幫他收好。 2.家裡可能會被騷擾,請小心。 3.請媽媽注意爸爸跟外婆的狀況,不要太擔心他。

洪的友人忍不住說,「你是有顧立雄的委任狀嗎? 還是說你家祖上三代公務員可以讓你這樣玩? 一個平常連飯都不一定吃的飽、衣服都捨不得買、靠打工養活自己的賤民(無貶意), 憑什麼叫你爸媽不要擔心? 他根本就是個M。(蓋章)」

友人描述昨晚現場,洪崇晏跟其他幾個認識的夥伴一起呼籲大家有秩序、留通道、不要跟警方起衝突, 希望群眾不要再往前擠、不要真的衝進警察局搞出中正一事件, 甚至喊出「我是洪崇晏,一切集會遊行法的責任由我承擔」這種蠢話。

文中說,對於常跑社會運動的學生來說, 中正一分局分局長方仰寧是個讓人咬牙切齒的雙面人、狠角色, 人前對學生噓寒問暖,人後主張強硬驅離,各種勞工抗爭、反迫遷等等都吃過他的虧。也因為如此。社運圈不少學生跟他時常碰面,是能跟他直呼其名講點話的 八六就是其中一個。

但洪崇晏的友人也說,今天中正一這場根本不是他揪的團,「管群眾什麼呢?參與中正一行動的鄉民根本也不在乎黑島青或者誰誰誰要出來扛首謀這個十字架: 大家就是路過啊,路過怎麼會有總指揮呢?人人都是首謀! 」

這篇談洪崇晏的全文如下:

先補八卦,他剛才在我旁邊,現在還沒睡,身高已經超過186了。 他很喜歡喝酒,隨身攜帶一個小瓶子裏面隨時裝高粱, 從大一開始進學生議會(臺大叫學生代表大會)當了四年代表,人稱台大王金平。 平常以社辦為家,最近剛失業。

-- 原本想下面發這個標題,但要補八卦嘛... [幹譙]

先講一下我剛剛從八六本人那裏理解的運動狀況。

今天早上驅離行動之後,洪崇晏同學(下稱八六)就非常自責,認為自己為什麼沒有在現場待到驅離,長輩們被"勸離"的時候沒能幫上忙, 悲憤之餘還發了個痛罵方仰寧的動態。

對於常跑社會運動的學生來說(不包括我,我圈子不同), 中正一分局分局長方仰寧是個讓人咬牙切齒的雙面人、狠角色, 人前對學生噓寒問暖,人後主張強硬驅離,各種勞工抗爭、反迫遷等等都吃過他的虧。 但也因為如此。社運圈不少學生跟他時常碰面,是能跟他直呼其名講點話的, 八六就是其中一個。

早上驅離發生後,警察還很聰明地打電話給公投盟的設備廠商, 說要把帳篷跟椅子直接"接手",租金警察買單,然後大辣辣地開始用公投盟長輩們架設的帳篷納涼,扛盾牌的人手一椅,公投盟的長輩們卻只能坐馬路忍受日曬。

作為有點經驗的社會運動後進,八六先趕到立法院外, 跟尤美女委員還有其他很多運動者(抱歉這些人我只記得委員的名字)一起協調警方, 看能不能把在圍牆內的帳篷、椅子等先還一部分給公投盟的長輩們, 讓他們至少有一些椅子坐、有地方遮陽,不用全部擠回濟南路。

協調告一段落之後傳來消息,說網路上有鄉民號召要"路過"中正一分局, 當時沒有人知道到底是誰揪的團,八六問遍現場他所能找到的NGO, 各組織都說要等蔡丁貴老師好轉再說,要有行動最快也是明天(六)的事情。

民族偉人(諷刺意味)八六的英雄主義就在這時候發作, 他以為他可以趁這個機會幫忙公投盟等單位,提前半小時到現場先開個記者會, 先行把反對集遊法、歸還路權等訴求先講一講。

主意既定,他就在現場跟一些人(貌似有孫窮理先生等人)擬了個1730的採通, 加上幾點訴求後寄給記者大大們,地點直接在中正一分局,1800結束。 1730八六拿著大聲公到現場,記者也在現場等他,他就把大家事先擬的聲明 (好像是四點要求?忘了。)念了一遍,接受完採訪後,記者會準時在1800完結。

-- 原本八六在這個時間就可以離去的。 與行政院的case不一樣的是,今晚的群眾不是他找來的, 而是批踢踢鄉民自動自發號召,鄉民自發回文響應。 從運動倫理上,八六他到這個時間點都還是在"收割",幹的基本上是朱稻割的事情, 非常讓人不齒(科科),但他沒必要為了群眾的安危負責。

行政院那晚,絕大多數人並不知道整套計畫、群眾是被鼓動過去的、缺乏對抗經驗, 也不一定知道驅離會如此暴力(事實上我想連組織者都不知道警方最後會這麼搞); 因此主事者對群眾多少有點責任,得負責把群眾管好帶出, "拋棄群眾"可能要負上違背運動倫理的重大責任。

但今天中正一這場根本不是他揪的團,到場的人大概也都知道警方如果驅離會是啥樣子、 能夠自己估計法律或身體風險,八六他充其量就是個想趁機幫丟訴求出去的收割者, 大可收割完屁股拍拍走人,管群眾什麼呢? 參與中正一行動的鄉民根本也不在乎黑島青或者誰誰誰要出來扛首謀這個十字架: 大家就是路過啊,路過怎麼會有總指揮呢?人人都是首謀!

但可愛又愚蠢的八六看到現場人越聚越多,腦充血一發作,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 1800過後就拿起大聲公開始帶口號,並且宣稱自己是現場總指揮。 他的如意算盤是「今天如果有人要扛集遊法的責任,我來扛沒關係,關我一個人就好。」

-- 後面的事情你們就知道啦,他靠著跟方仰寧的好幾面之緣,讓方仰寧透過他跟大家講話。 很明顯的是他根本控制不住群眾,方仰寧也沒真的把他當一回事。 就連他對方仰寧說「你要小心,你這樣會把自己搞到被暗殺」之後, 方仰寧也對著記者的鏡頭說「我不覺得有受到威脅」。(當然這段東森不會剪進去) (補充:這句話的脈絡有兩種,狡兔死走狗烹或者鄉民腦充血, 但八六的意思基本上就是勸方仰寧不要當國家機器的馬前卒。

八六說他的原意是要方仰寧以東德的祕密警察在90年以後被清算的遭遇為鑑, 但在現場任何人都會腦充血,只能講出"被暗殺"這種等級的蠢話。) 在他的大聲公沒電以後,到現場組成人肉複誦大聲公之前的這段時間裏, 大概也沒幾個人真的聽的到他在講些什麼。

八六就在這種狀況下,在現場以323陳廷豪的方式,幹著323魏揚的工作, 控制的是一群根本不是他找來、他也無法控制的鄉民。 他跟其他幾個認識的夥伴一起呼籲大家有秩序、留通道、不要跟警方起衝突, 希望群眾不要再往前擠、不要真的衝進警察局搞出中正一事件, 甚至喊出「我是洪崇晏,一切集會遊行法的責任由我承擔」這種蠢話。

-- 鄉民有聽他的話嗎?我想不是全部。 他有受到誰的授權嗎?我想沒有。警察信任他對群眾的控制力嗎?我想也沒有。 這個責任扛起來就是吃力不討好。他自願擦屁股,好不容易撐到鄉民不情不願的解散, 順便酸他「你憑什麼?」對,他真的沒有什麼可以憑的。

然後鄉民、黨工開始獵巫。 在他回來的兩個小時裡面,手機不停地有各路人馬打來, 一接通要馬就是無聲電話立刻掛斷,要馬就直接問候祖宗十八代外加「你是小孬孬嗎?」 幹到底誰是小孬孬?是晚上打無聲電話的鄉民?還是敢扛刑責的洪崇晏? 從頭到尾這群人不是他揪的,他就只是個人英雄主義+自我奉獻主義發作, 想幫大家一點忙而已啊! 你可以罵他蠢、想紅、愛現,但這幾天現場哪個人不是這個樣子? 看到有場子就扛下來的人不差他一個啊! 這個人可愛到「就算鄉民都很有GUTS,願意扛妨礙公務,他還是想幫大家坦下來」啊! 鄉民獵巫是在獵三小?還跟著某些特定ID起舞人肉他?

-- 八六這個亂黨(請注意這個詞是讚美)跟我認識的很多人一樣, 用各種手法把家國大事扛在自己的肩上,想要喚醒大家。 跟很多人不一樣的是,八六是個純M。 他巴不得每一滴社會改革過程中所留下的血都是出自於他、全臺灣只要他流血就好, 其他人乖乖撿垃圾、回家發文感謝警察跟夥伴,抱著情人聊天就好, 所有的罵名跟痛苦由他一個人承擔。

剛才他打電話給家人,媽媽接的電話,他只花了三分鐘講三件事情: 1.傳票過幾天會到,幫他收好。 2.家裡可能會被騷擾,請小心。 3.請媽媽注意爸爸跟外婆的狀況,不要太擔心他。

幹你爸的,你是有顧立雄的委任狀嗎? 還是說你家祖上三代公務員可以讓你這樣玩? 一個平常連飯都不一定吃的飽、衣服都捨不得買、靠打工養活自己的賤民(無貶意), 憑什麼叫你爸媽不要擔心? 他根本就是個M。(蓋章)

-- 但臺灣人不會感謝他。黨工說他搗蛋、學生說他想紅、 運動各團體在事發後三小時內的第一時間幾乎無聲,任憑他的臉書被灌爆。 臉書上還有人叫他去自焚的,幹你大伯的! 我認識的洪崇晏根本想當釋廣德、詹益樺想瘋了, (他不敢也不願自詡為鄭南榕) 你們要他自焚,他就真的會自我燃燒給你們看啊!

-- 但臺灣人不會感謝他。多數臺灣人打從娘胎就沒有想過「用自己的雙腳站起來」這種事。 今天現場如果沒有他跟其他有經驗的運動者擋在前面, 群眾會不會像中壢事件一樣,衝進分局裡?沒人能保證。然後呢?一整群人被起訴、被判刑,媒體繼續罵暴民,大燜鍋(我不知道新節目叫什麼名堂)會找個人來演他、嘲笑他, 然後大家繼續鼎王麻辣鍋雷神巧克力,啊不就好棒棒!

-- 臺灣人不會感謝犧牲奉獻者的。對,他們會推文朝聖、蓋紀念碑或紀念園區給你, 定個國定假日,大家放假在家裡呼呼大睡,用養肝來紀念犧牲奉獻的人。 臺灣人不會感謝勇於任事者的。對,他們會製作新聞節目紀念你,午休時間不停重播, 然後把你說過的話、想傳達的理念寫進教科書,教孩子背起來好準備國家考試領終身俸。 臺灣人不會感謝衝撞體制者的。對,他們會到場用捐香油錢的方式捐贈大批物資, 然後在毫無刑責負擔、等會就要回家睡覺準備第二天繼續幫資本家賣命的狀況下, 對學生說: 「臺灣的未來就靠你們了。」

-- 他媽的這種人還配叫作好國好民? 今天馬政權惡搞臺灣的法治,少部分犧牲奉獻者在前面衝的屁滾尿流, 大家卻好像沒事一樣,好事者在那邊說風涼話,炮口一致對內, 檢討學生道德的時間比罵馬金江王方的時間還多。 (好吧我想不是所有人都這樣,至少有200萬人不是,比例大概1/10吧,呵呵。) 其他人到場逛逛打卡、捐了物資就自以為瞭了公民責任,連罷免在幹嘛都不清楚。 難道哪天老共嫌麻煩直接打過來了,我們可愛的臺灣人也要到軍營去送物資, 然後對募兵來的志願役、動員來的不願意說「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這樣嗎? 我們一直在說「每個人都是英雄」,卻連當英雄的GUTS都。沒。有。 真是幹你爺爺的活該被殖民統治300年。

-- 我是一個非常右派的人,換句話說相當自私, 會犧牲自己的GPA出來搞吃力不討好還滿臉豆花的學生自治, 都只是為了我爸的一句話「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 領了國家補助念臺大就該多少還一些,老子債還完了,外面海闊天空! 換言之我不是真格的什麼咖,我以右派自豪! 但洪崇晏這種無異曲線畸形到「縱軸是現在社會福利、橫軸是未來社會福利」, 絲毫不考慮自己人生的真英雄,臺灣人竟然這樣呸他? 黨工就算了,連八卦版的鄉民都跟著罵,說他這麼做會「干擾」運動? 幹你叔公的怎麼不去白狼的臉書洗版啊?怎麼不打無聲電話給白狼啊? (而且還有不少人蠢到連隱藏號碼都不會按,#31#很困難是吧?)

-- 如果一個民族整天只是期待蝙蝠俠出來拯救大家(然後還要呸他)、 期待其他人幫你擔你該擔的責任(然後還要呸他)、 期待其他人幫你動腦做懶人包(然後還要呸他), 那這些人還有能力獨立自主嗎?還有資格組成一個國家嗎? 連團結一致打倒護法力量、自主創法的覺悟都沒有, 是不是連憲法都要中國人幫你寫好啊?(啊我忘了現在的憲法還真是中國人寫的) 幹你老舅公的活該被殖民! 幹你阿祖的活該被統治啊! 我連「醒醒啊臺灣人」這種話都不想講了,只能為我這固執又傻的朋友以及臺灣的未來, 深深的悲哀著,如此而已。

-- 好啦這是篇心得文,希望大家可以多多認識這個可愛的臺大人,我認識將近三年的八六。#

更多來自新頭殼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