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台灣媒觀》媒體改革18年,亂象果真無解?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媒觀改版的新網站在這星期上線,因為新網站的關係,辦公室的同仁便把過去媒觀所出版的刊物順道整理一番,在整理的過程中,除了驚覺媒觀將邁向第18個年頭外,也意外發現一些令人玩味的文獻與資料。

2000年時,媒觀的第一份刊物「媒體觀察」記載了當時的媒體觀察報告,其內容從當時的環球電視台經營權之爭出發,點出了台灣媒體問題,其問題大致上是:媒體受到各種不同的政治與財團力量介入,其中黑道亦把持媒體,但政府卻沒有任何作為,不過,這裡也須提醒,政府介入恐會傷害言論自由,因此,當時的報告建議成立類似像美國FCC的機構,作為媒體事務的監理機構。在刊物的內容中也提到,記者專業性不足導致新聞品質低下,另一方面,媒體自律在現在(2000年)看來是遙不可及的高調,猶如請鬼取藥方,但此為新聞倫理的最基本的環節。然而,現在的媒體這一點都做不到,如同感染了「免疫系統失調症候群」。

上述這一段媒體批評的時空背景,是2000年的1月,那時候陳呂、宋張、連蕭三組主要的總統候選人,正廝殺地如火如荼,台灣當然也還沒政黨輪替,更不用說令人詬病的藍綠問題,當時也還沒出現。上述的文字若不說是17年前的媒體觀察報告,不知情的人,或許還以為這些內容是在批判2017年的媒體亂象!

只是,平心靜氣來想,這17年來的媒體亂象真的沒有改變嗎?如果有改變,那改變了什麼?如果沒有,又缺了什麼?這些問題可以逐一來仔細討論與檢視。首先,筆者想先就「媒體素養教育」這一個部分進行討論,為什麼要先討論此部分呢?主要的原因在於,媒體素養教育是大眾參與媒體改革的重要元素,更與媒體自律互為表裡。

媒觀的第一份刊物。 © 由 風傳媒 提供 媒觀的第一份刊物。
媒觀的第一份刊物。

筆者在網路上看到鄉民或是網民對媒體自律的批判,最常見的話語就是「請鬼拿藥單」,這與17年前的批判相同。這個現象不但反映了大家對於媒體自律功能的不信任外,也是對媒體亂象無力感的一種表現。筆者不否認上述的批判,因為,媒體就如同我們每個人一樣,我們都會律己,但是倫理上的律己之所以會發生效果,乃是在於社會大眾對我們自身的「他律」。這個邏輯同樣可以套用在媒體自律上,也就是說,若是媒體自律要有效果,就必須建立在他律上面。而他律的基礎更是建立在每個閱聽人都有其素養,不但了解媒體內容,更能批判與監督媒體。

只是,台灣的媒體素養教育真的有到位嗎?這時候可能就要梳理一下台灣媒體素養教育的歷史了。這段從2000年以後的簡史,媒觀新的網站中是這樣敘述的:以國家政策面向來說,從2002年教育部公布的「媒體素養政策白皮書」,到2008年執行三年期的「國民中小學媒體素養教育課程計畫」培育出媒體素養種子教師後,在這六年期(至2016年為止)間,以媒體素養為主的相關計畫已無大型的國家計畫在執行。雖然「國民中小學媒體素養教育課程計畫」所培育的種子教師仍持續在部分縣市以「媒體素養教學輔導團」的方式持續運作,然而,因無一貫的政策與資源配套,以至於在運作上只能仰賴教師們的熱情與民間媒體素養教育團體們,在有限的資源挹注下,持續奮鬥戮力維艱緩緩向前。

其次,在民間團體方面,在媒體素養概念導入總綱以前,主要由民間團體來進行教育推廣工作。從政治大學的媒體素養研究室開始,臺灣師範大學、世新大學等相繼成立媒體素養研究室,而民間的非營利組織團體諸如,媒體識讀基金會、富邦文教基金會、台灣少年權益促進聯盟、卓越新聞獎基金會與本會等。然而,民間團體往往因為財力與物力的關係,影響其業務的持續性,導致無法持續推動媒體素養教育,也因此媒體素養教育的推動現況,僅剩本會在推動此項事務。然而,本會亦因資源與經費問題,僅能先從「偏鄉師資培育」或「辦理研習」等重點方式進行,故這一兩年來陸續推展了「偏鄉教師媒體素養教育專案」並與國家教育研究院合作進行教師講習課程,冀求在最有限的資源下獲得最大效益。儘管如此,在經費與資源無法挹注的情況下,本會無法全面地進行與落實此一理念。

也正是如此,我們對於媒體素養教育似乎還要再更努力,這個努力不但是要充實閱聽人與公民的素養,更要為媒體環境與新聞自由打下更厚實的基礎。因此,未來媒觀除了會監督國家在媒體素養教育的政策外,更會持續參與師資培育的相關課程。另一方面,我們更歡迎各級學校、輔導團、縣市政府教育局處、新聞局處等單位,與我們洽談合作辦理媒體素養教育相關研習活動。媒體素養教育必須變成一個全民運動,唯有如此,媒體的改變才會真正的由根做起,公民社會也才有辦法真正健全!

*作者為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辦公室主任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