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從北捷烏龍事件談起

遠見雜誌 標誌 遠見雜誌 2014/6/8 王美珍

     自從發生鄭捷隨機殺人事件以來,臺北捷運已經連續發生兩起離奇的「大奔逃」事件。

     一次是自閉兒按計算機, 不小心撞到鄰座乘客 ,對方質問「你幹什麼?」他一時答不出話,竟被認為是有傷害意圖的兇手;另一起則是乘客癲癇發作,竟有人大喊殺人,整車乘客開始奔跑竄逃。

     這兩起事件的媒體報導,大多著墨在大眾對於隨機殺人事件的恐懼。 然而,有一些更細微的社會心理狀態警訊,悄悄發生了,卻一直沒有被注意。

     首先,這兩起事件, 其實沒有真正的「兇手」,卻都有民眾受傷就醫。原因在於,在此過程中民眾為了求生,發生了推擠與踩人事件。當有人喊「狼來了!」沒人想當第一隻被犧牲的羊,結果羊與羊之間彼此競爭,當下每人只顧自己求活,甚至從人身上踩踏過去也無所謂。結果,讓羊受傷的反而不是狼,而是羊與羊之間的彼此傷害。

     不禁讓人想到,南韓歲月號沈船之所以造成嚴重傷亡,很重要的原因在於船長棄船先逃的自保心態。倘若,台灣未來不幸的再有其他意外災害發生,當人人為了自保,不顧他人瓦上霜,是否也可能造成更大的傷亡?

     更令人悲哀的是,自閉兒與癲癇症患者,皆是先天身心有某些特殊症狀,在成長過程中多半會被標籤、歧視或烙印為他者(Other)。這次的事件,當那位自閉兒正說不出話來時,得到的不是被同理;癲癇症發作時,得到的不是被關切生理的狀況,反而是大家拔腿就跑。這些本來應該特別需要被幫助、被關心的人,在最需要被幫助的時刻,反而被冷漠以待。

     自閉兒的母親事後表示非常傷心,而那位癲癇症男子回家後看到新聞播出,看見車廂內民眾因為他而逃跑,將背包、眼鏡、雨傘都散落一地,心裡又將作何感想?這兩次烏龍事件像一面鏡子,映照出社會對於與與一般人不同的「他者」的陌生與恐懼。倘若當下和這兩位患者捷運同車廂的民眾,能對這些疾病多一些正確的認知,這樣的誤解就不會發生。

     我們常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然而,透過這兩次「意外」事件,卻可看出一向被認為熱情、有人情味的台灣社會,露出了那麼一點兒疏離、冷漠化、不再那麼善意相待的社會面貌,也是目前社會的一個警訊。

     精神分析創始人佛洛伊德曾說,人類的文明或文化是脆弱的,薄薄一層,極易被人性中的惡與隱藏的野蠻摧毀。一向以「文明」自豪的臺北捷運與乘客,在經歷過隨機殺人的恐懼後,也是時候思考我們的文明程度,能否禁得起考驗?所謂文明,除了遵守先下後上、禁止飲食、讓通道給快速通行者等外在的「規矩」以外,能否還能多些他者的尊重、理解與包容?

更多來自遠見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