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台灣舞團在國際 肢體跳出排灣部落呼吸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7/19 曾依璇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亞維儂18日專電)台灣的蒂摩爾古薪舞集舞者在亞維儂劇院跳著以現代舞重述的排灣族4步舞,他們在部落生活,學會吟唱傳統歌謠,身體也抓住特定律動,以肢體讓觀眾看見丘陵溪間的部落風景。

蒂摩爾古薪舞集是台灣第一個以排灣族文化為主體的現代舞團,追求純粹的排灣部落元素。

今年,蒂摩爾古薪舞集帶著作品「似不舞(s)」到法國的外亞維儂藝術節(Avignon Off)演出,獲得媒體和觀眾特別高的評價。

來自法屬留尼旺島(Ile de La Reunion)的舞者布瓦耶(Florence Boyer)原本要提早離開亞維儂,聽說「似不舞(s)」評論極佳,特地延遲行程,「我很慶幸自己改了火車票,花時間來看這支舞,我一點也沒失望」。

布瓦耶說,她自己也是編舞者,很留意傳統與現代交會的美學,「似不舞(s)」舞者的動作「對我們來說不常見,他們透過肢體傳達一種獨特性,聲音的力量和震動創造了一些讓我很感動的情緒,身體和空間的安排也豐富多元,感覺很強烈、很有力,非常非常美」。

4名舞者開頭以手勢比出「1、2、3、4」,中段以微弱氣音數數,到了最後高潮時大聲喊出「ita、drusa、tjelu、sepatj」(即排灣族語1、2、3、4),低頻的音樂震動彷彿與心搏相合,聲音迴盪在圓形劇院和每名觀眾的耳中,形成震撼的結尾。

舞蹈總監巴魯.瑪迪霖受訪時說,「似不舞(s)」創作來自排灣族傳統4步舞和部落勇士舞,配合亞維儂的演出場地,對原先的版本進行大幅調整,並安排以排灣族的數數歌做結束。

數數歌的吟唱和傳統舞步,都是傳承自部落耆老。傳統4步舞是部落在結婚或收穫祭時跳的舞步,現在在重要節慶也仍然會跳,只是族人到城市生活後,跳起來多少有點走味。

團長兼藝術總監路之.瑪迪霖解釋,「現代人穿著高跟鞋跳4步舞,已經無法隨歌謠呈現身體律動」,因此他們要求舞者,無論是否排灣族人,都要會吟唱排灣歌謠,並在部落生活,徹底理解排灣族文化,觀察生活中族人細微的動作,身體才能真正以律動和呼吸呈現出部落元素。

曾邀請蒂摩爾古薪舞集演出的墨西哥藝術總監說過,他在「似不舞(s)」中看見了大自然,看見舞者在自然中奔跑;「這正是因為舞者在部落生活、呼吸」,路之.瑪迪霖說,環境與身體產出的東西有很大關聯。

蒂摩爾古薪舞集緊抓住可能佚失的部落舞步和歌謠,以現代舞重新敘述,而部落耆老們竟也能從中感知到年輕人想說的話。

巴魯.瑪迪霖回憶,舞集有部作品「Kavaluan的凝視」,內容有點「限制級」,「我們一直很怕被(部落耆老)罵,但發現他們看完在哭,他們感受到了我們呈現的東西,是部落正在發生的、文化的流失,應該要去面對,只是他們不知道如何表達」。

蒂摩爾古薪舞集去年在墨西哥演出「似不舞(s)」造成轟動,演出結束,觀眾聚在大廳不肯離去,等到舞團出現後,對著他們喊「台灣!台灣!」,然後模仿舞者以排灣族語喊出「ita、drusa、tjelu、sepatj」。

舞蹈是種不需要唇齒的語言,讓排灣族老人看見部落的變遷,也讓外國人發現台灣的風景。1060719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