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向駿觀點:馬杜洛誤國三部曲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23
© 由 風傳媒 提供

'

7月8日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終於同意釋放被監禁超過3年的異議人士羅培茲(Leopoldo López),他呼籲羅培茲釋出「和平與修正」的訊息,並謂此舉將提供和解的基礎,「因為這個國家希望和平」。但16日阻止總統擴權的公投吸引了710多萬人投票,約占全國人口1/4,算是給了馬杜羅當頭棒喝。

委內瑞拉在世界銀行公佈的「世界痛苦指數」(World Misery Index)排名連續四年(2013~2016)蟬聯全球第一。身為全球最大石油蘊藏量的委內瑞拉,2016年經濟萎縮10%,通膨高達720%,每4人中有3人體重非自願性減少19磅。困獸猶鬥多時的馬杜洛看來是黔驢技窮了,其誤國過程概可區分為以下三個階段。

接收遺產階段

2013年3月5日前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病逝後,欽點接班人馬杜羅在4月14日的補選中以不到2%得票領先民主團結聯盟(MUD)的卡普里萊斯(Henrique Capriles)贏得選舉,當晚馬杜羅對支持者高呼「查維茲司令,任務完成了」!但接任總統不到一年馬杜洛卻把委內瑞拉搞的體無完膚,其原因可歸納為「三失」。

委內瑞拉幾乎每天都有街頭示威,總統馬杜洛則派軍武力鎮壓(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委內瑞拉幾乎每天都有街頭示威,總統馬杜洛則派軍武力鎮壓(AP)
委內瑞拉幾乎每天都有街頭示威,總統馬杜洛則派軍武力鎮壓(AP)

先看民粹政治失靈。馬杜羅洛曾任外交部長、副總統,競選期間提出的口號之一為「我是查維茲,我們都是查維茲。」問題是查維茲是個無法複製的強人,更糟的是馬杜洛完全不具備民粹領袖的魅力。美國胡佛研究所前研究員雷立夫(William Ratliff)對馬杜洛的形容相當傳神:「拉美魔幻寫實小說中的人物」。

次看經濟發展失策。2013年委內瑞拉通貨膨脹高達56.2%,首都加拉加斯在《經濟學人》著名的「大漢堡指數」中名列全球最貴的城市。2014年原油日產約270萬桶,比1999年查維茲上任時少13%。同年8月5日石油部長宣佈國內油價上漲,但次月即遭解職。

最後是國際盟友失勢。先是2013年10月27日阿根廷鐵桿盟友-女總統費南德斯(Cristina Fernández)所屬的「勝利陣線」(FPV)在期中選舉中遭挫敗,導致她欲藉修憲爭取第三任總統的美夢破碎。其次是同年11月的宏都拉斯大選,2009年遭罷黜左派前總統賽拉亞的代理人落選後,右派候選人葉南德茲(Juan Orlando Hernández)當選總統。更重要的是2014年12月16日美國總統和古巴領導人終於通了1959年第一次電話,次日歐巴馬宣佈「兩國關係展開新篇章」。委內瑞拉則因全球油價下跌經濟瀕臨崩潰邊緣,原本每天提供古巴約10萬桶幾乎免費的石油被迫停止雙方漸行漸遠,馬杜洛很難再找到可以「互相取暖」的國際盟友。2015年12月6日委內瑞拉國會選舉在野聯盟「民主團結圓桌」贏得167席中的112席,馬杜洛領導的「統一社會主義黨」僅獲55席,接收遺產階段以失敗告終。

自為政變階段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期刊副總編輯基亭(Joshua E. Keating)將「自為政變」定義為 「一個經由民主方式掌權的政府逐步侵蝕民主制度以確保本身永久掌權。」《華爾街日報》拉美專欄作家歐格蘭蒂(Mary Anastasia O’Grady)曾把委內瑞拉亂象稱為「緩慢的自為政變」(Slow Self-Coup)

委內瑞拉憲法規定總統如在任期過半後無法行使職權(如死亡、辭職、罷免、彈劾等)由副總統繼任至總統任期屆滿為止。馬杜洛以「自為政變」撐到總統任期過半(2016年4月18日),「以拖待變」戰術雖成功,但2016年1月5日新國會宣誓就職後,「民主團結圓桌」表示要透過憲法途徑把馬杜羅趕下台。儘管縮短總統任期公投提案需獲至少20萬人簽名聯署,但自4月27日起數天內聯署人數已超過180萬。

委內瑞拉反對派16日舉行象徵性公投,表達反對總統馬杜洛(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委內瑞拉反對派16日舉行象徵性公投,表達反對總統馬杜洛(AP)
委內瑞拉反對派16日舉行象徵性公投,表達反對總統馬杜洛(AP)

同年10月23日委內瑞拉國會在馬杜洛支持者的騷擾下議程中斷,然因反對黨席次過半故國會仍在混亂中通過以下決議:政府阻撓反對派推動公投罷免馬杜羅總統等同發動政變。在野黨領袖波赫士(Julio Borges)表示:國會多數認為政府參與政變後,將對馬杜洛展開審判釐清他在剝奪民主和人權的角色。由於民主已陷「自為政變」,反對黨於10月23日發動大規模示威並尋求國際社會施壓。

制憲奪權階段

今年3月底到4月中《紐約時報》不到20天內以三篇社論討論委內瑞拉的危機。 3月30日委內瑞拉最高法院裁決,由於國會「藐視憲法」(in contempt of the constitution),高院將取而代之履行立法職責。《紐時》當天在題為「委內瑞拉危機重重」的社論中建議將委國逐出(expel)「美洲國家組織」(OAS)。4月1日《紐時》在「委內瑞拉淪入獨裁」社論中引用OAS秘書長阿爾馬格羅(Luis Almagro)對該裁決的定調:「自為政變」(self-inflicted coup d’état),並指「委內瑞拉最高法院剝奪立法機構權力並自我授權的裁定,使這個已深受暴力和經濟匱乏困擾的國家更邁向公然的獨裁。」

馬杜洛為了進一步剷除異己,4月7日由最高法院判決反對黨領袖禁止參政15年。4月15日《紐時》在「逼迫委國領導人退場」為題的社論抨擊委內瑞拉封鎖國外新聞來源、禁止外國記者入境並騷擾本國記者。4月19日委內瑞拉法院裁定凍結、沒收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在委國的廠房與設備,次日通用宣佈將關閉且退出在委內瑞拉的營運,白宮與馬杜洛政府的關係迅速惡化。

繼4月27日委內瑞拉退出OAS後,5月1日馬杜洛在勞工節集會時突然宣佈將成立「制憲會議」(constituent assembly),反對派批評馬杜洛欲藉「制憲」之名拖延下半年的州長選舉和明年的總統選舉等於變相奪權。根據前總統查維茲所訂制法程序,總統有權發起重制憲法公投,通過後由選民投票選出制憲大會成員,再由大會制訂新憲法經公投通過後生效。馬杜洛表示500人的制憲會議中將有一半或更少的成員由直選產生,更不會容許政黨參與。6月30日舉行公投將決定是否成立「制憲會議」。

根據美國艾姆赫斯特學院(Amherst College)柯拉雷斯教授(Javier Corrales)的研究,制憲的原因通常在解決危機:如為解決經濟危機新憲會賦予總統更大職權,如為解決政治危機總統職權可能遭限縮。1980年來拉丁美洲透過「制憲會議」頒布新憲法計有10次,其中3次總統因此擴權、3次總統職權不變、4次總統職權遭限縮。由於馬杜洛享有的總統職權早已超過一般民主國家,華盛頓大學的Victor Menaldo和芝加哥大學的Michael Albertus兩位教授認為他「制憲」的目的在使諸多「推動組織」(launching organizations)能雨露均霑,因為他們才是獨裁者存活的依靠。

國際調停委內瑞拉示威失敗,主因是未強力施壓馬杜洛政府(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國際調停委內瑞拉示威失敗,主因是未強力施壓馬杜洛政府(AP)
國際調停委內瑞拉示威失敗,主因是未強力施壓馬杜洛政府(AP)

委內瑞拉淪為「危邦不入,亂邦不居」的危機,至少造成以下雙重外溢影響。就區域層面言危及「南方共同市場」運作。2006年起委內瑞拉申請加入南共市,巴西、阿根廷、烏拉圭和巴拉圭4個會員國均表同意,前3國議會雖陸續通過接受委內瑞拉,但巴拉圭國會因部分右派議員杯葛未能通過。2012年6月22日巴拉圭國會「快速彈劾」並罷黜民選總統盧戈(Fernando Lugo)後,其它3會員國認為破壞民主機制中止巴拉圭會員國資格,委內瑞拉因此得於同年7月31日正式加入南共市。繼2016年9月巴西總統羅塞芙(Dilma Rousseff)遭彈劾下台後,現任總統泰梅爾(Michel Temer)也面臨彈劾危機,委內瑞拉已明顯違反「民主條款」,南共市前景不容樂觀。

就國際層面言南南合作受考驗。委內瑞拉亂象對中國而言有如芒刺在背,因為雙方「貸款換石油」模式可能受影響。中國「國家發展銀行」研究雖認為「『中委基金』是『南南合作』的典範」,但2015年7月中委修訂雙方石油換貸款融資協議時,特別將之前沒有設定時間的50億美元貸款設定償還期為3年。2016年5月,備受經濟危機困擾的委內瑞拉經過與中方協商後雖得以延期償還貸款,但中國越來越擔心委內瑞拉的國際債券可能出現違約,從而影響到委內瑞拉向中國供應石油償債。同年10月《金融時報》在「中國金融外交面對高風險賭局」一文警告,在這種「躍進」過程中,中國資金在拉美、非洲和亞洲一些最不穩定的國家承擔著巨大風險。中國官員也表示,隨著一些工程不斷出問題,慷慨、非正統的放貸模式正受到全面重估。

委內瑞拉反對黨「人民志願黨」領袖羅培茲在自家屋頂向支持者揮舞國旗(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委內瑞拉反對黨「人民志願黨」領袖羅培茲在自家屋頂向支持者揮舞國旗(AP)
委內瑞拉反對黨「人民志願黨」領袖羅培茲在自家屋頂向支持者揮舞國旗(AP)

高盛收購 一葉知秋?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委內瑞拉政經危機已經開始引來了虎視眈眈的金融大鱷。5月下旬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以票面價格的31% (相當於約8.65億美元)購買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PDVSA)於2014年發行的債券,這批票面價格約28億美元的委國債券將於2022年到期。反對派國會領袖Julio Borges在寫給高盛首席執行官的信中說「鑒於此次交易的不規範性質以及涉及到損害委內瑞拉及其人民利益的荒謬金融條款,國民議會將很快對此事展開調查。我還打算向任何未來的委內瑞拉政府建議,不要承認或支付這些債券。」但高盛仍逐步增加押注委內瑞拉持有的資產,一旦政權更迭其所持債務的價值可能增加超過一倍。

巴菲特(Warren Buffett)曾謂「只有退潮後才知道誰在裸泳」(You only find out who is swimming naked when the tide goes out),拉美粉紅浪潮(pink tide)退卻後,馬杜洛是否裸泳很快將見分曉。

*作者為致理科技大學國貿系教授兼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主任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