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吳典蓉專欄:他們可以丟水球,你就是不能丟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2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在中國念書的韓姓實習記者在立法院丟水球引發軒然大波,並因此遭立法院移送,韓生實習的媒體反擊立法院,批立委「大人做了不好的示範,立院應法辦丟水球的立委,不應該追殺學生。」然而,立委可以丟水球,旁觀者(更遑論是記者)絕對不能「情不自禁」跟著丟,這樣的國會「特權」舉世皆然,重點是國會議員如何使用這些特權。

換句話說,國會議員和記者(包括實習記者)適用不同的專業倫理與特權,唯一相同的是兩者都適用自律原則,而這次丟水球事件正好反襯出,台灣兩種倫理一起崩壞,而且幾無自律機制。

國會立委享有特權,並非因為受尊敬

立法委員特權不少,從言論免責權、不受逮捕權到在國會議場縱情揮舞、恣意抗爭的特權,這些特權都不是絕對的,仍需受到限制,然而,特權還是特權;他們為何有這些特權,並非因為國會議員都是德望受敬重之輩,而是他們肩負代表人民監督行政權的權力及責任;某種程度而言,國會議員代表性的意義更大於能力及人品,人民如果自利反改革,自然也會選出自利反改革的國會議員,如果選民喜好肉桶分肥,自然就選出喜好肉桶立法的立委,事實上,這一次藍委為了反對前瞻基礎建設,在立院抬桌子,丟水球,灑麵粉,某種程度正是在支持者的壓力下所為。當然,如何正確解讀支持者的心意,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衝突留在立法院,比社會全面開戰好

台灣民主國會,只有短短幾年的新意,隨即就淪為牛肉場,這屆立法院同樣如此,去年剛就任時的國會新氣象已蕩然無存。往好處想,國會其實是個舞台,是發洩社會怨氣的祭壇,國會議員打得再凶,若能將這樣的替代性衝突侷限在立法院這個場域中,總比整個社會全面開戰好,這是民眾願意忍耐國會鬧劇的原因之一;當然,這是國會最消極的功能,將國會要旨講得最貼切的,莫過於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所說,「衝突在社會,解決在立院」,任何社會都有難解的終極、零和對立,如果社會不要陷入民主內戰,國會就必須有能力扮演解決問題的角色。

但國會還有解決衝突的能力嗎

然而,台灣的國會離柯建銘的的標準甚遠,不但無法達到「衝突在社會,解決在立院」,更經常是衝突的來源,其中一個關鍵原因是,良好的原則總是來得太晚,柯建銘這番精闢的見解,如果是在民進黨在野時期提出,也許可能達成共識,但那時的民進黨團卻是以衝突作為戰略標的,當時的許多抗爭招數,現在的國民黨幾乎全盤複製,民進黨也落得失去說理的空間。

當然,國會要能解決問題,必須要有相當的自主性,但對於社會意見甚為分歧的前瞻基礎建設,國會中的民進黨立委除了策略上微做調整外,其他則是全盤接受行政部門的主張,當國會放棄監督的角色,又怎麼可能和社會對話解決衝突呢!事實上,經過這次前瞻的朝野對抗,社會對立更嚴重,國會幾乎沒有緩衝的作用。

這樣的國會人民還要賦予特權嗎?唯一的意義恐怕是,這些特權消失後,國會恐怕更自我閹割,留著這些特權,國會議員至少還有丟丟水球的可笑空間。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