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吳祚來專欄:胡錦濤悲劇性的政治命運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3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一、胡溫當政是中共權變的一個節點

胡錦濤主政中南海的時候,知情者說,整個中南海裡,只有令計畫是他的人,舉目所見,都是江的勢力範圍。江澤民任總書記,李鵬任總理時,也有過類似的笑話:李鵬從中南海開完會後回家,夫人朱琳問李鵬,今天開會是什麼內容啊?李鵬回答:他們都講上海話,我也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胡錦濤是鄧小平隔代指定的中共最高領導人,江澤民不是沒有替換皇儲的念頭,但還是顧及中共這條大船的安全,還有紅色元老們的制約,沒有貿然去改變鄧小平的政治意志。這種隔代指定,問題也因此出現,江與胡必然形成一種代際制約的關係,並沒有血濃於水的政治親情。既然胡不是江的欽定,那麼,江必然對胡形成一種控制,盡可能把自己的人馬密佈在中南海與軍方,使胡必須按自己的政治意志行事,以此保證自己與自己的派系政治安全。

同時,維繫政治安全最重要的是掌握軍權,即便胡成為中共軍委主席,但通過留置自己的軍委首長辦公室,通過對軍委副主席的任命,使胡的軍權被掏空。最終,江要使自己持續擁有中共核心的位置,像要鄧一樣,擁有隔代指定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權利。

現在看來,江的隔代指定是成功的,因為胡希望自己的團系成為繼承人的願望失敗了,江系培養與指定的習近平成功地上位。同時,江的隔代指定又是失敗的,因為習作為中共新一代最高領導人,在第一個五年,就要開始終結江的權貴資本主義模式,同時對江的政治派系特別是其軍中派系進行了毀滅性的打擊。

中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攝於2011年1月19日(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攝於2011年1月19日(美聯社)
中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是鄧小平指定的隔代接班人。攝於2011年1月19日(美聯社)

最令江無法想像的事情是,在江沒有壽終正寢之時,習勇奪中共核心大位,並使江處於被封殺冷凍狀態。習不僅終止了江的派系勢力,還終結了江的政治生命與政治影響力(被封殺的江澤民現在是不是腸子都悔青了)。

有道是,富不過三代,中共的權力連結模式也難以維繫三代。

毛澤東一個人坐了三代人的領導地位,設想一下,如果毛太子沒有在朝鮮戰爭遇難,原則上他可以在1959年繼承中共最高領導人位置,到1969年,毛孫一代就可以成功接任中共最高領導人位置。毛一個人把兒子、孫子的大位都給占了,生命終結之時,毛的紅色時代也完全終止了。

鄧小平發明的隔代指定,完全是實用主義與機會主義方式,既不符合中國傳統皇權時代的繼承規則,也不符合黨內民主原則,當然更不符合共和國民主原則。只是極權專政的一種實用主義手段而已。

鄧的政治遊戲玩到第三代,就是胡錦濤這一代,就玩不下去了,胡不僅無法隔代指定最高領導人,自己的派系也被新任者一舉摧毀。團系連自己的政治基地也被完全毀掉,中央團校或中國青年政治學院被取消。

二、胡溫只是為紅色江山看家護院?

胡當政之時,就有紅二代放言:團派出身的胡錦濤只是為紅色帝國看家護院,江山還得回到紅二代手中。

誰也不知道,這是紅二代對其它派系的輕侮,還是中共高層內部早已形成某種共識。從中共高層對習近平與薄熙來的培養看,其內部確實在下很大一盤棋,為保證紅色江山的穩固,仍然首選紅色基因背景的人物,來延續紅色帝國的統治。

那麼,胡錦濤也只能在中南海安身立命了,苟且於自己的政治歷史地位,不敢輕舉妄動,以保證紅色江山在自己手上得以順利傳承。胡的政治恩公是宋平,這位體制內有聲望的元老,不僅要保護鄧的政治遺願得以落實,即隔代指定的胡能夠上位當政,還要維持各派系的權利平衡。

每一屆中共領導人都會提出自己當政的關鍵字,胡時代提出的是科學發展觀,追求的是社會「和諧」,社會道德領域提出的是「八榮八恥」,宣導八榮警誡八恥,但一些地方口號宣傳時,不明就裡,大書:要學習宣導胡總書記提出的八榮八恥精神(八榮與八恥等而同之)。而胡的口頭禪可以更能反映他當政之時的精神狀態:不折騰。

上海市魯迅公園入園處的社會主義榮辱觀宣傳刻板。(JuneAugust /維基百科)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上海市魯迅公園入園處的社會主義榮辱觀宣傳刻板。(JuneAugust /維基百科)
上海市魯迅公園入園處的社會主義榮辱觀宣傳刻板。(JuneAugust /維基百科)

當政之始,由於上海的最高領導人陳良宇公然對抗胡溫,也有說胡溫過度干預上海發展,造成江勢力與胡溫中央的第一次對決,結果是江派犧牲了一位大將,一位可能在胡第一個任期後接替胡擔任總書記的政治備胎。

胡在當政後第二年,也就是江澤民在沒有中共中央任何公開身份的狀態下,居然違規擔任了二年的中共軍委主席,監政二年後將軍委主席名義讓渡給了胡錦濤,但胡並沒有真正掌握軍權,直到2008年四川大地震,也無法及時調度軍隊救援,才使整個社會震驚。原來,在胡溫中央之上,還有一位軍委首長的存在,這位軍委首長,不僅在軍委大樓裡有獨立辦公室,在中南海也保留著獨立的辦公室。

黨指揮槍,在胡溫時代,又一次變成槍指揮黨。

胡溫真的如一些紅二代說的那樣,成為紅色家族的看家護院的過渡性人物。胡錦濤表現出某些清廉中正,而溫家寶則表現出政治開明傾向,在不同場合宣導普世價值,甚至公開認為沒有政治改革,經濟改革的成果可能被毀棄,文革還可能重演。他當時焦慮的當然不是習近平當政後會不會重演文革,而是當時的薄熙來在重慶「成功」地上演了文革鬧劇,並得到了底層民粹的擁戴。

如果說陳良宇是背靠江派強大的勢力挑戰胡溫中央的話,薄熙來則是背靠紅色勢力與自己營造的紅色戰果,向胡中央叫板,他深知,槍並不在胡溫手中,江澤民勢力只是在坐山觀虎鬥,薄只有勇敢地戰鬥,才能在新一屆中央高位中謀得重要一席。

胡溫撼動整個江派的勢力是困難的,也不可能,但對薄熙來進行毀滅性的打擊,力量則綽綽有餘。當然,薄熙來團隊與個人的問題也被曝出,特別是王立軍逃到美國領事館,造成了巨大的國際性影響。

薄煕來受審。 © 由 風傳媒 提供 薄煕來受審。
薄煕來受審。

被拘審的薄熙來與當年的陳良宇一樣,不願「認罪伏法」,中共的手法仍然一樣,讓陳良宇的兒子從海外綁回,陳良宇就屈服了(更早的陳希同據說也被如此),而薄熙來的兒子被保證了安全,這一招就使得薄夫人積極配合專案組應對薄熙來,薄在山東被公審之時,還想表現出李玉和式的正義與慷慨,但最終還是屈服於專政機關的各種手段。這些手段他完全深諳其套路,他可以用這些手段這置自己政敵於絕境,同樣,政敵也可以置他於秦城之獄。

三、胡時代的光榮與恥辱

縱觀整個胡溫時代,在權鬥中,與江派鬥爭,扳倒了陳良宇,只是取得了個案的勝利,並沒有因此獲得戰略性的勝利與威權。

與薄熙來鬥,也就是與紅色極端勢力鬥爭,扳倒了薄熙來,還是取得了個案的勝利,胡溫的政治派系在後來的時間裡,仍然沒有出現戰略性的優勢。上幾篇專欄文章中我均強調,中共的政治安全,核心是最高領導人的安全,還有政治派系的安全,胡時代,胡溫最終獲得了政治安全,但自己的政治派系,卻沒有安全,我們看到,胡的核心助手令計畫已入住秦城,而溫的培植的新生政治力量孫政才也已落馬。他們無力保護自己的政治派系的任何安全,不僅如此,不僅令計畫與孫政才沒有政治安全,其整個家族都受到誅連與清算。相比之下,紅二代背景的薄熙來,僅僅是個人受到重創,家族力量仍然得以保全。將薄熙來與更高地位的政法委寡頭周永康相比,周永康也是整個家族破產。

我們看到,胡溫時代看起來是一個溫和的時代,但最後的權鬥,充滿生死博殺,周永康擁有武警力量,薄熙來甚至可以動用一些軍方力量,稍不留神,一場政變就會演變成一場內戰。這個時候,中共的元老力量會發揮協調作用,宋平與江澤民這樣幕後力量,最終會發揮決定性的作用。

胡溫的政治安全無法保證,因為槍桿子一直不在自己的人手上,包括武警與安全力量。說令計畫的兒子死於一場謀殺,也不一定是空穴來風。薄熙來案發後,令公子深夜乘坐的那輛法拉利豪車,毀的不僅是令公子,還有整個令家族,甚至整個團系政治力量,都毀於一車。

令計劃(後排左)、溫家寶(前排左)與胡錦濤(前排右)(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令計劃(後排左)、溫家寶(前排左)與胡錦濤(前排右)(美聯社)
令計劃(後排左)、溫家寶(前排左)與胡錦濤(前排右)(美聯社)

中共的政治安全似乎穩于於泰山,但中共各派系的政治安全,卻是何等脆弱,中共是的穩定確實還具有某種韌性,但中共內部的派系與中共高層個人,卻隨時可能被脆斷。

有一點可以肯定,中共的內部權鬥,從鄧時代到江時代再到胡時代,逐步升級。中共內部王道不彰,必生霸道。所以,胡溫之後,產生習這樣的霸道者,符合中共內在的邏輯。

鄧小平親手終結了中顧委,使老人政治成為歷史,老人政治不能通過公開的政治平臺運作,轉入地下,只是有限地影響當政者。但江澤民對胡溫如此控制,元老們也無法有效干預,所以中共無論如何平衡權利,都會產生失衡。

胡錦濤因江澤民的全覆蓋式控制,而無所作為,無所作為有兩面性,如果能夠支持溫家寶走向政改,則是良性的,如果聽元老們的極左保守,則會倒退。胡錦濤在終結薄熙來入政中南海之後,通過祼退,迫使江澤民的首長辦公室撤離中央軍委,並退出中南海,成為退守上海的影子元老。習近平為什麼讚美胡高風亮節,並對胡溫更多的同情與贊佩?因為胡溫不再在中南海置留辦公室,使習近平很快可以進入主政角色,否則,他的頭上不僅有胡溫這樣的前朝太上皇,還會有江澤民、曾慶紅這樣的太太上皇勢力。

中共激烈的權鬥,居然給習留下一片巨大的天空,這是中共歷史給習的齊天洪福,如果他把這樣巨大的自由空間做成轉型的開始,他將成為歷史的巨人,如果他在這片沒有制約的舞臺上扮演毛偉人搞文革倒退,又一場歷史悲劇,則會拉開序幕。

*作者為旅美學者,專欄作家。本文為《中共的權變與政變》系列專欄文章之四。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