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吳祚來專欄:誰不同意?請舉手!黨天下已成習天下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8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禮賢親政的背後─忠心表態

全世界共同關注的中共最新的領導「集體」在會議閉幕後一天公開亮相,顯然這不是一天的會議選舉產生出來的常委集體,也不是十九大一周會議選舉的結果,而是此前一個月甚至半年時間,政治元老與現任中共領導人之間的妥協的結果。只是到了這個時間點上公佈,就有了黨內合法性,也讓這些參會的黨代表們有某種榮光。如果提前一個月就公佈了,還要這些代表來開會幹什麼?

近日中國主流媒體主動披露,在會議前幾個月,習近平親自找五六十位重要官員談話,直接瞭解情況,或者說聽取意見。看起來這是禮賢親政,但實質是習核心連黨內高層的民主都害怕,一對一的談話,官員們只會敬畏最高當權者,只有表態忠心,才可能有機會「入局」。而只有無記名投票,才能真正反映官心或民意。就像這次黨代會最後全體代表表決通過黨章修正稿一樣,舉手表決,不僅同意的要舉手,棄權的與不同意的也要舉手(伴以高聲唱票),這給反對者與棄權者以巨大的精神壓力。人們對比文革時代毛澤東主持的黨代會上舉手表決方式(視頻),幾乎一模一樣,這種公開舉手,是公然玩弄民主與權術。

當江澤民又一次「意外」亮相於十九大主席團出席開幕式時,人們才意識到,為什麼習的核心團隊致力於在習的第一個任期裡,決然地奪取了江的核心大位,把中共中央的核心權,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果江澤民仍然是中共核心,那麼,這位年過九旬的老者,仍然對十九大常委名單有絕對的決定權,習近平又會像胡錦濤一樣,扮演中共兒皇帝角色。

人們也會想起,習當政之後,成立了十多個領導小組,相當於外掛的政治伺服器,或者相當於中南海建築邊上樹立起的腳手架,因為常委與政治局委員還有整個中央體制,都是前朝元老的人馬,習無法實現自己的政治意志,所以只能新成立各種領導小組,來實施自己的權力。當然,習本人最大的努力目標已然實現,就是奪取了核心大位,在中共黨內有了說了算的決定權,使中共十九大基本按照自己的意志來召開與落實。

江澤民作為中共最高元老,仍然擁有一票之席,把韓正保入常委,使上海派系或自己家族理論上還可以安全五年,胡錦濤的政治影響力,體現在李克強與汪洋入常,但他們在常委中並無真正的實權,只是相對於韓正,可能要有更多的擔當。也許他們還在繼續「踐行」胡錦濤的政治命運,苟且於權位,難以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

至高的權杖在習近平手中,而全國人大委員長這個「國家最高權力機關」的領導權,在習的大內總管栗戰書手中,人們不會忘記,八九民運之時,全國人大委員長萬里,極有可能挑戰鄧小平的政變,但最終屈服於鄧的強權(當時的人大委員長萬里在法理上是可以宣佈鄧小平集團的政變非法)。現在習控制了軍權與人大權,還有人事權,在未來五年甚至更長遠的時間裡,黨天下毫無疑問成為習天下。

奪取新時代冠名權,以強示人

習近平不僅奪了江的核心權,還奪了他的「新時代」冠名權。

我們都知道,1997年青年歌手張也唱的那首走進新時代「改革開放的引路人,帶領我們走進新時代」,這首歌就是為江澤民獻唱的。江澤民的三個代表,開啟或做大了權貴資本主義,它使中國「富起來」,但同時也因權貴盜國,使整個國家腐敗不堪。這種腐敗在其控制的胡溫時代更加蔓延不可遏制。

習近平將毛時代視為站起來的時代,鄧開啟的時代包括江、胡時代,是富起來的時代,而自己的新時代,才是真正的新時代,新在什麼?在「強」。它是富強的強、強大的強,還是強硬、強橫、強暴的「強」?

過去五年,習對內對外,都示強於人,強力反腐,強力打壓網路異見,強力維穩,強力安排自己人馬上位,在侵犯人權方面,也顯示其強暴,以至於國際人權機構認為過去五年,中國人權狀況更加惡化。

眾所周知的709律師迫害案,舉世震驚,政治公安系統妄自設定一個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就讓維權律師們下獄,以國家安全的政治案為由,不讓見律師甚至讓其失蹤,各級政府對上訪維權者的迫害打壓更加殘酷慘烈,對網路與線民的管控,無所不用其極,正在用管理黨媒體的手法,強硬甚至野蠻地管控社會網路與自媒體,還有香港銅羅灣書店案將黑手伸向司法獨立的香港,又以涉嫌經濟政變的宏大罪名,將肖建華從香港拘回大陸,每一個令世界震驚的案例,都在越過一道道法治底線,顯示習時代的強權無所顧忌。

維權律師也被迫要姓「黨」。(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維權律師也被迫要姓「黨」。(作者提供)
維權律師也被迫要姓「黨」。

對外也是以強示人,東海航空識別區,南海造島,中印衝突,還有經濟上一帶一路,放棄了鄧時代確立的韜光養晦的基本國策,認為中國應該通過強力的國際博弈提升自己的國際影響力,並以此獲利,結果我們都看得見,內戰內行,外戰外行,對內的強硬,成果「豐碩」,對外的強硬,處處碰壁,無論是南海造島還是一帶一路,都損失了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美元,無法對國內經濟產生任何有意義的影響,國際影響更是負面不堪。

中共的經濟是政治經濟,在一方面製造「政治政變」這樣駭人聽聞的概念,以使富商大賈聽黨指揮,令其財富只能投資中共希望投資的領域,另一方面,通過經濟管控,不允許投資者向西方國家投資,連居民投資海外房產也予以禁止,國人處理自己私有財產的權力也因此被剝奪,政治強權完全干預了經濟領域的私生活。現在的投資,更多的只向一帶一路開放,以滿足習的宏大夢想。政治經濟只要滿足當政者的權力夢想,做大了一帶一路,就成為他的成績,至於會不會產生企業經濟效益,那不是政治領導人關心的問題。

習的新時代,在所有領域都以強示人,恃權逞強,但他面臨的經濟危局,寄生於土地房產與世界工廠的經濟崛起,正在日暮途窮,社會矛盾日益嚴峻,因環境生態保護與工業生產的衝突,又將影響數百萬人的就業與生活,會廣泛而持久地造成社會衝突,新疆管控模式是不是會強行推展到全國,下一個五年因此令人擔憂。

習思想入黨章,習時代將繼續三十年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說:中國進入習時代,意味著習對中國的影響不僅只是今後5年或是10年,而是持續到2050年。此言不虛,習能不能成功掌控到2049或2050年,當然有變數,但它是習近平的中國夢,應該無人懷疑。

中共十九大,2017年10月24日閉幕,左起:胡錦濤、習近平、江澤民(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共十九大,2017年10月24日閉幕,左起:胡錦濤、習近平、江澤民(AP)
十九大,三朝元老出席,將是「老人政治」的最後身影。2017年10月24日閉幕,左起:胡錦濤、習近平、江澤民(AP)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思想或者說習近平思想寫入中共黨章,也是一個大事件。習在第一個五年奪了核心權,現在又獲得了思想領域的主導權,一實一虛,搶佔到了中共權力與意識形態制高點。

習思想入黨章,意味著習成為中共的教主,離精神領袖一步之差(退位之後,就可以當精神領袖了)。一旦奠定習思想的歷史地位,那麼,它就像毛思想那樣「放光芒」、戰無不勝,後面的繼任者只能提一些觀點或理論,象徵性的補充習思想,我們完全可以想像,未來的五年或十年,習信任的人馬將佈滿中南海黨政軍要職,他的佈局定在當年毛澤東之上,毛的可能接班人從劉少奇到林彪均被毛一一清除,最終選擇的人馬在政治與軍事上都非常稚嫩,毛一逝世立即就被全員打倒,而習現在不設定接班人,在位之時可以親自控制政局,退位之後,就用思想與親信來控制政局,以實現自己的政治意志或滿足持久的權力欲望。

在政治領域,它的影響力將是深遠的,體制內異已者將更難撼動習的主導地位,權變與政變更為困難,習即使是五年後離任,也將成為幕後核心,對將來十年甚至二十年形成決定性的政治影響,行政權力也許難以終身制,但其核心權與思想領袖影響,可以非常久遠。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沒有像前任領導那樣內定設立未來接班人,這是其強硬的權力意志決定的,也給自己未來延續最高政治權力留下的想像空間。對於中共的權力安全繼承,未必是一件好事。它破了鄧開始的隔代指定,也不親自指定接班人,那麼,他退休之前,是不是會安排一次黨內的政治公開競選?

由此可見,習近平黨權政治佈局,用心何其險遠。

這次中共十九大,三朝元老出席開幕式,這將是最後的政治老人影響中共政治,五年前後,老人們會一個個謝幕,或者沒有任何力量干政,習的人馬將排成梯隊進入中央系列並佈局各地大員,他在政治用心與佈局方面,與毛澤東可以比肩。

*作者為旅美學者、專欄作家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